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博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 亲殇之忆(上)
    ;

    “喂,你们说完了没有,还不快过来帮忙?——”然而,院子里气氛和睦,院外的祁雪音一边拖着货物箱,一边冲孙云喝道,“自己身为镖局少主,可以不做事了吗?——”

    “这个丫头,还真是没完没了了……”好不容易缓和一阵,情绪一下子又被祁雪音拉低了,孙云拇指指了指祁雪音,冲任光等人调侃说道,“对鹃儿和那个疯丫头……看见了吧,这是女孩子的差距——”说完,孙云一脸不好气地往门外走去。

    任光等人听了,在一旁不禁暗暗好笑。

    杜鹃见了,不禁好问道:“那个女孩儿是谁?”

    “是前两日来我们镖局委托的姑娘,听少主说,好像是叫‘祁雪音’,样子像是杜姑娘你大点儿……”林景在一旁应声答道,“不过最关键的,她是察台多尔敦的同门师妹——”

    “察台多尔敦的……师妹?”杜鹃听了,不由吃惊一句。

    “是啊,没想到吧……”林景挠了挠头,略显苦恼说道,“真不知道留这么个姑娘在身边,是福还是祸,也不知道少主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意她暂住在咱们镖局……”

    “我觉得挺好的啊——”然而,杜鹃却是一脸乐观说道,“除我以外,镖局里总算又来了个女孩子,我想一定会以前更热闹些吧……”

    “喂,你听清楚了吗?她可是察台多尔敦的师妹,和那个察台多尔敦关系很近……”林景继续提醒道,“她自己都亲口说了,她来大都的目的,是为了等机会回察台王府见她的师兄……我们镖局原来和察台王府有间隙,要是让她暂住在这里,万一……”

    “这有什么,难道云哥不是察台家的人吗?”杜鹃则是十分信任祁雪音道,“再说了,我和云哥在察台家待了一个多月,我自己都还和察台多尔敦一对一聊过话,他也没我想象的那么坏,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我相信祁姐姐是个好人——”

    “你也太乐观了吧……”林景看到这里,不由耷拉着眼神说道……

    “嘿咻……嘿咻……”院外忙活了几刻,小北等人把东西搬进后院后,早早准备等待着晚餐,唯独祁雪音一个人来回搬了好几趟,而且还都是些“重家伙”,纵使祁雪音武功再高,一个女孩子这么来回几次,身体也吃不消。更可气的是,孙云还在一旁看着,真不知道是在监督她,还是在嘲笑道。

    “嘿——”祁雪音将箱子落倒在地,实在受不了了,双手叉腰冲孙云斥道,“你到底要不要脸啊?特意挑最重的‘家伙’给我搬,还是来回几趟……”

    “抱怨什么,这是对你装病的惩罚——”孙云则是坏坏一笑,像个教官一样手持鞭子教唆道,“再说了,你都在车睡一天了,让你起来干个活,哪儿那么多废话?最后一趟了,动作快点,要是再偷懒,今天可没你的晚饭——”

    “你给本姑娘记着!——”祁雪音气急败坏一句,转身气冲冲跑到院外,去搬最后的东西。

    孙云则是不以为然,继续露出“嘲讽”的目光。

    “这样不好吧……”心地善良的杜鹃在一旁见了,可怜说道,“怎么说祁姐姐都是个女孩子,这么刁难她实在太‘无情’了……”

    “呵,你懂什么?这丫头在路,不知道有多狂妄,明明好吃懒做最多的是她,还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把我们当下人使唤……”孙云将鞭子捆成一团,继续指使道,“对付这种家伙,得让她多吃吃苦头,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自己是王母娘娘了——”

    “扑哧——”杜鹃听到这里,忍不住偷笑一声。

    “要是祁姑娘真这样住在我们镖局,那日子可有得受喽……”林景料想祁雪音来到这里,和孙云天天吵东吵西,镖局的日子恐不“安宁”,双手抱头碎叨一声……

    “嘿……嘿……额嗯——”终于搬完最后一个箱子,祁雪音随手一甩,两手叉腰呼呼喘气道,“事情办完了,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孙云满不满意不知道,但祁雪音肯定是一肚子的不满。

    “嗯,不错不错,该听话的时候还是挺听话的嘛……”孙云乐呵一笑,又故意说道一句。

    “你说什么?——”祁雪音听出了孙云的“嘲讽”,忍不住斥问道。

    “好了好了,祁姐姐,别再吵了,你来我们镖局,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和和睦睦的嘛……”杜鹃拄着拐杖,走到祁雪音身旁劝说道,“而且你是察台多尔敦的师妹,云哥又是察台多尔敦的弟弟,算起来你们也当是兄妹相称不是吗?”

    “呵,谁稀罕啊?”然而,祁雪音似乎气尽未消,继续双手插间道,“你见过有那个做哥哥的,让妹妹干苦力活的吗?小心眼,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等老了以后肯定是个秃头——”

    “你说什么?”孙云听了,也不禁斥驳道,“还怜香惜玉呢,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成色的,没把你这块破石头扔罐子里不错啦——”

    “越吵越糟……”杜鹃听着二人的“争执”,只能在一旁尴尬的傻笑。

    “诶,这个妹妹是……”闹腾了半天,祁雪音这才注意到自己身旁这个陌生的姑娘,不禁转头疑道。

    “噢,我叫杜鹃,祁姐姐,你住在我们镖局,以后我们是朋友了——”见祁雪音主动提起了自己,杜鹃拄着拐杖,还是很友好地热情招呼道。

    祁雪音不自觉望见了杜鹃落残的双脚,想起昨日孙云为自己包扎时,对自己亲口说过的话,不禁点头道:“噢,我想起来了,云公子提起过你,你是……”一边说着,一边指向孙云的方向。

    “嗯嗯……”杜鹃以为孙云把一切都告诉她了,连连点头道。

    “对,他说过的,你是他的老婆——”然而,谁能想到祁雪音竟脱口而出这么一句。

    此话一出,孙云和杜鹃二人顿时脸红,尤其是杜鹃,顿时害羞得不敢抬头,连话都吱不出一声。

    “喂,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了?!——”孙云当然忍不住,脸红尴尬地“斥责”一句。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她是个温柔却不失坚强,无论何时何地都为别人着想的女孩儿……”祁雪音倒是一点不遮掩道,“我还问过你的,怎么会对她那么痴情……”

    杜鹃在一旁听了,脸都红透了,拄着拐杖默默低头不敢正视二人。

    “那也不能……断定我们俩是……‘那种’关系啊……”孙云红着脸,也不由吞吞吐吐尴尬道。

    “噢,这样啊,看来这个杜姑娘,是你放不下的可人……嘿嘿,这回抓住你的把柄喽……”祁雪音说到这里,不由冲孙云坏坏一笑。

    “什么把柄?……”孙云知道祁雪音一定又有坏主意,不禁提升一句。

    祁雪音继续露出坏笑的表情,故意走到杜鹃的身后,轻轻拍了拍杜鹃的肩膀……“这样,我决定了——”祁雪音突然半伏着身子,像是故意使坏一般,“躲”在杜鹃身后,冲孙云露出“鄙夷”的目光道,“从今以后,我和杜姑娘睡一个屋了,正好也解决了住宿的问题……”

    杜鹃听到这里,心头不由莫名一暖。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同意——”然而,孙云听到这里,毫不犹豫阻止说道——她知道祁雪音暗地里对自己有仇恨在身,平时又对自己乖张不放,和杜鹃在一起像是绑了一个“人质”一般,孙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

    “你管我呢……算你是来运镖局的少主,也没权利管女孩子睡觉的问题吧?”祁雪音伏在杜鹃身后,还故意冲孙云作出鬼脸道。

    “这绝对不行,我不能答应你和鹃儿睡在一起!——”一谈及这件事情,孙云似乎非常激动,不停摇头阻止道……

    “不是两个女孩子睡在一块儿吗?杜姑娘自己都不在意她的身世,少主为什么要这么生气……”林景在一旁“看不懂”,挠头傻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过心仪的女孩儿……”任光像是似懂非懂的样子,故意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鹃儿,你别理她,听我的,别和她睡在一屋——”孙云又向杜鹃劝道,说话的时候,还不自觉地脸红起来。

    “我其实……没有意见的……”谁知道,杜鹃竟是默许了,一点反对的情绪都没有——不但不反对,杜鹃似乎还非常乐意,略显羞涩道,“我还……挺想和祁姐姐住在一起的……”

    “啊?——”孙云听到这里,眼珠子都快碎了一碴,惊异不止道。

    “听见没有?你老婆都发话了——”祁雪音看到这里,开心一笑,忍不住添油加醋道,“自己女人的话都不听,你还像不像个男人?——”

    “你——”孙云又是气躁,又是脸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杜鹃听到这里,更是两颊滚烫,急促的呼吸都快传到祁雪音的耳朵里。

    “喂,鹃儿……”孙云还想要劝说杜鹃,不要从了她的意愿。

    “我……”然而,杜鹃像是酝酿了许久,遂冲孙云吐露心声道,“其实我挺希望和祁姐姐住在一块儿,毕竟我们两个女孩子,一定能聊不少的话题……我知道云哥你担心,祁姐姐的身世也好,她和你的‘关系’也好……不过请你相信我,我会和祁姐姐好好相处的,像临走前察台多尔敦也相信我和云哥你一样——”

    “嗯?……”听到最后这句话,祁雪音稍许收回一丝玩笑,表情认真一声。

    “鹃儿……”看着杜鹃羞涩却又不失坚定的目光,孙云最后似乎还是软下心来,低头默许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这只局限在镖局里,如果要出门的话,鹃儿你可不能单独和她在一起——”

    “嗯,这个我知道——”杜鹃点头答应道。

    “怎么,怕我把你老婆拐跑了?”然而,祁雪音在背后又不禁“祸祸”一句。

    “都让你们住一起了,哪儿还那么多话?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孙云看着祁雪音的“嘴脸”,不由一股怨气来。

    “不管了不管了,随你们怎么想好了……”祁雪音可不想继续啰嗦下去,抚着肚子喊道,“晚饭好了没有啊?本姑娘都快饿死了——”

    “快好了,祁姑娘不用着急……”任光还是在一旁非常有礼,温尔雅道。

    “你看看她那张嘴脸——”孙云望着祁雪音的背影,又不禁叨嗦一句。

    “哈哈哈哈……”洪济风在一旁见了,则是情不自禁笑乐起来。

    “我还是搞不懂诶……”林景似乎又一副“痴呆像”,继续问道,“不是两个女孩子睡在一起吗,少主干嘛生这么大气?”

    谁知道,祁雪音陪着杜鹃一起,又故意挑唆道:“可能是看本姑娘夺了他老婆的初夜,心里不平衡吧……”

    杜鹃在一旁听了,又一次脸红羞涩了起来。

    而孙云这边,简直气得要打人了,面头恼怒往祁雪音的方向走去。好在任光和林景二人在一旁急忙拉住,才没让“火药桶”爆炸……

    “这个臭丫头,性格这么乖张,真不知道他师父是怎么教导他的……”祁雪音和杜鹃走后,孙云还在一旁生着闷气,“意犹未尽”道。

    “行了行了,和察台多尔敦一样师出同门,对她师兄,祁姑娘能是这样的性格,已经是万幸了……”任光忍不住唠叨一句。

    “你少替她说话——哪天等鹃儿不在身边,你看我怎么‘教训’她……”孙云又忍不住撒气一句。

    “你还来真的啊……”任光随口应和一句,稍许收回玩笑的样子,忽然露出认真的表情,悄声在孙云耳边道,“不过刚刚回来,没来得及和少主你说……其实在昨天晚,镖局门外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不得了的事情?”孙云听到这里,不由惊声一问。

    “嗯……”任光点了点头,继续悄声道,“昨晚我和阿松听到门外有惨叫声,于是出门一看,结果竟是有十几个巡逻的官兵死在那里……都是突然性死亡,身找不到任何伤口,死因令人费解……不得已,我和阿松当晚去县衙报官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

    “那官府的人调查了这件事吗?”孙云又问道。

    “除了处理遗体现场,还没看到朝廷那边有什么动静……”任光继续默默道,“可能事出不明吧,或许明天会有所行动……”

    “那等明天出门再追细究吧……发生在我们镖局门口,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孙云默默嘀咕着,心里忽起不好的预感……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