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八章 生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决定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也许是公冶良真的摆布了他的命运,葛江天稍做犹豫便点了点头,“好,我就跟你比剑!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只要他跟我比剑,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他,我马上点头,“好,你说!”

    他一指酒坛,“喝酒。”

    酒是个好东西,端起酒杯我对他的恨就没有那么大了,也许是被他刚才的话所打动,想到他即将死在我的剑下,竟然还有一点点同情,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忽然觉得他并不那么可恶,对于一个愿意死在我剑下的人,我还怎么去责怪他呢?所以喝了几杯之后,他问我什么,我也冷不冷热不热地回答起他,话渐渐地多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已经不象两个仇人。

    “喂,当年如果我没有离开归云庄,你会不会杀了我?”我问道。

    他慢慢地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其实我对你爹娘只有怨,并没有恨,虽然你娘背叛了我,虽然我也曾心痛过,但我始终把兄弟视为手足,把女人视为衣服,况且她已经等了我那么多年,我只怨她,既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你爹呢,我并没有因为你娘的事儿怪他,我只是怪他不肯见我,不认我这个大哥,六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也是一时激动,见他至死都不肯把令牌给我,我才真动了气,我本来可以阻止他,但没有出手去拦,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该死!可是他真的死了,我才知道我的心很痛。我想如果那时你在庄内,我应该不会杀你。”

    他喝了一杯酒又道:“不过在黄山的时候,我可真想杀了你!”

    “为什么?”

    “因为你让我很失望!我葛某人最看不起的就是把女人放在第一位的男人,忠孝仁义礼智信,我葛江天从来都是把女人放在第八位。那个时候你竟然为了那两个小妞连命都不要了,我替你爹感到失望!”

    我忽然想起他在家乡的杀戮,不禁摇摇头,不屑地道:“你干嘛非要求别人按你的方式去生活?一个人一个活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享受,每一个活在这个世上的人都有他自己的乐趣和理想,如果他没有一点奔头,不用你杀他,他自己都会了断自己的。”

    他微微一笑,“你说的不错,一个人一个活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的追求就是改变这个世界,所以我的活法就是把那些我认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的废物清理掉。”

    “可你干涉了其他人的生活,你这是恃强凌弱,我就纳闷,你以前怎么会是一个大侠呢?”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谁强谁便有主宰权,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官要民死民又哪有活路?年轻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正义,以暴制暴,战胜邪恶的只能是更邪恶,所谓的正义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所以我不做大侠了,我要做一个恶人,一个魔头,以我这个大恶去铲除那些小恶。”

    “可你却杀了那么无辜的百姓,他们有什么错?”

    “那是因为他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人没有伟大的,没有谁必须得活在这个世上,缺了谁明天的太阳都会从东边继续升起,相反,则有些人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人可以弱,但他不可以没有自尊没有骨气,否则他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你就把自己的父老乡亲血染集市?!”

    他白我一眼,不禁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丝苦笑,“应该说当时是一种愤怒,是他们使我明白了什么叫欺善怕恶,那恶霸跪在地上他们都不敢说他一句,而因为我是侠者,就对我冷言讽语,行侠是为了他们,而他们并不是需要我去可怜,既然大侠做得如此郁闷,我还做它干什么呢?”

    酒终于喝尽了,放下酒杯他闭目沉思了许久,忽然大声向外边叫道:“云飞,你进来。”

    葛云飞随着笑天王的话音走进帐内,肃立在葛江天的身边,葛江天扭身对着他,“云飞,我和张家的恩怨你也知道,我欠张家一笔债,如果我死在张郎的剑下,就当我还债了,答应我,这段恩怨就到此为止,你不要再向张郎寻仇。”

    葛云飞没有做作,点点头,“云飞知道了。”

    葛江天点点头,“如果我死,把我葬在天王庄的后边,我不回家乡了,然后你就把天王庄的人都遣散,你也回到你父母那去吧。”

    他在安排后事,给我的感觉他就好象知道自己要死一样。他都吩咐完了,对我道:“我们走吧。”

    “现在?”我很惊讶。

    “是的,这是我们的个人恩怨,我不想有其他无关人等在旁边,所以就现在,只有你和我两个人。”

    如果是李世龙这么说,我一定得犹豫好半天,但这话从笑天王口中说出来,我没有一点怀疑。他要来两柄剑,我们各拿一支向着树林深处走去。天已经暗了下来,林中显得有些凄暗,我手里拿着剑竟忐忑不安,甚至不敢看他一眼,就感觉自己象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在两片树林相接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就这儿吧。”他道。我看了看,这里还算宽阔,我的心也一下紧张起来,他又向前走了丈远回过身,手腕一抖挽出一朵剑花,说实话,比我耍得漂亮。“我没用过剑,只在年轻的时候练过几天花剑。”他道。

    “我也是。”说完这句话,我很内疚,于是又补了一句:“不过公冶良刚刚教了我一套剑法。”

    他竟点点头,“只要是你的真本事就好。”他从怀里取出那块天地会的令牌,看了看道:“这个我本应该还给你,但它对你对我都不再有用,我恨这个东西,如果没有它,我们就不会有今天这场决战,就让它从此消失吧。”说罢,他大手一握将令牌握成一个铜疙瘩随手一抛丢得不影无踪,“来吧!”

    这一刻我竟然有些犹豫,但是想起我的爹娘,我不禁坚定起来,一摆剑一个快步向他冲了过去,及至他面前挺剑便刺。

    他不会剑法,但他的武学境界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的敏捷,他的步法,他的攻防意识,使他手中的剑仍然能展现出巨大的威力,应该说他正在自创一套随心所欲的剑法。而我虽然会一套上乘的剑法,但使起来却很生疏,一时之间根本没有优势可言。

    但剑法毕竟有其技巧,之所以叫套路,就是因为剑法能将每招每式都以合理的方式连接起来,料敌于事先,一招既出已备后续三招,使剑走起来如行云流水,攻中有防,防中暗藏杀机,随着时间,我的剑使得越来越熟,但我却还是占不到半点便宜,因为他的境界也将他的剑推上了又一个高度。

    我想使出那三招绝命剑,但却迟迟下不了手,因为我心中那丝恻隐越来越重。徬徨之间我竟落了下风,眼看不支,我这才一狠心使出了那绝命三剑!三招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攻防,三招尽,我的剑已经点在了他的胸前!

    再往前一尺,我就可以给我的爹娘报仇了!可是我的手却停住了,仿佛有一股力量拉着我的手,不让我再往进一寸,我愣愣地看着他,他是一个大魔头,但却不是世间的大恶,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那是因为他怒其不争,他逼死了我的父母,但他一样心痛。

    “我败了,你为你爹娘报仇吧。”他道。

    我竟然慢慢地摇了摇头,他也摇了摇头,“怎么象个女人?刺过来吧!”

    “你走吧,走得远远的,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就让我当做你死了!”我的手轻了下来,却不想他忽然一挺身,迎着剑扑了上来,他轻轻一哼剑已穿胸而过。“你!”我惊呆了。

    “这样很好。”他露出一丝惨笑。

    “为什么?”

    “该是我去见你爹的时候了。”他痛苦地道,“我这一生是失败的一生,我想做一个孝子,却与爹娘赌气,让他们临终都郁郁不欢;为了兄弟,我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到头来还是没有留住兄弟;我想取义,却逼死了自己的结拜兄弟;我想改变这个世界,到头来却现自己无能为力。我杀孽深重,双手沾满了鲜血,现在,一切都可以了结了。”

    “你的武功虽然很不错了,但还要精益求精,不要象你爹一样,拿着一块可以号令天下的牌子,却没有一统江湖的实力。我本想等你可以傲视天下的时候再走,可是我不想等了。”他的身子猛地往下一坠,露出最后一丝笑意。

    我惊呆了,这个真的是我的仇人笑天王葛江天吗?我默默地看着他的尸体,是的,就是他!</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