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375章 掠夺圣女贞操的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东来的身上发生这种古怪的事情,唐巧巧怎么可能不担心,一开始,她还以为王东来开玩笑的,是恶作剧,可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像。

    跟沈佳雪、王依依和楚晓晓说了一声身体不舒服,王东来打的回到了别墅当中,然后开着车向h市之外行去。

    如果第一次昏厥是巧合,那么这一次,绝对是有问题了。

    自己身上发生如此古怪的事情,没有人比王东来更加的重视,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家里那个美女师傅,想要让美女师傅看看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想到任务没完成,美女师傅可能会怪罪自己,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打算让花姐看看自己到底怎么了。

    也幸亏王东来没有去找美女师傅,不然准会被打得体无完肤,不是因为任务没完成而打他,而是因为他身上所发的怪异的事情。

    因为这个东西,有很深层次的含义在里面,现在的王东来不懂,而美女师傅却有所耳闻。

    远在h市之外的破旧旅馆当中,楚桑榆晒着太阳,坐在旅店大门口,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自言自语道:“这几天为什么会感觉到心绪不宁?”

    两个小时之后,王东来来到了旅馆当中,此刻,花姐和那楚桑榆正坐在椅子上晒着太阳。

    两个人都是非常美丽的人儿,不同的是一个比较风韵,还有一个则是非常的妖娆。

    此刻楚桑榆能够如此休闲地晒着太阳,那么足以说明花姐应该没有折磨她了。

    “砰!”

    将车门关好之后,王东来脸带笑意,走到了两人的面前。说道:“能够看到你们和睦相处,我就放心了。”

    “你,你怎么来了?”看到王东来过来,楚桑榆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讨厌这个夺走自己贞操的男人。但是好几天不见,此刻突然的造访,却是让她没来由地感觉到一丝惊喜。

    “有些事情要找花姐,怎么样,我不在的这几天,还习惯吗?”王东来问道。

    “非常习惯。你一来,就不习惯了。”楚桑榆嘴硬道。

    “没事,我打听点事情就走,应该不会待太长时间。”王东来笑道。

    花姐是出了名的百事通,这也是王东来没有去找美女师傅的其中一个原因了。

    “突然到花姐这里来,有什么事吗?”花姐的声音依旧是这么的好听。酥麻入骨,王东来敢保证,只是听着她的声音,也会醉。

    “花姐,我想问你点事情。”王东来看了不远处的楚桑榆一眼,“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到底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花姐疑惑道。站起身来,把一只手搭在王东来的肩膀上。

    楚桑榆转过头来,看到两人亲密的举动,却是心里没来由地一紧。

    虽然非常的讨厌这个男人当初无情地夺走了自己的身子,但是想起他之后囚禁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为难自己,而且自己生病了还耐心的帮自己医治,更是在面对宁家的逼婚时,奋不顾身的出手将自己救了出来。

    虽然心里不愿承认,但是楚桑榆却是发现,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的恨意正在逐渐的减弱。

    如今。看到那貌美的花姐与王东来之间那亲昵的举动,却是没来由的心里一酸。

    王东来整个人一颤,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

    “怎么了?”花姐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问道。

    “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脏抽了一下。酸酸的。”王东来皱了皱眉,“花姐,我身上好像中诅咒了。”

    当下,王东来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跟花姐说了一遍,当然了,主要是从沈佳琦房间昏迷之后说起。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我好像不能近女色了。”

    听完王东来的叙述,花姐非常地生气,用手中的扑扇狠狠地抽打着王东来,怒道:“你上次是怎么跟我说的?你不是说你还是处男吗?我让你骗我,我让你骗我,看我不打死你……”

    “花姐你先住手,听我说。”王东来无语道,想不到事情没解决,反而惹得被花姐一阵毒打。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花姐只是用她那扑扇搭在自己的身上,但却是犹如被皮鞭抽了一般,火辣辣的疼。

    要知道,一般的皮鞭,对于王东来如今这副千锤百炼的身躯,也不一定就这么疼啊。

    一旁的楚桑榆看着两人在那边你追我赶,不悦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都爬上别人的床了。”花姐越说越生气,最后语气当中竟是带着一丝哭腔在里面。

    这王东来就感觉到郁闷了:“花姐,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姑姑啊?你难不成真的喜欢我?”

    “你说呢?不然我从小到大这么袒护你干嘛?你师傅打你骂你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处处都护着你?只是那时候你还小,我没有告诉你而已,想不到现在你却跟其他的女人……”花姐越说越激动,用扇子指着王东来的鼻子。

    王东来有些无语,一个长辈,居然一直都喜欢自己,这也太丧失了吧?

    “我不是还没有跟她做吗?”王东来只得求饶道。

    “我不准你再跟那个女人来往,不然我不但打你,还告诉你师傅去。”花姐前后反差也太大了,本来成熟娇媚处事不惊的一个美娇娘,此刻却如失恋的少女一般泫然欲泣。

    “好的好的。”王东来连连点头答应,此刻有事相求,还是顺着花姐一点为好,“花姐,你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我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旦心中有,就会心痛?厉害的话,连大脑都会剧痛不已。”

    “你这种情况,是做了什么坏事之后惹上的?”花姐眼睛红红的,一脸幽怨地看着王东来。

    “坏事?没有啊?”王东来皱眉道,然后细细想了想:期间,自己跟宁家的人有过接触,难道是宁家的人搞的鬼?

    想到这里,王东来将自己跟宁家的人接触一事告诉了花姐。

    “宁家?哪个宁家?”花姐似乎对这个家族不陌生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宁家,那宁家的人是来找她的。”王东来用手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正偷偷打量着自己两人的楚桑榆。

    “楚桑榆。”王东来叫道。

    “干嘛?”楚桑榆皱眉回应道。

    “麻烦你过来一下。”王东来语气淡然地说道。

    “干嘛?”楚桑榆不耐烦道。

    “哎呀你过来一下就好了。”王东来急道,然后跑过去将楚桑榆从座位上扶了起来,将她拉到花姐的面前。

    “你跟花姐说说,那个宁家到底是什么来头。”王东来一脸讨好道。

    “说了你们也不会知道的。”楚桑榆双手环抱在胸前,不悦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知不知道?”王东来急道,“算我求你了,好吗?”

    面对王东来脸上哀求的神色,楚桑榆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一软,只得哼了一声,说道:“算了,反正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就告诉你们好了,是二重境界里面的宁家。”

    “二重境界?”王东来和花姐两人面面相觑。

    “我说了你们不懂,现在信了吧?”楚桑榆没好气道,然后转身,重新做回到座位上面。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王东来和花姐之所以会面面相觑露出惊讶之色,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太了解了。

    而之所以感觉到惊讶,是因为二重境界这个词,一般人怎么可能会知道?

    像现在王东来和花姐所在的世界,被他们叫做一重境界,这种叫法,只有处在其它重境界的人才懂,以及少数几个一重境界当中的人知道,一般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解的。

    那么也就是说,楚桑榆可能原本就是二重境界当中的人?

    王东来几乎是跟花姐同时猜测到了这个可能,花姐将王东来拉到一旁,问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原本我还以为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

    “听那宁家的人说,她的全名好像是叫端木桑榆。”王东来回忆道。

    “端木桑榆?端木……端木!”花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拿着擅自对着王东来的后脑勺就是狠狠来了一下,直接将王东来给打趴在了地上。

    花姐和王东来那个美女师傅是一路人,她们的实力谁高谁低王东来不清楚,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绝对不会是她们两个人其中一人的对手。

    所以这一下被毫无预兆地打倒在地,王东来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意外。

    “你还说你是处男?”花姐怒道,这一次是真的发怒了。

    “怎么了?”王东来躺在地上,可怜兮兮地说道。

    “端木一族,是二重境界当中曾经的大家族,比之现在的宁家还要繁荣昌盛,他们族中的圣女身上有一个守宫印记,如果哪个男人与圣女修成正果结合在一起,并孕育出新生命,那么期间,他们的血脉便被强制性地融合在了一起,不得做出背叛对方的事情,不然的话便会头痛难当,心痛无比,这是一种告诫,也是一种教训!”

    花姐越说越生气,最后用扇子指了指躺在地上一脸麻木的王东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