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211章 她哭得像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若寒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整个人有点愣神。

    现在的她还不知道,王东来正在后面大开杀戒,并且已经杀死了除了这名中年杀手之外的所有人。

    “我,我……”原本以为枭已经死去,但是没想到,他闭着眼睛处于弥留之际,嘴唇却是还在兀自的煽动,“我,我爱,我爱……”

    “啪啪!”中年杀手又朝着枭的脑袋补了两枪,这次,枭才真的死了,终究还是没能对着若寒,说出藏在心里7年之久的那3个字。

    “死人,就应该好好地躺在地上才对。”中年杀手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而后将若寒从地上拉了起来,左手扼住她的脖子,右手拿着手枪,黑漆漆的枪口抵在若寒的太阳穴上面。

    “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人质在手,中年杀手脸上露出yin险的笑容。

    站起身子,若寒终于是发现了站在那里的消瘦身影。

    这个消瘦的身影,脸上,手臂上正流着鲜血,本来就非常白皙的皮肤,此刻看起来更是有些苍白,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他的身边,一具尸体被他踩在脚下,虽然身形单薄,但是此刻,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却是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跟你商量个事情,放了若寒,我放你走。”王东来眼睛微微眯起,双手举过头顶。

    “哈哈?”中年杀手脸上露出恶心的怪异笑容,“现在你还有的选择吗?把枪扔掉!”最后一句话,中年杀手脸上的笑意陡然变成了狰狞,左手用力的扼住若寒的脖子。

    看到若寒脸上痛苦的表情,王东来非常心疼,当下点了点头,眼睛眯起,将手枪扔到了地上。

    “双手举过头顶转过身去。”中年杀手命令道。

    “东来你不要管我,你走吧。”眼见王东来为了自己任凭中年杀手命令,若寒眼泪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傻丫头,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走呢?”王东来笑了笑,语气非常平淡。

    “转过身去,不然我就开枪了!”中年杀手用手枪指着若寒的头部,喝令道。

    “别激动,我这就转过去。”王东来依照中年杀手的话,慢慢转过了身去,背对着若寒。

    “你走啊,我又没有让你来救我,你快走!”若寒已经泣不成声,如果自己猜得不错,等王东来转过身去的时候,中年杀手一定会开枪的,到时候别说救自己,就是王东来也要死在这里。

    想到王东来为了自己而死,若寒的心里就感觉到一阵绞痛。

    “快滚,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我只是为了利用你而已,别自作多情了,快滚吧!”若寒着急之下,只得一边泣不成声,一边大骂王东来,让他快点走。

    王东来却是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双手举过头顶,整个人已经完全转了过去。

    眼见王东来转过了身去,中年杀手嘴角微微挑起,脸上露出一个无比yin险的笑容,而后将抵在若寒脑袋上的手枪缓缓移开,渐渐对准王东来的背部。

    眼见这名杀手要下黑手,若寒连忙吼道:“王东来你个笨蛋,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如果为了我搭上自己的小命,一点也不值得。”

    任凭若寒叫得如何大声,王东来却是仿佛置若罔闻一般。

    “你问我值不值得?我想说的是,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愿意救你,即使搭上xing命,仅此而已。”王东来的语气非常平淡,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听到这话后,若寒早已经哭成了泪人,大喊道:“笨蛋,你这个大笨蛋。”

    “是啊,我是笨蛋,正因为我是大笨蛋,所以才想要救你。”王东来脸上闪过一丝决绝的笑容。

    “啪!”这时候,令若寒绝望的枪声响起,中年杀手一脸狰狞地看着王东来,按下了手枪上的扳机。

    子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飞shè而出,与此同时,王东来转过身来,却是没有躲开,那夺命的子弹准确shè入王东来的心口部位。

    “噗”的一声,王东来胸口中弹,踉踉跄跄,却依旧艰难地站立着。

    “真的……不跟我回去吗?”王东来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却还是固执地问道。

    看到王东来胸膛中弹,若寒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最后闭着眼睛,嘴巴大张,歇斯底里地喊道:“我,我要回去,我要跟你回去,你千万不要死啊——”

    “啪!”又是一声无情的枪声响起,又一发子弹击中王东来的心口,两发子弹的落点几乎是在同一个位置。

    王东来如遭雷击,嘴角浮现起一丝决绝的微笑,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说完,王东来终于是站立不住,仰面倒在了地上。

    “东来——”若寒努力地挣扎着,奋不顾身地挣脱开那名中年杀手的束缚,不顾扭伤的脚踝,跑到了王东来的身前,扑倒在他怀里放声痛哭。

    “你别死啊!我不要你死,我要跟你回家,我要做你的妻子,还要相夫教子……”若寒一时间哭得泣不成声,语无伦次。

    她的心里确实有幻想过能够成为王东来的妻子,但是这些在她以为不切实际的想法都存在了脑海里面一直都没有机会说出口,但是这一刻,若寒却是再也忍耐不住,将心声随着哭声一同道了出来。

    那名中年杀手将手枪插入枪套当中,一脸恶毒地走了过来,将若寒强行拽了起来,骂道:“不想让他死无全尸,就乖乖跟我走,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丢了小命,真是活该!”

    “呜——”若寒哭得伤心yu绝,被中年杀手强行拉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却是回头看着王东来,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

    是我害死了东来,是我……若寒心里无声地啜泣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被泪水迷了眼睛的她突然感觉到王东来似乎又站了起来,而后迅速靠近……

    此时的中年杀手还在用力拽着若寒往前走,突然间,他感到右腿一疼,然后就仿佛右腿不存在了一般,失去了知觉,“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中年杀手感觉有些惊讶,“为什么走不动了,为什么我会摔倒?”

    倒地之后,他回过身来,只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人影矗立在那里。

    中年杀手看到那矗立的人影时,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此人是谁?当真正看清他的面貌时,中年杀手彻底震惊了。

    因为那名先前被自己给两枪打死的保镖又站了起来,此刻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中年杀手一脸骇然地吼道。

    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腿,他发现右腿已经完全断裂骨折。

    不过他的反应也算迅速,右手以最快的速度向腰间的手枪摸去。

    但是王东来的速度比他更快,将他伸向腰间的右手轻轻拉住,而后用力一扭。

    “咔嚓!”右手骨头硬生生被折断。

    “啊——”中年杀手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王东来却是置若罔闻,抓起他的另外一只手,用同样的方法用力折断。

    “东来……”若寒擦干眼泪,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王东来,喃喃自语着。

    王东来对着她笑了笑,而后继续将眼神落在那名中年杀手的身上,从他的腰间拔出手枪交到若寒的手中,然后眼睛微微眯起,说道:“这个人,你来处置。”

    若寒接过手枪,想起这名杀手杀了枭,然后把自己当作人质威胁王东来,还从王东来的背后开枪试图杀了他。

    想到这里,若寒脸上终于不再迷茫,右手紧紧握着手枪,满脸的坚定:“死吧。”

    说完,右手食指毫不犹豫地连续扣动扳机。

    “啪啪啪啪啪……”

    一直把子弹shè完,若寒还是机械般地扣动着扳机。

    王东来摸了摸她的秀发,温柔地说道:“已经死了。”

    若寒扔掉手中的手枪,狠狠扑进了王东来的怀里,再次泣不成声。

    这一次哭得更厉害,不只是眼泪止不住,鼻涕口水都一股脑儿地全抹在了王东来的怀里,嚎啕大哭,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王东来强忍着胸口传来的剧痛,将若寒紧紧地搂在怀里。

    “以后,可不许说什么‘让我死心’这种话,如果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以后还拿什么来爱你?”王东来将额头紧紧贴在了若寒的头上,深情款款地说道。

    “恩啊……”若寒一边哭,一边使劲点头。

    要说王东来为什么心口连中两枪却没有事,这个就要感谢国安部最强小组的那一块金子做的证件了。

    早在与影杀斗智斗勇的期间,他就把这块金片放在了心口部位,也是为了防止一个不小心,被影杀狙中胸口死翘翘。

    杀死影杀之后,王东来以为金片已经没用了,想不到到头来,还是挽救了自己一命。

    也正是有这块金片的存在,王东来才敢用胸口去接子弹,继而将计就计,伪造死亡。

    虽然子弹的冲击力shè在金片上依旧非常的痛,但是总比被子弹shè中心脏要好多了。

    抱着若寒足足过了十多分钟,若寒哭也哭够了,小脸红红地离开王东来的怀抱。

    王东来看了一眼不远处倒在血泊当中的枭的尸体,再看了看若寒,却是叹了口气。

    这个枭,也算是一个可悲之人了,暗恋若寒7年,却是苦于杀手组织的制度而无法表露心声,直到临死前想要告诉若寒“我爱你”3个字,却也没能如愿。

    “我爱你。”王东来捧起哭得梨花带雨的俏脸,一脸柔情地说道。

    “你没说完的话,就让我代你说了吧,我以后会照顾好若寒的。”王东来看着枭的尸体,投去一丝歉意的表情。

    “我,我也是……”若寒粉黛微红,再次扑进了王东来的怀里。

    之后,王东来将其余几名被枭的子弹打中,却是一直将死未死的杀手给结果,挖了一个坑,将枭的尸体埋了起来。

    如果今天没有他,自己就不可能找到若寒,如果没有他一开始奋不顾身连开7枪,自己的暗杀行动也不可能那么容易,所以,于情于理,王东来也不能让他暴尸荒野。

    “回去吧。”捧起若寒jing致的小脚,王东来替她把扭伤的脚踝复位,而后轻轻将她拦腰抱起,向树林之外走去。

    “恩。”若寒双手挂在王东来的脖子上,乖巧地点了点头。

    一天之内,用了神速技以及破军,王东来现在的身体非常疲惫,此刻能够站着,也已经非常不易,但是在若寒面前,他却还是强忍着,尽量表现的游刃有余。

    开着车,回到别墅,王东来身上浑身是血,也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