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九十二章:才才才才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九十二章

    “陪我喝一杯。.”

    王复兴轻轻叹了口气,拿起桌上那支红酒,重新倒了两杯,将月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将其中的一只酒杯放在了她手里。

    月的身体软软的,似乎刚才的两句话已经用掉了她全身的力气,整个人毫无反抗也不想反抗的被王复兴拉起来,乖乖的坐在王复兴的大腿上,眼神茫然,一只手拿住酒杯,另外一只手下意识的搂住了王复兴的脖子保持身体平衡。

    “那…干杯。”

    月弱弱的说了一句,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复兴,抿了抿小嘴,跟王复兴碰了碰杯子,将红酒一饮而尽。

    王复兴眼神闪烁,安静的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小美人,月的身体很轻盈,最多不过八九十斤的重量,此时坐在他怀里,小蛮腰更是不堪一握,软软的身子几乎紧紧的贴着他,绝对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她似乎有些紧张,身体在微微颤抖着,呼吸也有些急促,王复兴一言不发,整个人似乎被月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香香的甜甜的气息包围。

    确实是一个值得所有男人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放在卧房的精致洋娃娃啊。

    可惜,自己不需要这个。

    王复兴默默的将杯中酒一口干掉,长长出了口气,对于月,他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的选择,让这样一个看上去柔弱娇嫩的小姑娘去扛起那份她根本不需要承担的责任,面对数不尽的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尔虞我诈固然不算完美,甚至因为月的不成熟,王复兴还要消耗大量的精力来让她一步步的成长。

    但除此之外,王复兴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让亚洲系直接跟王家联盟宣战,结果只能更糟糕。

    将月收下,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王复兴成功的将自己给催眠了,救命大恩,以身相许毫不为过吧?

    “我们…休息吧。”

    月拿过王复兴手中的酒杯,轻柔的放在一旁,轻轻推了推王复兴,漂亮的大眼睛中满是羞涩和困窘,颤声道。

    她或许现在对自己今后的处境还不是很清楚,但这样的邀请,在她心里,无疑是在邀请一个男人跟自己上床。

    主动奉献出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

    王复兴将脑海中的纷乱思维全部压下,转过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不知道是因为酒精原因还是因为窘迫而脸色通红的月,一只手很随意的掀起了她身上的连衣裙,落在了她白皙柔嫩的大腿上。

    温暖,嫩滑,有弹姓。

    王复兴笑容有些肆无忌惮,一只手缓慢但却异常坚定的向上游移,感受着月大腿的每一寸肌肤,慢吞吞的享受着。

    月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忍不住双手搂住王复兴的脖子,坐在王复兴的腿上扭动身体,似乎是挣扎,又像是挑逗,只有她无辜且无助的娇嫩嗓音轻轻响起,带着一丝委屈和哭腔:“不要…这里不可以的。”

    至于是不可以在这里碰那里,还是不可以碰那里,恐怕已经迷迷糊糊的她自己都没想明白。

    至于王复兴。

    他不想说话。

    随着月用力的搂住他的脖子,小丫头整个胸脯直接靠了上来,跟王复兴的脸庞来了一个大胆尺度的亲密接触,王复兴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暗,脸庞直接被骄傲的双峰挤压住,而且随着月的扭动,隔着一层衣服和内衣,王复兴的脸庞和她的胸脯摩擦也越来越剧烈。

    这小妞到底是诱惑我呢,还是在诱惑我呢?

    王复兴深深呼吸,嗅着那一丝格外激动人心的处子幽香,放在月大腿上的手掌也越来越用力。

    向上。

    再次向上。

    抚摸过光滑细腻的大腿,王复兴的手掌终于触碰到了一丝温暖的蕾丝布条。

    “把腿张开。”

    王复兴终于抬起头,重重的喘息了几下,看着月红的仿佛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的脸庞,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月惊恐的摇着头,死死的并紧自己那双修长纤细的美腿,看着王复兴,眼神有些哀求的意味。

    她完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双有力的双手正在执着的坚持着,试图分开自己的双腿,而对方的手指已经来到了女孩子最为神秘的禁区边缘,她甚至可以感觉到罪恶的手指正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拨弄着那一丛并不多的芳草。

    “求求你…”

    月目光柔软无助的看着王复兴,小声道。

    “把腿张开。”

    王复兴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恶的弧度,整个人带着一种月根本无法抗拒的强势和侵略姓,他的语气依然冷硬,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像是一条不容置疑的命令:“我不想重复第三遍。”

    月的眼神哀怨而柔弱,但却唯独少了那种被强迫时的厌恶,强忍着羞涩,委委屈屈的将双腿张开一条可怜的缝隙。

    徘徊在禁区边缘的邪恶手指立刻趁虚而入。

    动作果断而坚决,轻车熟路,极为熟练的悄然进入月的身体。

    怀中的娇躯骤然紧绷起来。

    月紧紧抿着的红润小嘴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声细微却柔媚到极点的呻吟,整个人犹如火烧,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泛起了诱人的红色,双手死死的搂住王复兴,弯下腰,将小脸藏在王复兴的脖颈处,闭上了那双水润至极的眸子,似乎不敢见人。

    一次漂亮到了极点的侵略战。

    几乎等于是一鼓作气,直接占领了对方最核心的阵地。

    王复兴脸色平静,眯着眼,眼神中除了那一半的刀光剑影之外,剩下的,完全是一种纯粹到了极致的欲望。

    不猥琐,不下流,反而堂堂正正的表达着自己的占有欲和侵略姓。

    这个女人,今晚,他要定了!

    王复兴手上动作不停,手指在月身上最柔软最不能忍受的禁区内悄然转动着,感受着那一小片的温柔和温暖,悄然进入,大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高深境界。

    忍无可忍的月又娇哼了一声,双腿条件反射的并紧,但不知道是自然反应的渴望还是她想起了王复兴的话,又悄然张开,然后再次并紧。

    王复兴转过头,悄然含住她精巧的耳垂,不动声色的舔舐了一下。

    月的身体巨震,娇喘声愈发明显,整个人最后的一丝力气彻底消失,瘫软在了王复兴身上,在娇喘中喃喃自语着一丝王复兴听不懂的音符。

    王复兴的第二根手指悄然挺近。

    月软软的柔嫩身体也跟着紧紧贴住王复兴,用力抱着他的脖子,可怜兮兮道:“疼…”

    貌似有些急功近利的王复兴亲了亲她的脸庞,已经准备好好享受这个平安夜并且在这里付诸与最大热情的他语气也变得柔软下来:“转过脸来。”

    他想吻我。

    月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念头,然后下意识的摇摇头,倒不是反感,而是属于小女儿家的一种本能的羞涩。

    尽管她现在的处境已经没有了羞涩的余地。

    “去卧室吧。我给你。”

    月小声哀求道:“随你怎么样都可以的。不要在这里啊。”

    “转过脸来。”

    王复兴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如既往的强硬,像是命令。

    他无疑是一个很强势的男人,床上床下,对待敌人,对待自己的女人,都是如此。

    在床上跟自己的女人亲热的时候,他都习惯占据着唯一的主导地位,像是一个读才者,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身边的女人早已习惯了这种床第间的被动,稳重智慧博弈一朝官场的陈画楼,强势霸道今后要继承一个庞大财阀的夏沁薇,甚至实力几近完全可以秒杀他的琉璃,都是如此。

    她们或许都很强大,但脱光了衣服跟王复兴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她们已经学会了温柔顺从和乖巧,只是以一个身心皆有所属的女人的身份被王复兴享用和宠爱。

    面前的月,自然也不能例外。

    脸色几乎已经红透的月无奈的转过小脸,长长的睫毛眨动了下,偷偷看了王复兴一眼,又赶紧闭上。

    王复兴轻笑了一声,已经控制了核心阵地的手指加大了力道,然后毫不犹豫的吻住了她的红润小嘴。

    香甜,清香,甘冽,犹如足以让人回味一辈子的清茶,浇灭急躁浇灭欲望浇灭火。

    王复兴吻的异常狂野,长驱直入的寻找着月惊慌的躲闪着的小香舌,将之含住,肆意的索取着。

    月坐在王复兴身上无助的呜呜叫着,身子却越来越软。

    王复兴另外一只手逐渐去掉了月的连衣裙,然后是内衣,内裤,直接将这位罗斯柴尔德帝国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剥成了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白羊。

    他那根应该被彻底剁掉剁碎的手指轻轻抖动着,带着些许的潮湿,在月的身体内越来越放肆。

    “唔…唔…”

    月强行挣脱了王复兴的狂野热吻,似是拒绝的扭动着身子,两只小手轻轻捶打着王复兴,带着一丝哭腔和媚人的呻吟,娇喘道:“你…你…不要…讨厌…”

    她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在轻轻晃动中,胸前的那两颗粉红色的蓓蕾若隐若现。

    王复兴笑了笑,也不答话,低头含住了她胸前一颗可爱的粉红色小葡萄,在几欲醉人的幽香中,轻轻咬了一下。

    月的身体已经说不上是拒绝还是迎合,只是无力的扭动着,赤裸着傲人的娇躯,悄悄娇喘,她的内心几乎已经无地自容,但身体的灼热却在悄然却明显的传递着一种陌生却巨大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脑海,她的理智,企图让她的欲望彻底崩溃。

    终于…

    马上…

    即将…

    在她就要崩溃的那一刹那,一直努力着的王复兴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直接抽出了那根罪恶到让所有男人都嫉妒的手指。

    “……”

    月愣住了。

    这一瞬间,她的大脑猛然变得一片空白,然后就是一阵能够让人彻底疯狂的空虚,顷刻间遍布她的全身,感染着她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已经炽热的即将到达顶峰的情绪骤然回落,巨大的落差让她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几乎要失声痛哭。

    “坏人!坏人!快还给我!还给我呀…”

    理智彻底崩溃。

    月下意识的就要去捉住王复兴的那只可恶的手,小脸不顾一切的凑过来,疯狂的亲吻着王复兴的脸庞,嘴巴。

    王复兴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猛然一把叫月赤裸着的娇小身体抱起来,大步走向了卧室。

    西装,衬衫,西裤,皮鞋…

    在卧室的地摊上散落了一地。

    卧室中重新响起似乎想压抑但却又压抑不住的腻人呻吟声。

    两人在一个被窝里兴风作浪,最终随着一声带着些许惊恐慌乱和巨大痛楚的呻吟,一切静止。

    静止被很快打破。

    柔软的大床开始异常暧昧的晃动着。

    洁白的棉被也开始上下起伏…

    原本带着痛楚的呻吟和娇哼声响起,痛楚在逐渐的消失,最终变得舒适,然后愉悦,然后高昂,最终变成了一声声引人遐想让人热血的小声尖叫,最后彻底的歇斯底里。

    看来热情的不止王复兴一个人。

    精致可爱高贵矜持的月.歌兰妮.罗斯柴尔德小姐同样热情,只不过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持续了四十多分钟的大战结束。

    十分钟后。

    晚上十一点。

    伴随着大床的轻轻的逐渐变得激烈狂暴的晃动,诱人的喘息声再次响起。

    十二点钟…

    响起…

    一点钟

    响起…

    响起…

    大战似乎无止境,一直到半夜两点多钟,宽大奢华的卧室内终于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王复兴靠在床头上,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终于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被生生要了五次,早已不堪征伐的月可怜兮兮的紧紧靠在王复兴身上,任由她搂着自己的娇嫩肩膀,轻轻哽咽着。

    两人疯狂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可一旦清醒过来,稍微一动,月的下体顿时感觉到一阵撕裂一般的疼痛。

    初夜就被要了五次。

    这个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家的可恶魂淡!

    月怎么想怎么觉得委屈,整个人在昏昏欲睡中,眼泪又掉了下来。

    自己明天不能下床了怎么办嘛…

    “哭什么?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得恭喜你,高贵的月小姐,从现在开始,你是一个女人了,我的女人,谁都惹不起,也不敢惹的女人。”

    王复兴轻轻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月娇嫩的臀部,力道很轻。

    但即便是这样,月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内心大是幽怨,带着哭腔,愤愤的哽咽道:“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子!现在也不过是小女人嘛…”

    王复兴愣了一下。

    小孩子?

    本来就是?

    这个…

    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王复兴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下头皮猛地一阵发麻,小心翼翼道:“你…今年多大?”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二十七岁的王复兴同志整个人似乎都在颤抖。

    月哽咽着抽了一下精致的小鼻子,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委委屈屈道:“十六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