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调教女神 第172章 你是我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听到王东来的声音,若寒的手上微微一顿,而后想要再次下手的时候,却是被王东来抓住胳膊制止了。

    “你做什么?”王东来无语道,他没想到若寒居然会跟胜男打起来。

    一个胜男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再一打,更是会让这个女人怀疑,如果被她查出来若寒以前是杀手的话,那么自己窝藏杀手是什么罪?

    再联想到胜男一副嫉恶如仇的麻烦样子,王东来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看到王东来皱眉的样子,若寒终于恢复了理智,与此同时,眼眶中雾气弥漫。

    “我看你为了她的事很烦躁,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想杀了她?”王东来脸上写满了无奈。

    “我只是,想帮你,我想为你做点什么。”说到这里,若寒怎么也惹不住眼眶中的热泪,那温柔的事物就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不断落下。

    王东来耸肩道:“如果你觉得杀了她,然后给我惹一大堆麻烦是帮我,我没意见。”说完,王东来松开了若寒的手,“现在杀了她吧,对你来说很简单。”

    “我……”若寒看了眼已经毫无抵抗之力的胜男,然后再次将双眼专注于王东来,看到他一脸笑眯眯,但这笑容明显非常牵强地看着自己,心里一痛,扼住胜男喉咙的右手,情不自禁地放开了。

    “把实话说出来吧。”王东来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若寒是想帮自己,事到如今,如果王东来还不明白若寒的心意,那么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煞笔。

    “因为我……”若寒欲言又止,一脸害怕地看着王东来。

    “说出来吧。”王东来抬起双手捧起若寒那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脸颊。

    “我,因为我,我发现,我居然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无赖。”若寒哭得伤心欲绝,语气却是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那个趁我不注意,夺走我贞c的卑鄙无赖,我原本应该恨他的才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傻傻地爱上他……我,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爱上他……”

    若寒喃喃自语道,渐渐止住了哭泣,脸上的表情变得毅然决然,对着王东来微微一笑,可是这时候,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却再次忍不住淌下,顺着下巴,滴落在干燥的水泥地面上。

    “不好意思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果然我还是应该走的。”若寒低下头去,长长的流海遮挡住眼睑,使得王东来无法看清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良久之后,若寒再次抬起头来,脸带微笑,泪水未干:“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不会再出现了。”

    说罢,她脸上带着牵强的微笑,缓缓转身。

    这一刻,若寒感觉自己的双腿仿佛被灌了铅水一样沉重,一步一步,恋恋不舍却又是毅然决然地迈了出去。

    一步,两步,三步……

    当她第四步迈出时,泪水再次落下,这次,却是怎么止都止不住,只能紧紧咬着嘴唇,尽量让肩膀不要颤抖地那么厉害。

    但是很快的,她感觉到有一双手轻轻对着自己的肩膀拍了拍。

    “既然走得这么艰难,那就不要走了。”王东来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若寒身躯不禁一颤,只得咬着牙关,艰难地抬起右腿往前迈去,心里祈祷着:不要,不要再说了,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走了,你再说下去,我还如何有勇气重新迈动脚步……

    “唉。”王东来终于是叹了口气,双手搭在若寒的肩膀上,轻轻把她身躯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而后替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拥入怀中。

    “你想去哪里?”王东来温柔的声音在若寒耳边响起。

    “我……”若寒刚想张口,却是被王东来打断了。

    “不管你想去哪里,我现在都不允许。”

    若寒身躯猛地一抖,缓缓抬起头来,嘴唇一扁,脸上露出又快哭了的表情。

    “你不是问我,在我心里你是什么吗?”王东来笑道,“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背负了太多东西,我无父无母,从小是师傅把我拉扯长大,即使是现在,我都不敢透露我的真实姓名,怕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对于你,对于那些喜欢我的女人,我都不敢向她们保证什么。”

    “既然是这样,你当初又为何对我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没忍住?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你简直不是人,我恨你,讨厌你,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若寒双手紧紧捏成拳头,一边大骂,一边不停地捶打着王东来的胸膛。

    面对若寒的谩骂,王东来却只是平淡地笑了笑,任凭她粉拳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我刚才想通了,你这么喜欢我,如果我再忍心伤害你的话,我真的就不是人了。”

    说完,王东来捧起若寒的脸颊,眼神温柔地看着她:“什么负担,什么仇恨,都他见鬼去吧,这一刻,我只想告诉你6个字。”

    “什,什么?”若寒艰难地问出了这两个字。

    “你是我的女人!”

    当王东来最后6个字出口之后,若寒呼吸颤抖了起来,心里好不容易建起的防线被彻底击垮,“哇”的一声扑进王东来的怀里,说什么都不肯钻出来了。

    王东来再没有说话,而是当着胜男的面,将若寒紧紧搂在怀里,任凭她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衫。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涯海角,都不如两个人能够相拥在一起的每一秒钟。

    说实话,当王东来对着若寒说出“你是我的女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连胜男的心都被小小的触动了一下。

    女人是一种多愁善感的动物,看到王东来和若寒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哭到天昏地暗也不管不顾,她的心里却是无端端地幻想着:要是世界上有一个男人,也能够在自己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候,张开怀抱,让自己哭得像个孩子,哭得忘记了时间,那该有多好啊。

    良久之后,若寒停止了啜泣,抬起头来,想哭,却又忍不住破涕为笑道:“呀!把你衣服给弄湿了。”说完还吐了吐舌头,吸了吸鼻子。

    王东来低下头,把额头和若寒的额头顶在一起,坏笑道:“是啊,好湿哦,没想到你量这么大。”

    “讨厌。”若寒没好气地啐了一句。

    “恩?”旁边的胜男彻底懵了,心想:怎么回事?这两个人刚才不是还闹得生离死别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变这样了?还打情骂俏起来了?

    “咳咳。”想到这里,若寒清了清喉咙,说道,“好了,哭也哭够了,麻烦请跟我回一趟警局吧。”

    说实话,看到王东来和若寒两个人刚才感人的一幕,她的心中也是有些动摇,正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调查下去,但是处于一种警务人员的正义感,她最终还是决定要把若寒给逮捕归案。

    “胜男警官,麻烦帮她把手铐打开吧。”王东来搂着若寒的小蛮腰,对着胜男笑道。

    “请麻烦配合我的工作,让她跟我回一趟警局,她刚才袭击了我,我怎么可能还会打开她的手铐。”胜男语气笃定地说道。

    “那没办法了。”王东来放开若寒,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胜男的面前,而后毫不犹豫,甚至连胜男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手刀将她打晕了过去。

    从胜男姣好的身躯上摸索了一阵,天地良心,王东来在搜她身的时候,一点也没有非份之想。

    找到钥匙之后,王东来替若寒打开了手铐,之后不由分说将若寒拦腰抱了起来。

    “啊——”若寒惊呼一声,小脸红红地将头靠在王东来的肩膀上。

    “你刚才说我是你的什么?”若寒双手挂在王东来的脖子上,一脸甜蜜地问道。

    “你是我的女人。”王东来说道。

    “再说一遍。”

    “你是我的女人。”

    “再说一遍。”

    “你是我的女人乘以一万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