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五章 笑天五小传(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汉子竟然会那么没出息,他竟然哭了,跪在地上哀求道:“三公子,您就别为难小的了,小的这给您磕头了!”说完便如鸡啄碎米一般一个劲儿地磕头。老百姓是这个世界上最底层的人群,上边有官府的压迫,下边有豪强的掠夺,身边还有这群恶霸的欺压,千百年来日复一日,早已把他们养出了逆来顺受的奴性。他们在面对新恶时,第一次会反抗,第二次就敢怒不敢言,第三次就只剩下哀求的份儿了,日子一久,也就习惯了这种被奴役的生活。

    那汉子之所以不敢说,还是因为他不信任葛江天,把葛江天当做了过路的神仙,他不相信葛江天会杀了那恶霸,他不相信葛江天会保护他们一辈子,而那恶霸却是要欺负他们一辈子的。不单是他,所有人都是这个心理,所以既便是那恶霸跪在地上向葛江天求饶,他们也不敢一申往日的怨恨。

    也许现在的情形和葛江天所预想的出入太大,他的脸色忽然变了,那不是无奈,而是愤怒和蔑视,他不禁点点头,向人群问了一声:“你们中有谁敢进来打他一拳踢他一脚?”众人还是没有一个言语的,有个人稍稍后退准备离开,葛江天抬手一指对那人道:“你,进来!”

    那人见走不掉,索性便趟了进来,葛江天一指地上的恶霸,对那人道:“上去踢他一脚!”

    那人看着葛江天不轻蔑地一笑,冷言冷语地道:“三公子,我们都知道您这些年出去学艺,现在武功高强,了不起了!您要行侠,您请自便,您要仗义,我们也不拦你,但是您别把我们扯进去,你们都是大爷,我们是谁也得罪不起,我们天生就是这贱命,被人欺负我们愿意!”他说完,众人马上跟着附和,七言八语地倒成了葛江天的不是。

    葛江天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松懈了下来,众人嘟嘟囔囔地就要散去,葛江天忽然大喝一声:“都给我站住!”众人这才一惊,马上停住脚转过身闭上了嘴巴。

    葛江天站起身,目光把在场的所有人扫了一遍,大声道:“十二年前我还没离家的时候,他就在这儿横行霸道,你们不管是谁被他欺负,我都会上前解难,那时候我打不过他们,常常是我一个人挨打,你们一圈人看着,那时我没有怪你们。可是现在,他跪在我面前求饶,但你们还是那么怕他,为什么?难道你们就心甘情愿地被他欺负一辈子吗?!全镇男女老少两千余口,却被他一个人欺压了这么多年!你们问问自己,还有一点尊严吗?”

    “三公子,您说完了吗?”还是那个人开口道,“一个人一个活法,我们想怎么活是我们自己的事儿,您是贵人,我们不能跟您比,我们天生贱命,您也理解不了我们的难处,但求三公子别为难我们,您走您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如果您没有别的吩咐,小的还要生意要做,不能陪您了。”其他人马上又跟着附和:“是啊,三公子您就别为我们操心了。”

    葛江天一声冷笑,“既然你们这么贱,甘心给他做一辈子奴隶,活着是如此痛苦,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不如我就帮你们解脱了吧!”说罢,他猛地扑向人群,了疯似地向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下了毒手,片刻之间便死尸遍地。

    死的死逃的逃,片刻间市集上便只剩下他和那恶霸两个活口,那恶霸不是不想逃,而是又被葛江天给抓了回来,这小子此时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葛江天走到他面前,冷眼看了看他,那恶霸这才颤栗地说出一句:“三公子饶命。”

    葛江天笑了,“你好好活着吧,跟他们比起来,你更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人生对你来说是如此美妙,我怎么会坏了你的好事?”说罢,他放出一串阴森的尖笑扬长而去。

    就是在这一刻,葛大侠成了笑天王,变成了一个杀人为眨眼的大魔头,其后的片段都是他的杀戮,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有好人也有坏人,有武功高强的豪强,也有弱不禁风的妇孺,他杀人好象也不再需要什么理由,只要他想杀便杀。

    幻影又一换出现了一座大庄院,虽然已经残垣断壁,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就是我的家——归云庄,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我知道最让我痛心的那一幕就要展现在我眼前。幻影里,天地会已经一败涂地,几十个人围护着我爹娘,笑天王正在数落着他们的不是,只说得我爹娘低头不语。

    笑天王忽然又话锋一转,道:“张云天,我说这么多并没有要为难你们的意思,在兄弟和女人之间,我葛江天永远都选择兄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大哥,那我就还当你是兄弟。”

    我爹这才道:“大哥,只要你不嫌弃,我永远都是你的兄弟。”

    笑天王点点头,嘿嘿一笑,“既然你还当我是大哥,那我就向你借件东西,把天地会的令牌给我。”

    我爹支吾了一阵才道:“大哥,令牌现在不在我身上。”

    “那你去给我拿来!”

    我爹和我娘相视一眼,我爹又犹豫了一下,向笑天王摇摇头,“请大哥恕罪,令牌现在不在庄内,兄弟我现在拿不出来。”

    笑天王点点头,放出一声凄厉的笑声,右手忽然一抬,掌风吸过来一名天地会的弟子,一爪抓在他的头上,那弟子一声闷哼绝气身亡,笑天王将尸体一抛,吩咐手下道:“点香!”

    他的手下马上找来一捆香,点燃一柱,笑天王对我爹道:“张云天,令牌在哪我不管,我只要你把它给我拿来,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一柱香尽我杀一个人,希望你别拖得太久。”

    令牌当时已经在华叔身上,而华叔早已带着我离开归云庄了,我爹当然拿不出令牌,况且看他当时的神色,也很难说就算在他手上,他就会给笑天王。当笑天王的魔掌伸向第二个人的时候,我爹再也按捺不住了,抢前两步跪在笑天王面前,“大哥,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与他们无关,请你不要为难他们。”我娘也走上前跪在我爹身边,“葛江天,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好了!”

    “我不想听这些,我要的是令牌!”笑天王说着,一掌又打死了一名天地会弟子。</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