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七章 笑天王小传(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笑天王当然不会住进归云庄,他是驻扎在离庄五里的一片小树林内,四个小帐蓬围着一个中帐,他并没有带几个人来。葛云飞把我带到中帐前让我一个人进去,进了帐,里边也只有笑天王葛江天一个人,帐中摆了一张小桌,桌上几样菜肴,酒具齐全,看样子还真是请我来喝酒的。

    我也没客气,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他淡淡一笑,道:“很高兴你能过来。”

    他说完我才意识到,他是我的仇人,我干嘛要跟他喝酒?干嘛他一请我就来了?!我不禁暗问自己,我现在是不是已经错乱了?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跟他在一个桌上喝酒。我坏坏地瞟他一眼,道:“我只是不想让你把话带到棺材里,有话快说!”我本来还想说‘有屁快放’,但觉得实在不雅,便又咽了回去。

    葛江天点了一下我这边的酒坛,“先喝杯酒再说。”

    “没兴趣跟你喝酒,有话就快说吧!”我冷冷地道。

    他顾自满了一杯,然后道:“想当年,我和你爹还有上官,我们天天在一起喝酒。”他竟轻叹一声,“我不做大哥已经很多年了。”

    “你还是别做大哥的好,否则就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得被你逼死了!也就上官伯父那样凡事都委屈求全的人才做得起你的兄弟!如果你想做大哥,找找感觉,我去把他换来。”

    “前几天我和他已经聚过了。”葛江天道,“其实我一直都把你爹当兄弟,但是他不把我当大哥。”

    我不禁一声冷笑,“你在我爹面前无情地杀害我们天地会的门人,你这是把我爹当兄弟?你把我爹娘活活逼死,你这是把我爹当兄弟?他把你当大哥,就得你要什么给你什么吗?不给就得被你逼死吗?”

    “可他欠我的!”

    “欠你什么?”

    “你娘!”

    “放屁!”我不禁有些激动,“我娘不是你买的也不是你家养的,凭什么是你的!”

    “她答应要等我的!”葛江天也有些激动。

    “答应等你就是你的人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当年答应上官伯母的事不是也反悔了吗?那你怎么不去死啊?”

    说到夫人袁莉,葛江天的脸色一下子缓了下来,他呆呆地看了我片刻,忽然拿起杯一饮而尽,然后才道:“我一生中喜欢过三个女人,而三个女人之中我负了两个另一个负我,而负我的却正是我最爱的那一个。虽然她不是我最喜欢的,但她最让我感动,因为这,我足足想念了她七年,而她负我了。”

    虽然我认为我娘并没有错,但葛江天的确是被伤害的那个人,因感动而动情,因有情而思念,因思念而深爱,这也正是我和6雨的爱情历程。我也稍稍缓了一下,“我觉得她没做错什么!”

    葛江天竟点点头,“是,她没有错,但是她欠我的,她欠我的情!”

    话题扯得远了,我也不想跟他争论我爹娘的对错,因为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逼死了我爹娘,他是我的仇人,我一定要为父母报仇!我瞟他一眼,“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如果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

    他也点点头,“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我要将明天的比武推后十年。”

    “为什么?”我不禁惊讶,“你该不是怕死,想再多活十年吧!”

    他不屑地一笑,“我是想等你能够打败的我的时候,再来找我给你爹你娘报仇。”

    他的话让我一阵心虚,好象他已经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一样,为了掩饰慌张,我嘿嘿地一声冷笑,“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打不败你?太行山上我一剑消灭那魔鬼的时候,你不是也亲眼目睹了?”

    “是的,我是看见了,可是你只有三支彩虹神剑,现在都已经用掉了。”

    我这下泄气了,原来有内鬼出卖我!会是谁呢?我刚刚想到上官洪义的时候,葛江天便告诉了我:“你的事情上官都已经跟我说了,既然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我想让你再练十年,十年不行就二十年,直到你认为可以打败我的时候,再来找我。”

    “你就那么自信,我这辈子都打不赢你?”

    摇摇头,“你是日出东方,我是日薄西山,也许一年,也许十年,或者二十年,你终究有一天会打败我。”

    “为什么要给我机会?你就那么想死在我的手里?”

    他竟然点头了!“是!人终有一死,我死在你手里是最好的结果,一可以成全你为爹娘报仇,二可以减少我心中的内疚,逼死你爹是我今生最大的痛,不管谁对谁错,不论谁欠谁多少,我和他毕竟是兄弟,我葛江天向来一言九鼎,但却失信于三个人,第一个是女人,但那是因为我父母,为了孝;每二个也是女人,但那是因为兄弟,为了义;第三个是你爹,我和他当初结拜的时候曾说过,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他已经故去六年了,可我还活着,而且是我逼死了他。”

    他这是忏悔吗?我不禁也一阵心酸,说实话,听了他这句话,我真的再些不想杀他了,但父母仇由不得我选择,只是现在他已经了解了我的底,我现在还真就不是他的对手,我想现在就报仇也办不到,我得怎么办呢?我不禁又想起了公冶良,莫非是那牛鼻子骗我?要不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不过我并不死心,既然他已经给我指了一条路,那我就先按那条路走走,于是道:“我现在就能打败你!”

    “哦?”他微微一笑。

    “你敢不敢跟我比剑?!”说完这话我自己都后悔,人家为什么要避长就短要跟我比剑呢?</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