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332章 好甜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跟她说对不起做什么?”最终,沈佳琦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

    “我有愧于她。”王东来牵强地笑了笑,“不过具体的你还是别问了。”

    在王东来说出这番话之后,楚桑榆如同死灰一般的眼神当中却是微微一顿,坐在沙发上的身子也是微不可查地颤了一颤。

    “哦。”沈佳琦淡淡地应了一声。

    王东来与这个楚桑榆之间绝对有什么事情,虽然王东来让她别问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东来越是不想让她知道,她心里却是越渴求能够得到答案。

    “既然不想吃,那就早点休息吧。”王东来说道。

    楚桑榆不想吃东西,王东来也总不可能强行喂她吧?用灌鸭法?

    这种手段,王东来暂时还不想用,只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考虑。

    当然总归结底,只能说明王东来对于女人心太软。

    一个人在休眠的时候,她身体当中消耗的能量是最少的,王东来让楚桑榆早点睡,其实也是想要让她体内的能量消耗的少一点,好支持到交易的时间。

    来到沙发旁,王东来准备将楚桑榆抱起来的时候,让他以为的是,本来一直毫无动静,犹如瘫痪一般的楚桑榆,却是轻轻将王东来给推开了。

    王东来心里微微一惊,却是没有动作,静静地退了开去。

    楚桑榆慢慢地、旁若无人地走到了桌子旁,王东来马上为她搬来了凳子,扶她坐下。

    接下来,出乎王东来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楚桑榆拿起调羹,舀起一调羹的白粥,放在鼻前闻了闻,而后居然把调羹放进樱桃小嘴当中吃了一口。

    王东来有点欣喜的意思,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

    当楚桑榆将那鸡蛋白粥放进嘴里的时候,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便是好甜,第二个闪现的念头则是好难吃。

    但是即使难吃,已经一天一夜滴水未沾的她,却是紧接着又将第二口白粥放进嘴里。

    在没有碰到食物之前,楚桑榆或许还能够忍受腹中的饥饿,可是一旦吃过第一口白粥之后,那股饥饿的感觉却是瞬间蔓延全身,也不管这碗粥又多么的不好吃,却是一口接一口,一口接一口的开吃了起来。

    她之所以会选择喝这碗白粥,也是因为内心被王东来刚才的话稍微触动了。

    虽然今天一整天,她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但是王东来在她身边照顾她,以及现在亲手给她烹煮白粥以及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她都是看在眼里听在心里的,如果说一点也没有感觉,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当听到王东来说“我有愧于她”的时候,楚桑榆身心一颤,又有了一股要流泪的冲动。

    当下才决定吃一口,就吃一口这个男人煮的东西,可是如今,吃完第一口的她,伴随着食物在口中化了开来,味蕾亲密的感受着那鸡蛋白粥当中的天天滋味,她却是忍不住品尝了起来。

    吃着吃着,楚桑榆的眼泪稀里哗啦止不住地往下开始流淌,滴到了桌上的碗里,再随着调羹吞入腹中而不自知,只感觉这甜甜的白粥当中,有一丝淡淡的咸味。

    眼见楚桑榆一边吃一边哭,王东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能吃饭自然是最好了,起码不用饿死。

    当然了,真到了关键的时刻,王东来也不会真的把她饿死,至少有很多种方法能够强制性让她开口,只不过手法有点粗暴,在身心都受到打击的楚桑榆面前,王东来不到万不得已还不想使用。

    不一会儿,一碗粥就被楚桑榆吞噬殆尽,一旁的沈佳琦看着楚桑榆一口一口将王东来亲手煮的白粥吞入腹中,心中一阵一阵的不舍。

    这可是王东来第一次煮的东西,自己居然没有品尝到第一口,这种极具纪念意义的东西,即使味道不好吃,也要硬着头皮吞入腹中才行。

    本来都可以吃到了,只怪自己太心急,这粥没吃到,反而还烫伤了嘴唇,现在都还一阵刺痛。

    想着想着,沈佳琦突然的就想通了,脸上一喜:“这样也好,第一次吃王东来亲手煮的东西,就被烫伤了,这种深刻的回忆,也算是具有特殊的含义了吧。”

    王东来不知道沈佳琦心里的念想,眼见她把粥给全部喝完了,心中终于是放下了一块大石。

    “既然肯喝自己的粥了,那么她应该也快要从昨天晚上事情中解脱出来,快要想开了吧?放了她之后,希望她不要再来跟自己做对了。”

    将楚桑榆柔弱无骨的身子抱了起来王东来这时候才发现,她脚上捆绑着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了,怪不得刚才她能够行走了。

    只是王东来一直非常的疑惑,自己打的结,没有这么容易就被解开吧?楚桑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楚桑榆的身子,真正可以用柔若无骨来形容,非常的娇弱和松软,王东来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团棉花糖一般毫不费力。

    楚桑榆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侧脸。

    打开小木屋的门,将楚桑榆轻轻地放在床上,王东来看了一眼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楚桑榆,耸了耸肩,笑了笑。

    楚桑榆适时地转过头去,没有和王东来的双眼接触时长超过1秒钟。

    “不要把我绑起来吗?”楚桑榆将头转向一边,看都不看王东来一眼,语气冰冷地说道。

    “只要你不跑的话,我可以考虑不绑你,反正你绑不住你。”王东来也是发现了楚桑榆金蚕脱壳的功夫练得如火纯清,所以并不打算再讲她绑起来。

    不过不绑她的代价就是,之后的日子里,王东来都要一步不离地跟着她了。

    再看沈佳琦那边,把桌子上外卖吃剩的垃圾收拾完毕,倒进垃圾桶之后,看着桌子上孤零零的那一个原先盛满白粥的碗,抱怨道:“吃完东西,连碗都不洗。”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碗和调羹,向厨房走去。

    看着那碗里还有点剩下的白粥,沈佳琦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人之后,把碗凑到嘴边,却是伸出鲜艳的丁香小舌,在碗的边缘位置轻轻舔了一口。

    “好甜啊——”沈佳琦心中想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