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六章 归云庄遇天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做为父亲,李世龙是一个十足的禽兽,这次劫难之后,李家人也只剩下了这父女二人。我看着李虹冰,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并不没有什么仇恨,只有一点不解和哀怨,显然她只是一句气话。是啊,她的爷爷,伯伯,哥哥,母亲都死了,而只有她那个禽兽爹抛弃了所有人,独自逃走了。

    大致的情况这边也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我只把我的经过简单地跟我干爹干妈讲了一下,包括贺婉蓉的事儿以及楚湘楠告诉我的秘密,还有如何杀那四个堂主的经过我都没有隐瞒他们,然后又说了我的下一步打算——一个人到黄云观去修练彩虹剑。

    我只在莲花居停留了一天,第三天一早我就动身前往黄云观,这次我没有带任何人,就是紫薇,我也让她留下了,因为这次我要在黄云观长住练功,不想有人干扰,有倩儿一个人侍候我的饮居就足够了。

    黄云观就在浮萍山上,离我老家汾州并不远,离杨柳镇也没几天的路程。一个人走路就是快,只两天的功夫就已经赶了一多半的路,不想第三天一早起来就现外边飘起了濛濛细雨,天气也变得阴冷,我是最讨厌下雨的,虽然我不怕冷,但那种湿潮令我极不舒服,所以我决定就在这小客栈里休息一天,说真的,我也难得一个人如此清静。

    喝酒聊天是打无聊时光的最好方法,而且这里已经是山西的境内,充耳的乡音也让我感到非常亲切,离开家乡已经五年半了,我第一次在家乡喝家乡的酒,虽然这酒闻起来并不象正宗的杏花村。正与店家聊着天,一老者来到店门前,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店家见他急忙过去热情地招呼,老者一边合上手中的雨伞,一边缓声吟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说着他边指着桌上的酒坛边又笑道:“咱老祖宗就是厉害,真的是一到清明就下雨啊。”

    听了老者的话,我的心猛然一动,暗怪自己这臭脑袋,竟然把清明节都忽略了!如果早点儿记起来,我一定会赶时间在今天回到归云庄去看看我爹我娘。想起爹娘,我不禁鼻子一酸,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急忙低头拭去泪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不坚强的一面。

    但还是被返身回来的店家看到了,他问道:“小兄弟,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他一问,我的泪不禁又下来了,我咽了咽口水竟然哭声回道:“我竟然忘了今天是清明,我没有去看我爹娘。”说罢,我再也忍不住,憋着嘴痛哭起来。五年多来,我从来没有回去给爹娘上过坟,但今天我却极为遗憾,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有时间有条件去给他们上坟,但我却因忘记而错过了。

    老者道:“小伙子,只要你有这份孝心,就算晚两天,你爹娘也不会怪你的。”

    是的,我默默地点点头,看着门外丝丝的细雨,大声对店家道:“店家,会账!”

    我没有穿戴任何雨具,就让那绵绵的细雨飘落在我的身上,让它慢慢地浸透我的衣裳,我的脸上满是雨水,只有我自己知道那其中还有我的泪。我想走得快一些,但道路实在很泥泞,不争气的马儿怎么也不肯快步前行,看着路边一簇簇上坟的男女,我的心更酸酸的象喝了家乡的醋。

    两天后,我终于回到了归云庄,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看着一片片残垣断壁,一簇簇丛生的荒草,一堆堆森森的白骨,我的心滴血了!看来自从那场劫难之后,这里就再没有人来过!我的爹娘死后竟然都没有入土为安,我不由得跪在庄门前,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这里没有人,我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哭了很久我才站起身缓步走进庄内,只见到处残垣断壁,房倒屋塌,荒草丛生,累累白骨,我仔细地查看每一处白骨,希望能从身上的佩物辨认出我的爹娘,一直到了我家的大门前我也没有找到,不过我没有灰心,因为他们极可能就在自家的大院内。

    前院没有,中庭没有,我的心慌了,但仍是不甘心地继续向后院走去,当我来到后花园的时候,猛然看见在艳丽的花草中耸立着一座大大坟冢,坟前立着一块铺地用的青石板做成的墓碑,我急忙奔到碑前,只见碑上刻着:张公云天,张门柳氏;之墓。

    原来已经有好心的人将他们安葬了,“爹!娘!孩儿来看你们了!”我噗通一下跪在墓前放声大哭。哭过一阵,当我取出准备好的香烛贡品准备拜祭的时候,才赫然现碑前有一处处炭黑,四周也有许多被风吹散的灰烬,我仔细地辨了辨,有新痕也有旧迹,显然年年有人来此拜祭我的爹娘,我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他(她)是谁呢?

    且不去管他,我摆好贡品,点燃香炉,焚烧纸钱,正着誓言要为他们报仇,忽听身后传来一声阴阴的笑声,这笑声我太熟悉不过,笑天王!我猛的站起来转过身,怒目寻去,果然是那大魔头从月亮门外走了进来。此时的我已经全无理智,怒吼一声飞身向大魔头冲了过去,不由分说举手就是一记寒冰掌。

    大魔头左手一挥便将我的掌力解去,微胖的身形忽然一虚已然到了我的面前。这大魔头练了哭笑神功之后果然又大大地精进了一步,我在他面前只有躲闪的份全无招架之力,但我仍然拚命地向他猛攻,却不出十招便被他将我一指点住!“我要杀了你!”我向他大吼道。

    他没有理我,径自走坟前,道:“张云天,你儿子要给你报仇,可他打不过我,你说怎么办?你想让我把你们一家三口都埋在一起吗?”

    风不住吼,我不断地骂,他不理彩我。

    我骂累了,也不那么激动了,待我停口,他才转回身走到我面前,对我道:“你回去告诉柳青,我可以和她联手灭掉冷天王。”说完,他在我肩上一拍,给我解开了穴道,然后转身走去。

    “是你把我爹娘安葬的吗?”我冲着他的背影问道。

    “是!”

    “你每年都来?”

    “不,我这是第一次,我是来找你的,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来,只是没想到你晚了两天。”</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