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调教女神 第544章 小嘴对小嘴交叉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嗡——”只见天花板上,那些原本的通道开始纷纷闭合,王东来几人所处的地方,完全被隔断了起来。

    众人全都提高了警惕。

    “嘶——”很快的,耳旁便响起嘶嘶的声音,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泄露了。

    “不好,是催眠瓦斯!”酉鸡惊呼道。

    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愣,除了王东来。

    催眠瓦斯,也属于有毒气体的范畴,毒物,对于王东来的身体是丝毫不会起作用的。

    但是这催眠瓦斯对于王东来没用,对寅虎、未羊和酉鸡就不一定了。

    对方负责指挥的那人,心机很深啊,先是故意设置一点点障碍,诱敌深入,而后把人困在里面,封闭空间,之后用催眠瓦斯收尾,,几乎可以说是不费一笔一卒。

    不过有王东来这个变数在,对方注定只会以悲剧收尾。

    大门面前的空间不大,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小,催眠瓦斯很快便充斥了整个空间。

    “怎么办?”酉鸡问道。

    “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王东来笑道。

    瓦斯比空气轻,所以王东来等人蹲在地上,倒暂时相安无事,不过很快整个空间就要被瓦斯填充完毕,到时候只能不呼吸拖延时间了。

    “什么办法?”酉鸡好奇地问道。

    “嘴对嘴。”王东来嘻嘻一笑,一点也没有大难临头的样子。

    “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正经一点?”酉鸡不悦道。

    “我是认真的,待会儿瓦斯下来之后,我们在肺里保持足够的氧气,到时候嘴对嘴呼吸,应该还能够再坚持一会儿,那个角落看到了吗?”

    王东来指了指不远处一块突起的地方:“那里能够避开摄像头的视线,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一个小时以上,里面的人肯定会来确认我们是否已经晕过去,到时候便是突破口。”

    王东来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细细一想,他说的也对,利用肺里的空气,交叉呼吸,能够让众人再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虽说通过呼吸系统,人体会排放出二氧化碳,但是轻微的二氧化碳,还是不足以致命的。

    当然了,这种方法,只能维持几次而已,人每次呼出气体,二氧化碳便会增多,而一旦这一口气当中所包含的二氧化碳含量变高,人体吸入的话,轻则头晕目眩,重则致死。

    “我拒绝!”酉鸡想也没想,就否决了王东来的这个提议。

    王东来并非是想要占她的便宜,如果有可能让酉鸡保持清醒的状态,又何必使她晕过去,到时候敌人来的数量多的话,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救的了他们3个,所以少昏迷一个是一个。

    “你是想被我亲,还是昏迷之后被敌人圈圈叉叉?”王东来一脸严肃地问道。

    对于女孩子来说,失去初吻,总好过吧?不过对于圈圈叉叉很是幻想的某些青春期肥猪流少女,那么就另当别论了,不过酉鸡这年纪,应该是脱离了无端的xing幻想阶段了。

    “亥的提议,我觉得可以一试。”说话的是未羊,“与其被敌人抓住,不如多一些抗争,至少能够有活命的希望,要是被这个反xx小组抓到,那么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无限的折磨。”

    “折磨?折磨我倒是不怕,最怕的,还是被他们获取到有关于我们xx小组的信息,到时候对于我们小组,乃至国家,都将会非常的不利。”王东来赞同道。

    “要我跟她交叉呼吸?”寅虎指了指酉鸡,一脸的老大不情愿。

    “老娘没说要跟你!”酉鸡怒道。

    “那是要跟我吗?”未羊也来插了一脚。

    “一个也不会的,我宁愿晕过去,你们3个到时候互相交叉呼吸吧,要是能够脱险,把我救出去,如若不然,就杀了我,以免让我被敌人抓到,从我的脑海中获取信息。”酉鸡当机立断说道,不愧为女中豪杰,宁死不屈。

    王东来3人面面相觑,王东来叹道:“随便你吧,临死前,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一直执着于我的姓名?”酉鸡问道,不过这次的语气,并没有像一开始那样不耐烦。

    自己几人被困在这里,而今催眠瓦斯正在逐渐的填充这个空间,几人能够逃出去的几率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而交叉呼吸,也只不过是在微弱的抗争而已。

    所以说,不知道未羊和寅虎是怎么想的,反正酉鸡已经是抱着一死的念头了,也正因为如此,语气才会平淡了起来,这是一种看淡生死的决然,只有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最为强烈。

    “为什么吗?只是因为我想跟你交朋友罢了,另外,可能是处于一种好奇吧,因为我对你还是挺有好感的,像你这样彪悍的女人,到底会是何种霸道的名字呢。”说到这里,王东来笑了笑,“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我没说。”

    话落,王东来的脸上露出沉重的表情:“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应该要没机会了,所以呢,还是说了吧。”

    听到王东来说到此处,酉鸡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生死存亡的时刻,如果有个男人向你表白,那么很大可能是会被接受的,因为共患难之后的情感,可以说是坚不可摧。

    看着王东来充满深情的眼神,以及这生死关头的气氛,酉鸡确实以为,王东来要向自己表白了,不由得俏脸一红。

    酉鸡很少脸红,因为她小时候一直跟男孩一起长大,也把自己当成了男孩子,并且自认为不输给任何男人。

    而且小时候的她,还问过一个非常白痴的问题。

    当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小丁丁之后,非常好奇,于是问一名贤者:“为什么我没有小丁丁?”

    贤者答:“等你长大了,会有很多小丁丁的。”

    这个回答,酉鸡一度非常坚信,但是到了如今20多岁,却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小丁丁,不禁感觉到是被那个贤者戏耍了。

    所以说,不怎么会脸红的她,此刻,在面对王东来的时候,却脸红了,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说。”酉鸡故作镇定地说道,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期待的。

    “共患难一场,不是吗?也算是患难见知己了吧。”王东来笑了笑。

    “知己?”酉鸡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悦,本来她还以为王东来会向自己表白来的,当然了,自己不见得会答应他,不过呢,临死前能有一个爱慕者总归不是坏事。

    “你以为我要说什么?我可是把你当成朋友来看待了,就不能对朋友报上名号吗?”王东来略显失望地说道。

    “算了,不想告诉你。”酉鸡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了别说了,瓦斯马上就要下来了。”未羊率先趴在了地上,好让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地面上,做最后的一丝挣扎。

    寅虎也是趴了下去,大大地吸了最后一口气,而后不再呼吸。

    “我的名字呢叫做王东来,你可以不用叫我亥,听着怪别扭的,如果你不想告诉我名字,那么我也就不问了,要活下去啊。”王东来温柔地笑了笑,而后猛吸了一口气,不再呼吸。

    “如果有命出去的话,我会考虑告诉你的,所以想要知道我的名字,就努力的活下去吧。”酉鸡咬了咬嘴唇,终于松口了,说完之后,还对着王东来竖起一根大拇指,仿佛是为了激励他。

    王东来也挑起大拇指,作为回应。

    “你也别死了。”将嘴巴附在酉鸡的耳旁,王东来轻声说道。

    酉鸡双眼一瞪,王东来连忙住口,以最微弱的吐气量说道:“好了,不说了。”

    嘴上确实是没有再说了,小手却很不老实,拍了拍酉鸡的肩膀,也算是无声的鼓励了吧。

    “这个魂淡男人。”酉鸡心里暗骂了一句。

    终于,这片空间内全部都被瓦斯给填充完毕,所有人都憋着气站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所有人都在做最后的挣扎,不动,是因为不想浪费体力,而让憋气能够多持续一些时间。

    但是,暴露在摄像头之下的他们,无论坚持多久,里面的人都不会有所行动的,只有等他们倒下之后,才会出来清场。

    1分钟,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都是那么的久远,所有人的心里都开始暗自着急,这样下去,也就只有成为阶下囚一条道路而已。

    “我忍不了了,与其等死,不如拼一把吧。”寅虎一脸盛怒,额头青筋暴起,整个人怒发冲冠,右手的手臂不断膨胀,一直扩充到普通人3倍大小,涨破了袖子,露出古铜色结实的肌肉。

    那上面的肉块,犹如岩石一般坚硬。

    “啊——”寅虎爆吼一声,向那面防爆破大门冲去,而后充满爆炸性力量的一拳,直接砸向大门中央处。

    “轰——”这一声巨响,足以震裂一个人的耳膜,王东来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双脚所站立的地面,都不禁开始一阵摇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