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四章 再上岳麓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们俩个倒是凉快了,我却又出了一身汗,好在我有寒冰功御暑,倒也不觉得怎样。屋里有桶水,两个女人背对着我解下肚兜把身体擦了擦,然后又换了一个干净的。“你真的要等到太阳下去再进山吗?”明月换好肚兜回身向我问道。

    “太阳太毒了,而且现在山上人也杂,太阳下山离天黑还有挺长一段时间,够我们用的,我们吃过晚饭再动身也不迟。”我点头对她道。

    “那我和婉贞姐先睡一会儿,晚饭的时候你叫我们起来。”

    一路劳累,起早贪黑的她们也不容易,天又这么热,就连我都有些昏昏欲睡,何况她们,但她们要睡觉却不带我,让我感到很不习惯,看着她俩携手上床,我讪笑着走过去,道:“来,一起睡。”

    明月柔柔地推着我,“这么热的天,你就别上来凑热闹了。”说完,微微一笑,“搬个墩子,坐旁边给我们煽扇子就行了。”

    因为这两个姐姐平常都端庄贤淑,谨言慎行,并不是随便的人,所以我总是不自觉地对她们多了一分尊重,从来没有对她们放肆过。但经过这几天朝象夕相伴,我们已经随合多了,不拘言笑,她俩也不经意间在我面前放下淑女的架子,所以我也就多少随便了起来。

    我一笑,“我有寒冰功,包你俩凉快!”说罢,我一扑将她俩按在床上,翻身挤在她俩中间,一手一个将她们拥在左右。淑女的作风就是顺从,她俩都没有假意地挣脱,只静静地依在我身边享受着那一丝凉意,明月道:“那你就老实地躺着,别乱动。”

    女人的话我永远搞不懂,其实也不想搞得太懂,反正她的话倒提醒了我,我手没乱动嘴却动了,扭头先向明月亲过去,她稍稍一退让我亲了个空,我侧过身追了过去,她又一撤身。贺婉贞却极其配合我,她一翻身从我的臂挽里转了出去,背身对着我们,把我实实在在地让给了明月。

    跟明月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而我们行欢才只有可怜的四次,是我的女人之中最少的,女人需要男人,而她为了让我和贺婉贞加深感情,这一路上却一直单睡,让我和贺婉贞夜夜同眠,她太不容易了!现在虽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我不想放过,我转身将她搂在怀中,追上去亲吻她。

    她悄无声息地挣脱着,但她根本无法阻止我所做的一切,当我就位的时候,她才放弃抵抗,只轻轻地道:“轻点。”说完,微合双目,轻轻地抬起双臂抚在我的身上。

    燕如飞比明月美丽,但燕如飞就象一朵带刺的玫瑰,总有那么一股辣气;柳青也比明月美丽,但她就象黑牡丹,总是透着一股霸气;而明月刚象一朵娇菊,美丽之中总是流露着端庄温柔,跟她做的时候,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加入许多感情进去。

    我做得很柔,只让她轻轻地喘,不过我没有做得太久,当她第一次暴,我便陪着她一起泄身了。她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然后轻推我一下,“好了,睡吧。”

    她们俩个都出均匀的呼吸声,我不知道她们是否真的睡着了,反正我是睡得矇矇眬眬,迷迷糊糊,因为我心里装着事儿呢!千山万水,历尽磨难,我的复仇之路终于快走到头了,越是到了这时候,我却越是紧张,心中总是忐忑不安。

    窗处终于不那么炽亮了,屋外也渐渐地吵杂,看来大概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我左一下右一下推了推贺婉贞和上官明月,她俩马上都睁开了眼睛,只往窗处瞟了一眼便翻身坐起准备下床。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是谁,明月先警觉地低声急道:“6炎!”

    是6炎,因为他在紫荆园的时候一直用这声音,所以明月马上就听了出来,这大概就是6炎的乡音。他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我心里不禁又一阵忐忑,难道说他也知道无忧洞的秘密?我急忙跳下床跑到门口,轻轻地起栓,微微地拉开一条细缝向外偷窥,只见6炎和6天豪正在下楼。

    我急忙将门关严,回过身还没有说话,却见上官明月正凝眉苦思,忽然问道:“外边是6炎父子吗?”我点点头,她也点点头,“我记起来了,我们在山洞里遇到的那两个人就是6炎父子!”

    我注视着上官明月,因为我开始有些相信她的梦了,她那漫无边际的梦境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现实,虽然这里也有她刻意的安排,但6家父子的出现和李世龙的失踪是她无法左右的。我不知道该不该认同她的梦,因为在她的梦里,我没有战胜大魔头,没能给我父母报仇,那我所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她说大魔头没有杀我,但那可能吗?这也许只是她加进去的一个美好愿望而已。

    我看了一眼贺婉贞,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我知道她一定是在为婉蓉不平,但她不便干扰我的行动,见我看她,她淡淡地问了一句:“我们怎么办?”

    “吃饭!”我强笑着回她。

    我们三个人6炎都认得,所以我们没有出去到楼下的大堂去吃,趁着小二上楼忙活的机会,我让小二将饭菜送到房间里来。我付过饭钱又取出五十两银交给小二,告诉他这是五天的房钱,我们一会儿要出去办事儿,如果他现我们不见了不用惊慌,五天之后我们还没有回来的话,就当我们退房了。

    吃过饭,我先从窗户跳到后院的楼下,然后将贺婉贞和上官明月接下来,我们三个人从后门出了客栈,直向岳麓山前进。太阳虽已落山,但天还是大亮,虽然还是闷热,但已经没有火烤的感觉,进山的路我已经太熟悉,所以也不用打听,很顺畅地就来到了爱晚亭。

    虽然满山青绿,早已不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季节,但爱晚亭的晚上还是有不少书院的书生在此酸,贺婉贞和上官明月也都饱读诗书,自然晓得爱晚亭的美名,第一次到此自然也要舒舒心情,若不是看我面上露出急色,她们才不会轻意离开。

    翻过山坡走了一程又一程,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们也没有找到无忧洞。这也不能怪我们,虽然地图上标注得很清楚,但一进到山中我们就不知道身在何处,哪儿是哪儿了,这让我不禁又急上心头。</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