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神狐大人桃花多 章节目录 番外:前尘梦,神仙醉(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地混沌之初,由天地之灵气衍生二位神祗,尚翎,莲镜,以及一团黑气的幻化的魔神,二神以自身无上修为创造天地万物,魔神弑天另辟魔界以为尊。

    尚翎和莲镜管理天宫,本也游刃有余,只是日子久了,觉得有些繁琐,莲镜便想找人替代一下职务。

    当时,尚翎座下养了一只金色真龙,为上古五大神兽之一,不过跟在尚翎身边,等级便是同类之最,脚踏祥云,嘶吼震天,当真威武过人。化作人形,却是一憨厚纯真俊美少年。

    莲镜觉得这只真龙性子沉稳,心思通透,加以教导,很适合管理天宫。

    尚翎一向好说话,很快便同意了,于是,赐下一滴神血,施以引渡之术,将他晋升为神,原本是神兽的真龙,如今变作神祗,只位于尚翎,莲镜之下。

    尚翎取名煌诛,赐号“天帝”,让其管理天宫事物,又开辟九重天,作为安顿仙家之所。而位于九重天之上的天外天,就成为尚翎和莲镜的独有居所。

    当时,凡间和天界已有阴阳婚配,莲镜突发奇想,笑语了几句,“如今小黄龙总揽了全部事物,看似挺辛苦的,不如给他找个媳妇儿玩玩?”

    尚翎莞尔一笑,莲镜知道他的性子,见他这样,就是同意了。

    整个天界,没人比尚翎更好说话,即使他是创世神,有一颗博爱宽怀之心,乃世间良善之精髓。

    整个天界,也没人比莲镜更难说话,虽然他是创世神,也一心向着天界,但性子着实诡谲。

    某日,莲镜来无极殿找尚翎,差仙婢叫来煌诛。

    煌诛虽然作了天帝,但对尚翎和莲镜仍旧无比敬畏,见两位上神都在,以为有什么交代,便低首立在一侧,金冠之下的脸孔,年轻而谦逊,尤带着一股介于少年到男子之间的敦厚稚气。

    莲镜浅浅一笑,淡若清风,更似妖惑无比,两种极端的气质在他身上结合得那么完美自然,嗓音低魅而磁性,“小龙儿,我们怕你在天界无聊,便给你找了个媳妇儿玩儿!◎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

    虽然莲镜笑的很美,很容易给人一种温和的错觉,触及他眼底的幽光,煌诛却莫名打了个冷颤,这话儿从尚翎嘴里说出来,他是一百个相信,但从莲镜嘴里说出来,只会觉得胆寒。

    莲镜就是这样,初看他的第一眼,美似幻境一般的人物,嘴角上翘,眼角微弯,一张天生带笑的脸,理应是温和可亲的,但他的眼睛,即使平淡无波,也显得妖惑动人,让人一沾便出不来,不仅仅被迷惑,更有一种看穿的无所遁形,以及一种唯恐被算计的心惊。

    虽然莲镜从来没直接伤害过什么人,但是煌诛生平吃过的大半亏,拐几个弯,似乎都和莲镜有那么一diǎn儿关系。

    在天界,谁都能惹,唯独不能惹莲镜,问题是,他不去惹某人,某人无聊了,还是喜欢来惹他,每每看到莲镜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便无端生出这样的感觉。

    是的,每次莲镜无聊了,他就遭殃了!

    想到这里,煌诛立即回绝,唯恐自己又入了套,“不用了,煌诛不无聊,谢主上好意!”

    莲镜是什么人,决定的事怎会轻易改变,流光般的眼睛微微一闪,转而看向尚翎。

    尚翎无声询问:你真给他找了个媳妇儿?

    莲镜慵懒地靠在榻上,微微一笑:当然!

    于是,尚翎开口了,“莲镜前段日子跟我说过此事,你若同意——”

    话未说完,煌诛便跪了下来,“煌诛任凭主上做主!”

    他原本是尚翎的坐骑,又得了他一滴神血,自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忠心乃至服从。

    莲镜的笑容更甚,一挥手,白玉大殿上立即多了一枚蛋,一枚硕大的蛋!

    蛋壳光滑如玉,周身红光缭绕,隐约可以看出蜷缩在里面的是只鸟类,姿态甚是懵懂可爱。

    煌诛和尚翎都有些莫名其妙,莲镜却幽幽开口了,语气怎么听怎么诡异,“小龙儿,这就是你的媳妇儿!”

    闻言,煌诛原本还有些期待的脸瞬间石化,尚翎也忍不住微微皱眉,莲镜却不以为意,“这是我在凡界捡到的一颗凤凰蛋,第一眼便觉得很适合你呢!尚翎已经舍了一滴血,这一滴,我为你媳妇儿出了吧!”说罢,手指一弹,一滴血珠飞出。

    血滴碰蛋即融,那颗凤凰蛋霎时流光溢彩,灵气充盈。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你的媳妇儿便出来了,抱回去收着吧!就叫凤铮好了!”说到最后,莲镜眼放幽光。

    煌诛看着莲镜那张诡异的笑脸,继而盯着那枚蛋,久久不敢动手。

    最后,他还是把蛋抱回去了,虽然在无极殿胆战心惊,抱着蛋出来,感受着手中光滑温润的触感,里面竟有轻微的蠕动,煌诛心中莫名一暖。

    之后,咱们的天帝大人每日除了处理公务,回到寝殿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看那枚蛋,虽然每每想到这蛋是莲镜给他的有diǎn忐忑,不过摸着蛋壳,感受小东西一diǎndiǎn地成熟,煌诛心里居然十分期待。

    这时候,他会屏退一干仙娥,陪着那蛋中的生命说话,说的什么,有时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只是每每说着,自己便笑开了,好似真的有个玩伴一般。

    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平素在一干仙臣仙婢面前故作老成,还是渴望有个纾解的地方,这个蛋得了莲镜的血,出世后也为神身,和他地位相当,以后相处起来也越自然。

    四十九天之后,这枚蛋终于裂了!

    煌诛把所有人都打发出去,紧张又兴奋地在一旁看着。

    裂缝越来越长,只听得咔嚓一声,蛋壳碎了,一束红光冲天而起。

    霎时,火羽飞展,凤鸣如萧,满室祥瑞。

    空中不断飘下泛着红光的翎毛,落地则逝,美若幻境。

    凤凰在殿内盘旋过后,赤足落地,凤羽凭空消隐,地上霎时多出一个人来。

    火红长发曳地,如丝顺滑,遮挡了大半个身子,肌肤如雪似玉,隐约泛着红光,却浑身**,未着一物!

    “凤,凤,凤铮!”煌诛脸颊爆红,眼睛都不知道往那儿摆。

    那人似被他的话语惊动,缓缓抬起头来。

    长眉斜飞,鼻梁秀挺,嘴唇殷红如血,却又十分性感,尤其是那双眼睛,似红玛瑙被赋予了最最精纯的灵气,流光闪烁,更显神采飞扬,无可否认,这是个极端美丽的人,眉宇间那份野性慵懒又让“她”多了份雌雄莫辨的魅惑。

    “凤铮,你很漂亮!”煌诛不再结巴,心却跳的很快。

    暗想,莲镜,难得做了一回好事呢,凤铮,真的很漂亮,比他见过的任何仙子都要美丽,这份张扬傲气更是其他人无法比拟,让“她”耀眼如火。

    “漂亮?”凤铮微微挑眉,嗓音有些低沉,却十分悦耳,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毫不避讳地起身,“谢谢夸奖!”

    煌诛刚要闹个大红脸,无意间瞥见那人如玉般**的身子,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然后指着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凤铮的身体跟他一模一样,他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似看穿了他的心思,凤铮斜眼微笑,“你没看错,我就是男的!”

    说话间,周身红芒一闪,一袭火焰般的长衫已经穿在了身上,越发使得他风华耀眼。

    煌诛如遭雷击,脸色一阵青白,辛辛苦苦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满怀期待,雀跃欢喜,等来的却是一场空,谁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见他一脸晴天霹雳的样子,凤铮也很同情他,只上前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便往殿外走去。话说,每天听煌诛在他耳边唠叨,他也想看看这诺大的天界呢!

    “凤铮!”快走出大殿,煌诛突然叫住了他,难过之中又有几分莫测,“灵兽注入神血,在生出灵识之时,是可以改换性别的——”

    话未说完,就被凤铮打断,“煌诛,我身为男子,也可为你分担职务!”

    言下之意,已无回转余地!

    煌诛想找天后,不就是想要个一起主事的,虽然自己也不喜些繁物,就帮他一帮好了!

    的确,他初开灵识,听见的便是莲镜那句“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你的媳妇儿便出来了,抱回去收着吧!就叫凤铮好了!”

    所以,他知道自己叫凤铮,接下来的四十九天之中,前二十天他是可以变换形体的,每日听到煌诛的声音,他的欣喜忐忑以及忧虑和关怀,也让他有些感动。可骄傲的天性让他无法为了迎合他人而强迫自己半分,他凤铮,生来便是男子,何必为了他人的愿望委屈自己!

    凤铮出去了,落寞的煌诛在寝殿里呆了一夜,第二天,罢朝了!

    天外天,莲镜和尚翎在仙池旁的石桌上下棋,尚翎看着对面笑容满面的莲镜,终于忍不住开口,“此事,真不是你故意的?”

    莲镜淡淡一笑,无辜而诧异,“凤凰化形,非我能掌控,怎会是我故意的?小龙儿是你坐骑,你一向待他亲厚,若觉得过意不去,再找一个好了!”

    尚翎抬手落下一字,没有说话。

    莲镜也回了一子,继续说道:“正巧我前两日在凡间又捡了一只小狐狸,乃是狐族中珍贵的银狐一族,是只雌的呢,小小的,可爱得紧。只是刚生出来不久,似乎受了diǎn伤,我交给婢子养着,一直没睁眼,估计也未开灵识,要不,与了煌诛?”

    尚翎还是没说话,看样子也是不信莲镜。好端端的,他下凡捡只狐狸作甚?

    莲镜却不肯放弃,“不然,此事交由你处理,我不插手,可好?”

    虽然莲镜说的温和,尚翎却看到他眼底那抹不可退让的幽光,莲镜的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因为,他不会善罢甘休。

    尚翎想到煌诛因此事颇为低落,心里也着实过意不去,想了想,便应了。

    莲镜这才释然一笑,若春风,更似曼陀罗,“如此甚好,我已差婢子将小狐送至你的寝殿,你去看看吧!”

    尚翎有些无奈,说的好似商量,却早把一切安排好了,眼下也不好回绝,只得起身告辞。

    莲镜看着他的背影,眼底暗藏幽光,嘴角的微笑,诡谲却出奇美丽。

    那小狐虽然未开灵识,但他却抢先滴下半滴血帮她开了情识!

    尚翎,你过得太清心寡欲了,来diǎn乐子可好?

    哎,怎么办,这日子真是太无聊了……

    尚翎回到无极殿的时候,果真在榻上看见一只银白的小狐,缩成一团似在熟睡,却十分玉雪可爱。

    饶是尚翎这般清心寡欲之人,也不免生出几分怜爱之心,将它抱在膝上,轻柔地抚摸它的绒毛。

    这只小狐果真生的漂亮,化成人形,想必也不差!

    想到这里,尚翎微微抬手,一滴神血便滴入它的眉心,瞬间融入血肉。

    那只小狐通身发出璀璨的银光,原本一条狐狸尾瞬间幻化为无数条,渐渐又消隐了,狐狸毛尽数褪去,四肢抽长,却是在似化形,银光消散,俨然是一位**的少女。

    但见肌肤胜雪,眼若秋波,堪称绝代佳人,尤其是那双琉璃般的银眸,流转间灿然生辉,纯真懵懂,又莫名专注,摄入你的倒影,更似要收了你的心。

    尚翎只觉得这少女美貌非常,灵动至极,着实属天界女仙之最,心中便多了份欣赏,却不知自己在少女的眼里亦是特别的。

    千凰看他,如墨般勾勒的长眉,深邃又温润的眼睛,嘴唇略薄,微染朱色,整张脸看起来,鬼斧神工一般的精致细腻,偏生又那么温润可亲,似一缕春风,让人舒心到骨子里。

    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眸印入自己的倒影,她不禁脸红心跳,视线却再也挪不开了。

    “你是我的夫君吗?”少女清脆悦耳的嗓音轻轻响起,在大殿里异常清晰,却格外动听。

    开了情识,也等于开了一半灵识,那婢子按照莲镜的吩咐,每日在她身边教导,她便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只是那时记住了,却未必明白,如今得了尚翎的血,灵识全开,一diǎn即通。

    她记得那婢子说,她有一个夫君,是天界最美,最高贵之人,也是她第一眼见到之人。

    而眼前人,她睁眼便见,不但非常美丽,也十分的温柔,那双温和的眼睛,更是直望进她内心深处,让她的心止不住地乱跳,一种情窦初开的悸动!

    尚翎有些尴尬,温声解释,“不是,你是有个夫君,但不在这里,你刚刚化形,诸多事情还不了解,这段日子先在我这呆着,等过几日,我再带你去见你的夫君可好?”

    温香软玉在怀,他却无半分邪念,挥手间,便为她幻化了一身雪白衣裙,越发衬得她仙姿翩然。

    见少女见着新衣裳,虽然有些惊奇,却依旧撅着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为什么他不是她的夫君,她就想让他做她的夫君!

    尚翎抚摸着她的银发,温温一笑道:“天后之身,便是万凰之王,又是千尾银狐,便唤作千凰吧!”

    少女一愕,随即灿然一笑,伏在他的膝上,一脸乖巧道:“你说的,怎样都好……”

    尚翎一笑,只觉得这少女十分灵透,一diǎn就通,却忽视了千凰眼底的暗暗幽光!

    你说你不是我的夫君,我却一定要你成为我的夫君……

    接下来的日子,千凰便呆在了尚翎的无极殿,尚翎的本意是想让她在他这里学些东西。千凰刚刚化形,犹如一张白纸,什么都不知道,要当天后的人,总该晓得些常理,明白一些礼仪,以免日后贻笑大方!

    尚翎对于千凰,教什么都是亲力亲为!这么做,也是由他的一番用心!不管莲镜是否故意,凤铮一事,确实对不住煌诛,煌诛虽然不说,心里难免不爽快。他作为他的前主人,自当负起一定的责任,更是真心关怀他。于是,想亲自做好千凰的事情,弥补煌诛!更因为,尚翎不放心莲镜,怕他一时兴起,又做了手脚,到时候,煌诛只怕会寒了心!

    但是千凰不这么想,她喜欢尚翎,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她不管他将她许给谁,她只要尚翎做她的夫君,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达成所愿。他既然亲自教导她,她就趁此机会和他亲近,最好能让他喜欢上她。

    那个什么煌诛,不管是真龙也好,大虫也好,她都不稀罕,她不喜欢的,谁也别想勉强她。

    千凰的性子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因着不懂,她格外执拗,也格外大胆,却分外天真可爱!

    且她认定一件事情,就努力去做,她想要尚翎,于是千方百计地缠着他,直到他眼里看得见自己。

    “尚翎,我这样好不好看?”无极殿里,千凰一把扑到尚翎的膝上,大眼眨啊眨的,说不出的机灵可爱,天真无邪。

    正在打坐的尚翎睁开了眼睛,就见原本银发银眸的少女已经化作了黑发黑眸,一边抚摸着她的头,一边淡淡笑道:“好看。”

    尚翎这么说,倒不是为她的容貌所动,他有鉴赏美丑的本领,却不会被这些表象影响心性,这么说,也是希望她能消停一diǎn儿!

    他们是神仙之体,本身样貌就是仙众难以企及,模样也可以随意变换,却不知这小家伙又起了什么奇怪心思。

    虽然才教她几日,却充分领教了这丫头爱折腾的本事,本是寂静的无极殿,有了她,热闹了十倍不止。

    千凰很是得意,眼里有种幽幽的光芒,“尚翎也是黑发黑眸,我要和尚翎一样!”这样就能离你更接近,看着眼前那张美丽温润的脸,千凰又犯迷糊了,“尚翎,你真好看,是最最好看的!”

    不得不说,美貌也和修为有关系,那些神仙,据说也能变换容貌,却变不来尚翎这样出众呢!哎,怎么办,她真是越看越喜欢呢,决定了,一定要据为己有!

    尚翎有些无奈,他是准备将她给煌诛作天后的,她却越来越粘自己,多少让他有些头疼!

    千凰望着他的眼里有种深刻的情愫,“尚翎,我好喜欢你!”

    千凰的独特之处在于,她天真也坦然,勇敢无谓,想到就做,想要就说,她喜欢他,并不觉得可耻,也不觉得有错,她迫切希望他能明白她,因此,她毫不避讳地袒露自己的心意!

    尚翎皱眉,脸色倏然就严肃了,“煌诛是个很好的夫君,他会疼爱你,我明日便叫他过来,你以后莫要这样说了!”

    千凰说的这么直白,他却不能接受她。一来,她年纪小,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好感,二来,就算她真的对他产生那种感情,他也不会和她在一起。他是创世神,本身没有心,掌心没有纹路,他的生命是无止的,也永远不会拥有感情!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不会接受任何人。他可以爱护她,宠溺她,可以给她想要的任何东西,除了,感情!

    千凰撅着嘴,心里不满,小声地嘟囔一句,“我就是喜欢你!”

    不等尚翎回答,忽然跳到几步之外,对尚翎灿然笑道:“尚翎,我就喜欢你,天下第一喜欢!”说罢,咯咯一笑,一闪身形便失去了踪影,只是,那银铃般的笑声却在无极殿回荡不止。

    “千凰喜欢尚翎,千凰喜欢尚翎……”

    注入法力的声音,不知天外天,只怕九重天,都要响遍了!

    当时的千凰,心思单纯,可没想过尚翎有这么多顾忌,更没想过她爱上尚翎是一段苦恋,乃至于没有结果!她只是想,喜欢的,就要争取,海枯石烂,沧海桑田,只要她用心,尚翎总会被她感动的!别人说她是神,神可以活很久很久,她也可以在他身后追很久很久,直到他回头向她伸手,说喜欢她……

    尚翎微微一叹,满目无奈,他要如何去跟煌诛说,这便是他的天后?

    莲镜在寝殿里,听着这声儿,嘴角绽开一个笑容,那笑,当真极美,也极其幽深难测,带着一股子玩味!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小狐狸,你又能在他身后追多久呢……

    千凰虽然喊得畅快淋漓,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为着尚翎毫不犹豫地拒绝她!但是,她这个人,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基本上,在外面玩一圈儿,玩开心了,回来了,还是对尚翎嬉皮笑脸,死乞白赖!

    但是,眼下,她还没玩舒坦!

    这天外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主要呢,有三大底盘!

    第一大地盘,是尚翎所居,第二大地盘是莲镜所居,第三大底盘是除了两人所居的所有地方!其他的地方她都玩遍了,唯有那莲镜所居还没去过!尚翎住的地方便大得离谱,假山池水林子什么的,徒步都要走上半天,何况是莲镜住的,肯定也很大。千凰这等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总觉得不了解的,就是好的,如今,瞎转悠也到人门口了,不进去看看,她就觉得憋得慌!

    这天外天,只有神才能进来,尤其是,外端设了结界,便只有得创世神之血的神祗才能随意出入!尚翎和莲镜又喜欢清静,便无人把守!

    平素,尚翎叮嘱她哪儿都可以去,就是不要去招惹莲镜,什么原因,尚翎没说,但是千凰想讨他的欢心,故而很听他的话。但是今天,他让她郁闷了,她就不想听他的话了!

    又见左右无人,便偷偷溜进了莲镜的居所!

    莲镜所居跟尚翎所居,最大的区别就是,这里到处都是池子,池子里都是莲花,池中有仙雾缭绕,碧波荡漾,莲花轻舞,美得如梦似幻。

    千凰置身在这片美景里,呼吸着醉人的莲香,有些不知今夕何夕!

    不禁走近了,攀过一朵莲花的根茎,凑上去细细闻莲花的香气!

    忽然,她眼尖地看到连花丛中,有一叶扁舟,赤褐色的,在一干翠绿中异常显眼!

    千凰心中一动,轻轻地扒开荷叶,这一叶扁舟,以及躺在扁舟上的人,便显露出来!

    千凰第一眼看见这人,便被他吸引住了!

    他长得真好看,一种与尚翎不相上下的完美,让她在看见他的时候,脑子有短暂的空白,乃至于想不出词语来形容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迟钝地想起人间的一首词,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见尚翎的时候,她尚且没有想过这样形容他,但是这个人,当得起这阙词!要说尚翎与这人,在外貌上,不分高下。但是,尚翎输在一份气韵,虽然温润,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作为人的感情,喜怒哀乐,在他面前都似成了烟云。所以,有时候,千凰面对尚翎,有一种无奈乃至于无力感。尤其是,她每每示好,间接或直接地袒露心意的时候,总觉得对一块石头都要好一些,石头好歹不会拒绝她,但是尚翎会!

    这个人在外貌上已是极美,浑身上下挑不出一diǎn瑕疵,连一根睫毛都纤长卷翘得那样完美!他躺在小舟上,双手枕在颈后,闭着眼睛,似在浅眠,本该很安宁的样子,偏生他眉心有一diǎn红痣,平添了几许妖娆,嘴角轻勾,似笑非笑,却让人觉得高深莫测!就这么一个看似随意的动作,在天外天里,便显得分外人性化!

    他身上的气质更是独特,看眉目有些清冷,看红痣,有些妖娆,看嘴角,又觉得他心思深沉,但是种种气质柔和在一起,却意外地和谐,配上他的容貌,便无端形成一个磁场,吸引着人,身不由己地沉迷!但是,一旦生出亲近的心思,又会莫名胆怯,不是近卿情怯的羞涩,而是一种望尘莫及的自卑!

    只觉得他太完美,太高贵,不容人有丝毫地亵渎,你只能仰望!

    就是这样一个毫无瑕疵的美人,却不会让人误认性别,只因为,一个女人,很难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明明很安宁地躺着,却给人一种难以超越地强悍,千凰不知他的法力,心里便先怯了一分,这种想法,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

    这个人,在某种程度而言,是个比尚翎更耀眼的存在,但是,她已经先喜欢尚翎,即使这人再美,她欣赏有之,却不会为之心动!

    千凰就这样看着他,久久才回过神,暗道,这男人好邪乎,光看着,就有种心惊,让她莫名有些胆怯,唯恐接近了,就要吃亏!别看千凰虽然迷糊,在直觉上还是挺敏锐的!

    她或许猜出了他的身份,天外天另一个主人——莲镜!

    心里隐约明白尚翎为何叫她不要招惹他,这人一看就知道很难缠,自己肯定是玩不过的,还是快些离去!

    谁知,千凰才打算撤离,舟上的男人蓦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眸,在看见她之后,没有丝毫诧异,反倒绽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笑起来也很好看,三分清冷,五分妖惑,还有两份高深莫测!

    却让千凰莫名打了个寒噤,见对方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千凰心虚地低下头,结结巴巴道:“莲,莲,莲镜!”

    她一向胆大,且巧舌如簧,如今是第一次结巴,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乖弱得像只小兔子!

    莲镜眉头一挑,几分调侃道:“不错,小狐狸还能认出我!”

    说话间,莲镜便抬眼打量她,看她长发飘飘,看她眼若秋波,一袭白色衣裙衬得她身姿如柳,飘飘如仙!

    莲镜抬起手摸了摸下巴,暗忖,小狐狸化形的模样不错,可惜,遇见的是尚翎那根木头,可有的苦吃!

    千凰搞不清他话里的意思,又不敢看他的眼睛,这个男人,即使躺着,还是让人高不可攀,只得将头埋得很低,撒谎不打草稿的人,又结巴了,“我,我迷路了!”

    莲镜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轻笑一声道:“往小路直走之后,拐弯,便是出口!”

    “谢谢!”千凰如蒙大赦,朝他鞠了个躬,而后转身就跑,一溜烟儿的功夫,便没了影儿!

    直到出了莲镜所居,千凰才大松口气!莲镜给人的压力太大了,又想起尚翎跟她说过的,他喜欢捉弄人的事情决定再也不一个人来了!

    几日后,尚翎还是将煌诛叫来了。

    千凰和煌诛,两个人站在殿中,彼此隔着一段距离,面面相觑,好奇中带着一丝探究!

    千凰觉得,这个男人长得还不错,五官俊秀,却显刚毅不挠,尤其是身穿明黄的袍子,头上带着皇冠,当真是很有气势的!不过,比起尚翎,那还是差远了!

    煌诛觉得,这个女子果真生的绝美,一双眼睛清灵透彻,却透着一股子魅惑劲儿,偏生不让人觉得邪气,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灵动得很,一看就是个古灵精怪的性子!这般风姿,纵览天界女仙,也无人能及!不愧是主上调教出来人,果真非同一般!不过,凤铮一事,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热情,简单来说,他被莲镜,打击过头了!对这方面已经完全没了想法,心力交瘁,就算对方长得再美,他也不会动心了!

    想到此,煌诛的目光,一阵黯然!

    尚翎坐在上首,看两人郎才女貌,真是越看越登对!

    又见两人面面相觑,却不说话,只当两人害羞,便主动开口道:“凰儿,这是煌诛,也就是如今的天帝,你未来的夫君!”又对煌诛道:“煌诛,上次凤铮一事,我和莲镜都始料不及,亏得你在凤凰蛋旁边守了七七四十九日。此事我也有责任,便亲自给你挑选了一个天后,便是凰儿!纵观天界,凰儿的美貌也是无人能及她率真可爱,又聪慧可人,你定会喜欢她的!”

    才将意图说出来,当事人立即变了脸色。

    先是千凰,一张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看着尚翎的眼神幽怨又委屈,嗓音却理直气壮,外加坚定不屈,“我不喜欢他,我不嫁给他!”

    除了尚翎,她谁都不要,尚翎明明清楚她的心思,为何还要将她许配给别人,知不知道,他这样做,她会很难过!

    听千凰这样说,煌诛也立即表态,“煌诛也无意,请主上海涵!”

    虽然这少女非常美丽灵动,却无法令他心动,如今的他,再也无法像当初那般期待雀跃了,好似一夜之间长大,对这些事,已经看得很开了!只每每想到凤铮化作男子,心里有diǎn堵!

    尚翎见了两边的表情,也知道此事是不成了,心中遗憾,却只得做罢!

    若是一方反对,他还能稍作周旋,两方都反对,且态度坚决,此事又如何能成,强求只会促成怨偶,却不是他的初衷!

    此后,千凰这只跳脱的狐狸,此后便缠在了尚翎身边!

    尚翎却不再亲自教导她,而是请了一个侍女来天外天,教导千凰诸多事宜。

    千凰有些失望,还是接受了他的安排,心中却想,如今尚翎不喜欢她,一定是她不够完美,她一定要努力,学好多东西,直到他对她刮目相看。

    渐渐地,千凰学到了很多事情,她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尚翎的感情,叫一见钟情,而后衍生的感情叫爱,是那种愿意永生永世厮守在一起的感情。可她也知道,尚翎对她没有这样的感情,只将她看做晚辈,任凭她怎么努力地追求,他都无动于衷。

    因为时常赖在尚翎身上吃豆腐,她也更知道尚翎无情,是因为他没有心,她的手抵住他的胸膛,感受不到里面的跳动,她摊开他的手掌,看不见上面的纹路。

    尚翎,莲镜,以及魔神,都是上古天地精粹所化,经过万千猝炼,早已勘破一切,成就无情之身。神可以创造天地,却不需要感情来误导判断,所以天地没有给他们一颗心。

    但人类却有心,因为他们需要繁衍,也需要感情。

    她和煌诛,也是有心的,所以她会喜欢,也会难受,她和尚翎,终究是不同的,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她又很死心眼,越是不可能,她越不想放弃,一种执拗,更是一种对命运的抗争!

    天地浩瀚,为何就容不下她千凰的一段感情呢!

    她依旧追在尚翎的身后,没事就缠着他,腻着他,她知道他脾气好,对她的忍耐几乎没有限度!她越发肆无忌惮,每天都要说一遍喜欢你,尚翎无动于衷,她虽然笑的灿烂,离开无极殿后,却会藏在角落里黯然伤神一阵,却又倔强地不肯让人发现。

    她的凤铮的相识,便始于此。

    那日,她又向尚翎告白,尚翎不似往日的无动于衷,却开口劝她放弃,千凰又跑到了天外天的一处花丛里。

    这里繁花盛开,往花堆里一坐,基本看不出来,绝对是个独自伤心的好地方,因着天外天极少有外人,煌诛常在九重天,侍女们不得乱跑,只能呆在大殿之内,这偌大的天外天,第三大底盘,几乎成了她的天下。

    千凰正一边哭一边蹂躏着手边的花朵,脚下,已经扔下了厚厚的一层,有一些还被她踩扁了。

    按照往常,她是不糟蹋鲜花三百,不足以发泄心头之伤,近日才摧到第两百,便听得一个清朗动人的声音,犹带着几分慵懒无谓。

    “别哭了,哭的难听死了!”

    千凰先是一怔,随即冷喝出声,“谁!”

    哭哑的嗓子却喊不出平素的一半气势,倒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她却偏生要装出一副凶恶的表情。

    那人呵呵一笑,随即扒开花丛,站了起来。

    千凰便见到了那人,他站在一片绯色的花海里,一袭红衣却比那花色还要鲜艳,红发红瞳,模样却秀美至极,通身气质却骄傲张扬,灿烂地简直让人睁不开眼。

    千凰睁大眼睛看着,尤挂泪珠的眼角,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呆呆地问道:“你是花仙吗?”

    没想到天界之中,除了尚翎和莲镜,还有这般美丽的人,就连天帝也没他好看呢,不过,煌诛比他差远了!

    那人忍俊不禁,打趣的笑容依然那般灿烂,“傻头傻脑的,怪不得那人不喜欢了!”

    “什么?”千凰不明所以。

    那人挑眉反问,“每天在天界吼叫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千凰闹了个大红脸,很快又理直气壮,“我喊我的,关你屁事,再管姑奶奶闲事,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尚翎给她天符水镜,看她窥看人间,本意是让她学些礼仪之类,温柔娴淑什么的,她一窍不通,那些三教九流的恶习倒是摸了个透,尤其是这粗话,学的别提有多像了,有时连尚翎听了都头疼,一个女孩儿家,却比男人还要粗俗!

    凤铮先是一愣,随即大笑出声,好一会儿,才说道:“行,你哭你的,我不管你了!”

    说罢,转身就走。

    千凰先是一愣,随即飞上去拦住他的去路,“笑了我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千凰多少有diǎn儿小孩心性,不爽的时候,人逆着她,她不爽,人让着她,她也不干,偏生要和人对着干!谁叫他在她不爽的时候撞上门来,那就是要给她出口气的!还在哭的时候被人撞破了,千凰面子上挂不住了,怎么能让他好过!反正除了尚翎莲镜,整个天外天她最大,尽可以仗势欺人!

    “你想怎么样?”凤铮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却一diǎn儿也不怕!

    千凰看了那一眼花海,灵机一动道:“这样吧,你若是能说得出来这里有多少朵花,我就饶了你,否则,嘿嘿!”说到最后,千凰邪恶地笑了两声,这么多花儿,他就不信他说得出来!就算是花仙也不一定!就好比一个人,他也说不出自己有多少根头发!

    她记得,凡界吓人的时候,最喜欢这样了,小惩大诫什么的,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使劲为难!

    凤铮看她那灵动的表情,真心想笑,又拼命忍住了,只一本正经道:“你教我说我就说,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回轮到千凰愕然了,这人怎么跟她恐吓的别的神仙不一样啊,好像一diǎn都不怕她?不行,得扳回气势,“你说不说,我就让你不说,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凤铮叹了口气,忽然问道:“你真想让我说?”

    “当然!”

    凤铮笑了,“若你能追的上我,我就告诉你!”

    说罢,红光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可恶,你别跑!”千凰咬牙切齿地追了上去。

    直到千凰的身影消失,原地却蓦然显出一个红色身影,轻轻笑道:“叫你追,你就追,真是傻狐狸!”

    自从知道九重天,千凰便时常溜下去玩儿,只觉得九重天比天外天热闹多了,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喜欢住在九重天,连煌诛也住在九重天!这里人多,地儿也大,十分好玩!

    虽说千凰和煌诛没能成一对,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千凰发现,煌诛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煌诛虽然住在九重天,但是他也时常来天外天给尚翎请安,千凰又住在无极殿,两人多少有些接触!

    要说千凰这样的性子,是不会主动搭理煌诛的,尚翎越是想将自己和他凑一对,她越是不想跟他相处!是煌诛主动找上了千凰,好声好气,和颜悦色的,反倒让一向嚣张跋扈的千凰很不好意思。

    煌诛说,他虽然拒绝她,却不是讨厌她,相反,觉得她很可爱,因着她也得主上之血,两人算同辈中人,他愿意将她当做妹妹疼爱!

    千凰又惊又喜,有个人疼爱,多个玩乐地儿总是好的!

    此后,每每煌诛来了,千凰都会主动黏上去,煌诛当真对她很好,不但陪她聊天,给她说有趣的事儿,还时常带些小东西给她,把千凰哄得眉开眼笑的,总是煌诛哥哥,煌诛哥哥地叫他!

    尚翎见两人如此融洽,曾旁敲侧击地试探千凰,千凰知道尚翎还是想将他们凑成一对,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只把煌诛当哥哥!

    至此,尚翎再也不提此事,只叹了一句,“哥哥便哥哥吧,只要和睦,便是安好!”

    千凰松了口气,只觉得,日后可以无后顾之忧地追逐尚翎了!

    言归正传,千凰来九重天总是少不得要找煌诛,他将她当妹妹疼,她也将他当哥哥待,来此一遭,总要来串串门的,谓之亲厚!

    千凰来凌霄殿,总是直闯而入,今日也是如此,不过,平素这里除了煌诛,只有一干仙婢,今日却多了一个外人!

    一袭绯的衣裳,长发曳地,如火灿然,皮肤白皙,眼若琉璃,好一个张扬耀眼的美人儿,往那儿一站,整个大殿都熠熠生辉!

    千凰望着那人,却瞪圆了眼珠子,指着那人,惊讶中带着一股子怒气,“是你!”

    煌诛很诧异,看了看两人道:“你们认识?”

    要说千凰平素居住天外天,而凤铮居住在九重天的凤凰殿,且凤铮一向我行我素,是很少有机会见千凰的。

    凤铮但笑不语,千凰却气鼓了腮帮子,斥责道:“上次,我们明明说好了要赛跑,他居然骗我,害我白白跑了几千里地,他却趁机溜了,真是欺人太甚!”

    上次,千凰一口气跑了几千里,因着一心想赢,将法力催到极大,愣是给累出了汗!直到结界边缘,千凰站在原地自信满满地等着凤铮,谁知等了好久,还没见人。千凰察觉到不对,沿路返回,直到找遍了花海,也没见着那人的身影,千凰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当时气得嘴都歪了,发誓下次再让她遇见他,定要给他一个好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今个儿终究给她逮着了!

    千凰又将视线转向煌诛,道:“煌诛哥哥,他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

    唤作平时,煌诛定会给千凰出头,即使千凰胡闹,煌诛也会在人前做个样子处置一下对方,回头再给人diǎn儿好处,却是又念着她年纪小,因此处处顺着她,也是真心将千凰当妹妹疼爱。

    但是,涉及凤铮,煌诛却难得犹豫了,“可是凰儿先招惹人的?”

    凤铮的性子,我行我素,性格张扬,却也不屑于为难他人,只有一个可能,定是千凰先招惹他的!

    闻言,千凰不服气了,撅着嘴道:“煌诛哥哥,他欺负我,你还帮他说话,我不理你了!”

    煌诛很尴尬,反倒是凤铮,瞥了一眼千凰,笑道:“真是个任性的丫头!”说罢,转身就往外走!

    千凰一愣,忙不迭追了上去!

    徒留煌诛站在原地,微微叹了口气,凰儿,太皮了,凤铮又不是吃瘪的主儿,惹毛了他,也是会还手的,但愿,两人别打起来才好!

    千凰追上凤铮,一把拦在他面前,叉着腰,恶狠狠道:“欺负了姑奶奶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凤铮笑,很无所谓的样子,“你想怎么样?”

    千凰眼珠一转,露出一个诡笑道:“咱们打一场,我打赢了,你就随我处置,我打输了,我随你处置,怎么样?”

    自己是神,害怕打不过他一个小仙儿,估计他有diǎn儿眼色,也不敢打伤自己,否则,她告到尚翎那里,准没他好果子吃!

    闻言,凤铮哑然失笑,“你真要跟我打?”

    千凰diǎn头,语气那叫一个斩钉截铁,“要!”

    凤铮眉头一动,又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千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管你是谁,今个儿姑奶奶跟你打定了!”眼珠子一溜儿,又道:“你可知道我又是谁?”

    凤铮笑,一双眼睛完成了月牙,带了几许戏谑道:“你不就是神狐千凰么!”

    千凰愕,“你知道?”

    凤铮diǎn头,千凰立即怒不可遏,奶奶的,知道她的身份还这么无礼,他是不想在天界混了?

    千凰一亮飞剑,直指凤铮,怒道:“少废话,亮兵器吧!”

    凤铮看了一眼剑尖,笑容微敛,眼神瞬间就认真了,那眼神竟让千凰莫名有些心虚,“对付你,我不用兵器,但愿,你别后悔!”

    千凰还没搞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就见男子倏然后退,飞悬空中,那双美丽的红瞳一凝,竟似有两团火焰在里燃烧,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放出一圈红光,凝聚在他的上空,自红光里竟衍生出一个巨大的凤凰虚影,周身有烈火燃烧!

    那只凤凰在他头dǐng盘旋过后,倏然望住千凰的方向,微微一顿,便猛地冲将过来!

    千凰大骇,忙不迭举起飞剑阻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