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三章 再回桔子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我也迷信,我也想图个吉利,谁不相有去有回?所以上官明月一说我就同意了。

    我走了,把老婆们留在这儿我可不放心,要知道除了紫薇和阿缘还有点微薄的武功之外,其他人都已是手无缚鸡之力,好在我现在还有个家,我可以把她们顺路送到我干妈宫月影那里,有我干爹干妈加干外婆保护她们,我就可以放心地前往岳麓山了。

    我只在莲花居做短暂的停留便与上官明月和贺婉贞匆匆地上路了,我第一次感到时间对我来说是如此的宝贵,它就是我的生命!转身刚刚回到杨柳镇,便得到了柳青和笑天王比武的消息,他们定于七月二十三在太行山比武。七月二十三那是笑天王与我比武的前半个月,太行山则是当年令狐飞与司马傲生死之战的地方,看来笑天王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在他眼中,现在只有一个对手,那就是柳青。

    江湖一片和气,天下一片安宁,人们都在津津乐道柳青与笑天王比武的事情,在他们以为江湖马上就要一统了,天下马上就要太平了,再也见不到刀光剑影了!我虽然不相信江湖会真的从此安宁,但看着那一张张笑脸,也不禁由衷地为他们祈祷,如果我能一统江湖,我一定要让他们安居乐业,再也不受江湖帮派的骚扰,要知道,江湖的纷争,挥霍的就是百姓的血汗。

    出门在外,上官明月总是一身男装,手里还是拿着她那支玉箫,人漂亮,什么打扮都俊,女扮男装的她更加显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贺婉贞从来不会象紫薇她们那样贴在我身边,她总是与明月形影不离,傻大黑粗的我就完全成了一个跟班的!

    不过住了店以后,贺婉贞倒主动地要与我同屋,上官明月也极其配合地要单住,看来婉贞已经把我和她之间和事情都告诉了明月,她是想通过这段时间来培养我们的感情,希望自己能够爱上本来的我。

    路赶得很急,这一日我们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长沙,没有了橙剑门,长沙城依然繁华,比以前更是多了一分喜气。站在湘江边,我目眺远处的桔子洲头,竟然现它并不象我想象中的那样一片狼藉,竟还有几缕炊烟袅袅升起,我心中不禁又想起了一个人——林玉蓉。

    虽然我早已决定不会再分给她一点爱,但我却想安顿好她的后半生,上次我没能带她离开桔子洲,心里一直有些过意不去。上了小船,我问船家:“船哥,桔子洲头还有人住吗?”

    摇船的汉子瞟了一眼桔子洲头笑答:“当然有,李家人走了,笑天王来了,现在洲上驻留的是笑天王的人,笑天王虽然杀人无数,可他对百姓还是很好的,我们的日子比李家在这儿的时候好多了。”

    我只是微微一笑,现在笑天王得势了,与柳青之战,满天下也都买他能胜,老百姓现在当然要说他的好话,我不禁又想了华叔的话,我可以说自己是正义的,柳青也可以说自己是正义的,笑天王也可以说自己是正义的,但只有胜利者才是‘真正’的正义者,所以这个世界永远都是正义战胜邪恶。

    在桔子洲换了一条船,很快就到了对岸的荣湾镇,看来笑天王并没有在长沙驻留多少人马,因为现在的荣湾镇已经是老百姓的天下,几乎看不到执刀佩剑的笑天王手下,当没有那么多江湖客往来的时候,一切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安宁。

    长沙的盛夏真他***热,象下了火似的,烈日把大地照得灰蒙蒙的一片炽白,我倒还好说,只是苦了那两位姐姐,尤其是贺婉贞,她是北方人,根本就吃不消这种酷热,满脸都是豆大的汗珠,不住地摇着手中的小扇。我献殷勤的时候又到了,上前一步对贺婉贞道:“贞姐,咱们先找个客休息一会儿吧,等太阳落山以后再进山。”

    大概她也真的热得受不了了,微笑着向我点了一下头。前边就有一家客栈,看起来还不错,我们三人进去要了一间客房,小二马上又送来了两碟点心三壶茶,待小二出去把门关上,我急忙拿起旁边的大蒲扇,用力地给两位姐姐左一下右一下地扇起来,直将她们的长吹得飘飘扬。

    “好了,等一会儿再扇吧。”明月说完便回身将房门落栓,然后回来解去外衣,上身只留下那件漂亮的粉红色肚兜。她把我弄得直迷糊,如果是紫薇这么做,我不用猜都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可明月跟紫薇不一样,她不是那种放纵的女人。我不解地看着她,果然她没有向我表示任何亲昵的举动,只是对贺婉贞道:“贞姐也把衣服脱了干一干吧。”唉,原来她是为了把浸了汗水的衣服晾干!

    反正也没别人,听了上官明月的话,贺婉贞也把外衣都脱了,她的衣服早就浸透了。她们脱我也脱,虽然我有寒冰功御暑,可那太耗功力不能久用,其实我也热坏了。茶很热,我和贺婉贞都倒了一杯没有马上喝,等着它凉下来,而上官明月却先灌下去一杯,然后对我们道:“快点趁热喝啊。”

    这大热的天再灌热茶还受得了?!但我和贺婉贞都没说话,上官明月看出了我们的意思,笑道:“茶就是要趁热喝的,等把汗出透就凉快了。听了她的话,我和贺婉贞只好端起茶杯,一杯青涩的热茶下去,汗马上又涌了出来,顺着身子不住地往下淌,但不过片刻,被微微的小风一吹,果然感到非常凉爽。

    “这是什么茶?这么绿!”贺婉贞无意地问。

    “绿茶!”我随口答道。

    上官明月笑道:“这个还真就不是茶,这是用春天桔树嫩芽晾干而成的,专门防暑去火的。”

    又一杯下去,明月笑着对我道:“现在该你献殷勤了,给我们俩扇一扇吧。”</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