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398章 奇耻大辱!(第5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王东来穿着一条牛仔裤,虽然系着皮带,但是依旧让宁别篱小巧的双手伸进了裤子里面,然后就触碰到了王东来的内裤。.. :.

    “你要做什么?”王东来有些惊慌了起来。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你这副紧张的样子。”宁别篱放声大笑道。

    此刻房间的大门是关闭着的,而且这里是楚桑榆的别墅,主人不在家,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宁别篱之后对王东来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来打扰。

    王东来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宁别篱的双手紧贴着自己的亵裤,然后轻轻松松就抓住了自己那传宗接代的事物。

    宁别篱的双手非常的柔软,王东来只感觉下身犹如被过了一道电流一般,顿时小王东来便开始有了反应。

    本来,这种艳事,王东来自然是不会拒绝,可是如今,对象是宁别篱,而且还是自己被绑在椅子上,自己被调教,这种奇耻大辱,王东来怎么能够忍受?

    如果今天宁别篱真的把王东来怎么样了,这是对王东来来说,莫大的耻辱。

    被女人霸王硬上弓,如果换做是你,你接受的了?

    不管你接不接受,反正王东来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再加上现在的他还有端木一族的咒印缠身,要是真的被眼前这个女人圈圈叉叉,明天早上还不赤身果体暴毙家中?

    “你住手!”王东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宁别篱狡猾地笑着,然后伸出火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王东来的耳朵。

    这些事情,一般可都是男人干的,王东来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居然会被女人给反调教。

    王东来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骂道:“你是不是xing饥渴?你饥渴你tama找你那5名侍卫去啊?缠着我干什么?你……”

    王东来还要骂下去,却是不料小王东来被宁别篱给狠狠地捏住了。

    不是握住,而是捏住!

    “呃……”脆弱部位被袭,王东来一时语塞。

    “再骂啊?”宁别篱将脑袋紧紧地贴在王东来的脸上,一脸得意地笑道。

    王东来不敢再说话,生怕这宁别篱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王东来有理由相信,这个女人的心理绝对是个大变态!

    眼见王东来不说话了,身子气得发抖,宁别篱将手从王东来的裤裆里面伸了出来,而后一只手搭在王东来的肩膀上,整个人从他的身后绕到了前面。

    “我就说有很多种办法对付你,你还不信。”说完,用食指点了点王东来的额头,充满着一股诱人的魅惑力。

    可是此刻,在王东来的眼中,这宁别篱怎么看怎么可恶。

    “哼!”王东来怒哼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宁别篱却是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整个人毫不忌讳地坐到王东来的大腿上,一只手趴在王东来的肩膀上面,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王东来,说道:“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就不折磨你了,放了你怎么样?”

    王东来皱了皱眉,与宁别篱双眼对视,看到她脸上那玩味的笑容之后,嘴角牵动了一下,嘲讽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宁别篱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双手抱住王东来的脖子,嘴唇凑到王东来的耳朵旁,吐气如兰道:“端木桑榆在哪里?带我找到她,本小姐就放了你,如何?”

    宁别篱的语气非常轻,就仿佛是在轻轻对着王东来的耳朵呼气,朱唇微启之间,有几次因为嘴唇的煽动,不时地碰到了王东来的耳朵,这种似有似无的触碰,让王东来差点迷失当场。

    “呵呵,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如果王东来猜的不错,这次宁别篱的真正目的,是来找楚桑榆的。

    王东来不是傻瓜,如果真的告诉宁别篱楚桑榆的下落,那么自己可以说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到时候自己就会变得比现在还要被动,就犹如待宰的羔羊,只能任人摆布。

    到时候,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肉体折磨了。

    “我无所谓,反正你现在在本小姐的手里,等把你调教得听话了,到时候你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我。”宁别篱俏丽的脸上浮现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王东来的嘴上滑过。

    王东来闭上眼睛,脑海中尽量保持一片清明。

    宁别篱从王东来的腿上站了起来,而后居然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把巴掌大小的剪刀,顺着王东来的胸口一路滑向了王东来的裆部。

    这时候,如果王东来说不害怕,那么肯定是骗人的了。

    男人最害怕的几种武器:剪刀,牙齿,菜刀。

    其中尤以剪刀最是恐惧,看到之后双腿打颤,蛋疼菊紧,几欲逃离。

    此刻眼见宁别篱居然拿出了一把巴掌大的锋利剪刀,王东来哪里有不怕的道理?

    “你要做什么?”王东来故作镇定地说道。

    “你说呢?”宁别篱却是留给王东来一个充满恐惧的悬念。

    拉开王东来的牛仔裤拉链,宁别篱双手伸了进去,而后将王东来的宝物给掏了出来。

    看着眼前无精打采的小王东来,宁别篱柳眉微皱,骂道:“没用的男人。”

    王东来不敢顶嘴,心里却是暴跳如雷,只得咬着牙,忍受着这般屈辱。

    宁别篱将剪刀分开来,将小王东来放在剪刀当中,只要她的手在剪刀刀柄上稍稍用力,那么王东来绝对是“喀嚓”一声人头落地的下场。

    “喂喂喂!”看到这一幕,王东来彻底慌了,坐在椅子上一阵挣扎,可惜双手双脚被绑,却是根本挣脱不得。

    如果是以前的王东来,要挣脱这些绳子倒也不难,可惜如今的他使用了神速技,导致体力透支过度,身体正承受着神速技所带来的副作用,再加上肚子里面一阵绞痛,根本就使不出力气。

    “怕了?”看到王东来脸上惊慌的表情,宁别篱欢快地笑了起来,“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王东来整个人气得瑟瑟发抖,却是不敢吭声。

    一只手握着剪刀刀柄,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握住王东来的小兄弟,宁别篱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得意道:“说你喜欢我。”

    “我……”王东来怒视着宁别篱,奈何此刻被对方抓住了把柄,只得忍气吞声道,“说不出口。”

    “哈哈哈哈……快,叫我主人。”宁别篱一脸的兴奋。

    “哼……”王东来将头转向一边。

    虽然此刻心里正担惊受怕,但是让王东来说出那些话,倒不如直接来个干脆,王东来也是个有骨气的人,绝对不会屈服在宁别篱的银威之下。

    虽然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兄弟被宁别篱掌握在手中,而且下面还有一把剪刀随时有可能咔嚓一刀剪,这种既害怕又刺激的感觉,使得王东来的兄弟渐渐开始有了反应,竟是立了起来。

    “嘴上说不愿意,身体却是很诚实。”宁别篱笑道。

    “你杀了我吧。”王东来闭着眼睛,毅然决然地说道。

    “杀了你?那我还如何取乐?我可是要将你调教成我的男宠的。”宁别篱脸上浮现出狡猾的笑容,眼见王东来的分身已经挺立的非常之大,当下不再犹豫,用舌头轻舔了一下,竟是含了进去。

    王东来闭着眼睛,瞬间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包围住了自己,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硬是忍着没有睁开眼睛。

    感受着那种吸力,温热,柔滑的感觉,以及那冰冷的剪刀不时地触碰着自己的分身。

    在这种紧张、害怕、彷徨、兴奋等等错综复杂的情绪之下,王东来竟是只坚持了大约2分钟,便感觉到下腹升腾起一股火热的能量。

    立时精门打开,喷薄而出。

    那宁别篱仿佛知道王东来的一举一动,早就已经将小嘴松开。

    瞬时间,宁别篱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旺旺雪饼。

    完事之后,王东来喘着沉重的气息,睁开眼睛,怒视着宁别篱那一脸得逞的歼笑。

    “不错,坚持了两分钟,一般的男人,可是连30秒都坚持不到。”宁别篱仿佛非常满足。

    “杀了我吧。”王东来哀求道,与其这样受辱,还不如一死痛快。

    “杀你?我可舍不得,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这么好的宠物,在还没有玩够之前,说什么也不会让任何人从我身边抢走你。”宁别篱笑道。

    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块手帕,将脸上的异物擦干净,宁别篱踱着优雅的步子,而后当着王东来的面轻轻地解开了自己身上的白衣青衫。

    顿时间,一具完美雪白的酮体就呈现在了王东来的眼前。

    “你他吗到底要做什么?”王东来怒道,已经有点忍无可忍了。

    “放心,我只是想去洗个澡而已,你既然与那端木桑榆发生了关系,身体当中自然是中了他们一族的咒印,等我玩够了,才会杀了你,在此之前是不会让你死的。”宁别篱露出一个恶魔般的微笑,之后进入了浴室当中。

    王东来整个人气得瑟瑟发抖,这恐怕是他一生当中受到的最大的耻辱。

    没有之一!(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