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279章 下面湿湿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王东来说出这3个字不是占口头上的便宜,而是对玉观音发自内心的最由衷的赞美。.. .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王东来现在虽然没有喝酒,不过意识也是迷糊了的,所以说出来的话,肯定是真的。

    把头埋在玉观音的怀里,然后终于是体力不支,倒在了她充满弹姓的大腿上面,晕了过去。

    “哼!这无赖。”玉观音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眼看着王东来把头倒在了自己的怀里,却是没有把他扶起来,而是任由他枕着自己的大腿睡了过去。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玉观音小声地说道。

    昏迷当中的王东来只感觉自己被一个柔弱的娇躯扶了起来,而后一路迷迷糊糊地进了电梯,最后被轻轻放在了床上。

    旁边有一个女孩焦急的声音,但是却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王东来悠悠醒转了过来,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一片漆黑,怀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用手摸了摸,是一个长头发的女生,再向下摸了摸,软软的,挺挺的,还有一个凸起物。

    是胸部……

    感受了一下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左边身子已经恢复了知觉,其它部位除了有点酸软之外,没有特别的损伤。

    计算了一下自己伤势恢复的程度,王东来心中微微一惊:自己有可能已经躺了3天了吧?

    把手轻轻地从女孩饱满的胸部拿开,王东来能够判断出来,怀中的女孩应该是若寒。

    要说王东来是怎么判断出来的,答案很简单,原因有3个。

    第一个是闻香识女人,若寒虽然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但身上却还带着淡淡的处子之香。

    第二是因为王东来刚才碰到了若寒的胸脯,他知道若寒的胸型非常完美,是c罩杯的,很软,很有手感,而且咪咪头也不大,只有绿豆大小。

    当然最关键的是,在c市中,没有哪个女孩敢半夜睡在自己身边还不带文胸的吧?

    所以说第一第二点都是他妈.的扯淡,第三点才是关键啊。

    忍着身上的酸痛,王东来慢慢坐了起来,而后打开灯,看了一眼还兀自睡着,张开樱桃小嘴轻轻呵气的女孩,王东来笑了笑,身边的女人确实是若寒无误。

    若寒很美,尤其是睡着之后毫无防备的她,那小巧的鼻子,粉红色的薄薄的嘴唇,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挣动的样子。

    而且她还有一个习惯,就是睡着的时候喜欢用嘴巴呼气,樱桃小嘴张开来,嘴中的芬芳轻轻呼出,煞是可爱。

    看着看着,王东来却是一个没忍住,轻轻地吻在了若寒的嘴唇上面。

    “嗯……”嘴巴被堵住,若寒发出一声可爱的娇啼,然后瞬间改为鼻子呼吸,那模样真是让王东来有点欲罢不能了。

    眼见若寒居然还不醒来,王东来恶作剧心起,趁着若寒熟睡的时候,躺在她的身后,抬起她修长的小腿,轻轻地把分身送了进去。

    睡梦中的若寒发出一声似是痛苦,又好像愉悦的呻吟,销魂入骨……

    第二天天亮,若寒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有点奇怪,湿湿的,胀胀的,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小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环顾了一下左右,发现床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东来不见了。

    若寒连忙下了床,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一脸焦急地喊道:“东来,你在吗?”

    “在。”洗手间里面传来王东来的声音。

    听到王东来的声音之后,若寒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理瞬间放松了下来。

    她还以为王东来跑了呢,要知道自己的房间走过去没几步,就是那个玉观音的房间,天知道王东来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会不会过去呀。

    感觉到身下那种奇异的感觉,深怕王东来昨天晚上射在了里面,若寒跑到洗手间,对正在洗脸的王东来问道:“东来……”

    只是话到嘴边,却是说不出来了。

    这种羞耻的问题,让她如何问出口?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趁我睡觉的时候把我那个了?

    光是想想,若寒就觉得脸上一阵滚烫,但是万一王东来把东西留在了里面怎么办?不及时处理的话,可是要怀上小孩子的呀。

    虽然若寒与王东来做过好多次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王东来那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庞,她却是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羞怯。

    “怎么了?”王东来将脸上的洗面奶洗尽,看着若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昨天晚上你有没有……”若寒低着头,红着脸,两只小手交织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有。”王东来可不管这么许多,脸皮厚如城墙的他直接道出了答案,“快进来洗洗吧。”

    “啊?你,你真坏,居然趁人家睡觉的时候,那,那样。”若寒一脸委屈地说道,声音越来越小,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都快哭了。

    “好啦,我错了。”王东来嘻嘻笑道,“对了,现在c市的格局怎么样了?”

    那天晚上的战斗,关系着整个z省的地下格局,虽然王东来并不是非常想知道,不过好奇心还是有一点的,当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转移话题,好让若寒不再追究自己的无礼。

    “不知道啊,听说事情闹得很大,还爆发了枪战,具体的我也没问,所有心思都在你这里。”若寒幽怨地说着。

    “哦。”王东来应了一声,心里却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爆发枪战?

    “胡静和孙迦南有没有出事?”王东来问道。

    “那倒没有,昨天晚上还睡在这里。”若寒乖巧地回答。

    两人正聊着,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

    若寒打开门来,就看到一身白色大毛衣的玉观音站在门外。

    玉观音先是眼神掠过若寒,往床上看了看,发现床上空空如也,于是皱眉问道:“王东来呢?”

    “在洗脸。”若寒答道,却并没有要把她放进来的意思。

    王东来此刻赤身,只穿了一条ck牌内裤,若寒可不想王东来的这副样子被别的女人看了去,尤其是这个玉观音。

    这时候王东来也是洗完了脸,听到外面的聊天声,走了出来。

    “大清早的你怎么来了?”王东来问道。

    眼见王东来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出来了,身上那和破戒僧战斗时候留下的淤青还没有完全褪去,那消瘦的身躯,白皙的肌肤,看起来居然是如此的完美,而且沿着上身慢慢往下看,就看到充满弹姓的ck内裤下隆起的事物……

    看到这里,玉观音不由得俏脸一红,嗔道:“大清早的,走出来也不知道穿件衣服。”

    “找我什么事?”王东来难得不好意思了一回,讪讪地笑道。

    “来看看你死了没。”玉观音嘴上没好气地说道。

    “好得差不多了,能够自由行动了。”王东来耸了耸肩,“你等我一下,我去穿下衣服,要不,进来坐一会儿?”

    “那好吧。”玉观音冷着一张俏脸,答应的却是极快,旁若无人地从若寒的身边走过,而后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若寒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气冲冲地走进洗手间洗脸去了。

    耐心地等待着王东来穿衣服,玉观音鼻子动了动,好像是闻到了一股暧昧的气味,心里不由得一荡。

    “我走了之后,叶南天那边怎么样了?赢了吗?”一边穿衣服,王东来一边问道。

    “赢了。”玉观音斜眼看着王东来一眼,“但是中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事故。”

    “哦?”王东来疑惑出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