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毒妃 1021受了重伤的大将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锦绣回到大宅之后,没有再关心外面的战事如何了,催安元志和袁义道:“去找军医看看你们的伤。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安锦绣这会儿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她自己也是一身的血。

    安元志用袖子把眼睛擦了擦,说:“姐,你有没有受伤?”

    袁义已经往外走,去喊大夫去了。

    这会儿军医也好,永康城里的大夫,都成了最忙的人。

    安锦绣用冷水洗了把脸的工夫,袁义拖着一个军里的大夫进了屋,急着让这大夫给安锦绣看看。

    安锦绣冲大夫摇了摇头,指着袁义跟大夫说:“我没事儿,你给他们两个看看伤。”

    安元志说:“姐……”

    袁义瞪着安元志咳了一声。

    安元志这才又改口道:“太后娘娘,你真的没事?”

    安锦绣说:“没事,北蛮人就没到我的跟前来。”

    安元志听了安锦绣这话,松了一口气,跟大夫说:“那你给袁总管先看伤吧。”

    袁义看着安锦绣,他不能当着安锦绣的面脱衣服啊。

    安锦绣却看着袁义发愣,魂显然不在这里。

    安元志干咳一声,看安锦绣也没个后应,只得当大夫看不到一样,拍了一下安锦绣的手背。

    安锦绣还问:“怎么了?”

    安元志说:“太后娘娘,我们这儿疗伤呢。”

    安锦绣看着大夫说:“先生快点吧。”

    袁义的神情很无奈。

    安元志只得又跟安锦绣小声道:“我们疗伤要脱衣啊。”

    安锦绣这才回过神来,抱歉地看了袁义一眼,迈步要往外走。

    袁义这会儿也不放心安锦绣一个人站在门外,拦住了安锦绣小声道:“你去内室吧,我们在外室里没事的。”

    安锦绣这才又往内室里走。

    等安锦绣进内室里去了,大夫才开口问安元志和袁义道:“五少爷,袁总管,你们谁先疗伤?”

    袁义让大夫先给安元志看伤,自己找了张空椅子坐下了。

    大夫把背着的医箱放在了茶几上。

    有宫人在这时送了热水来。

    几天的恶仗打下来,安元志和袁义的身上都有伤,只是这会儿没缓过气来,等大夫的手碰到他们的伤口后,这两个人这才知道疼了。袁义还好,他是吃惯了苦的人,安元志就差点,咧了嘴咝了好几声。

    上官勇在这个时候推门走了进来。

    大夫回身看见是上官勇进了屋,忙就要给上官勇行礼。

    “不用了,”上官勇忙道:“你替他们看伤。”

    安元志光着上半身坐在椅子上,跟上官勇说:“姐夫,太后娘娘在内室。”

    上官勇看了看安元志和袁义,看见这两个人都是一身的伤后,上官勇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样了?”

    安元志说:“都是皮肉伤,没事。”

    “大夫?”上官勇又问大夫。

    大夫说:“侯爷放心,五少爷和袁总管没受内伤,都是些皮外伤。”

    上官勇听了大夫这话,才迈步往内室走。

    内室里,正坐在床榻上的安锦绣看见上官勇进屋之后,忙就从床榻上站了起来。

    上官勇将内室里的门关了,再转身时,安锦绣已经到了他的跟前了。

    “你怎么样啊?”安锦绣问上官勇。

    上官勇没答安锦绣的话,把安锦绣上下打量了一下,神情看着有些吓人的说:“你怎么身上都是血?受伤了?”

    安锦绣摇头。

    上官勇拉着安锦绣往屋内走了几步,然后看着安锦绣,像是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平生第一次冲安锦绣凶道:“你要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能野到沙场上来呢?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安锦绣被上官勇这一凶,最精明不过的一个人,傻眼了。

    上官勇盯着安锦绣道:“受伤了吗?”

    安锦绣摇头。

    上官勇抬手就摸了摸安锦绣下巴上的血迹,把这指甲盖大小的血迹拭去之后,发现安锦绣这里的确没有受伤后,才放了心,可是低头看看安锦绣身上的血迹,上官勇还是心中冒火,恨不得把安锦绣的身上都看一遍他才放心。

    “我没受伤,”安锦绣看着上官勇,语调很急切地道,她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洗得那把脸,洗得一点也不干净。

    上官勇把双手按在了安锦绣的肩头,说:“真的没受伤?”

    安锦绣赶紧摇头,她要是再看不出上官勇这会儿心头拱火,那她就不是安锦绣了。

    上官勇说:“你怎么能自己跑这会儿来呢?你派个亲王来,派几个宗亲来不行吗?谁让你自个儿跑来的?”

    安锦绣也没多想,就说:“那些人来怎么能调得动苍狼王?”

    “你,”上官勇更是火大了,这个主意还是他想的,一想到自己的主意差点害死安锦绣,上官勇就后怕不已,这要是旁人,上官大将军估计就动手教训了,可这人是安锦绣,他是舍不得骂,更舍不得打了。

    “你受伤没有啊?”安锦绣安抚性地抚一下上官勇穿着甲衣的胸膛。

    上官勇张了张嘴,突然就眼前一黑,身体往下倒去。

    安元志和袁义还有大夫在外室里,就听见内室里的安锦绣惊叫了一声。

    袁义和安元志的反应都快,只是袁义的轻功比安元志的要好,先了安元志一步冲进了内室里。

    大夫也往内室里跑,只是安元志进屋之后,就大力地把内室的房门关上了,把大夫关在了外面。

    安锦绣坐在了地上,上官勇倒在她怀里,平日里总是稳重如山的男人,这会儿昏迷不醒。

    安锦绣抱着上官勇,惊慌失措,看着袁义和安元志说话说得语无伦次。

    袁义想把上官勇抱起来,只是抱了一下后,没能抱得动上官勇。

    安元志忙上前帮忙,两个人抬着,把上官勇抬到了床榻上。

    “他受伤了?”袁义问安元志。

    安元志摇头。

    两个人都看安锦绣。

    安锦绣也是摇头。

    “哎呀,”安元志伸手就往下脱上官勇的甲衣。

    袁义看安元志这样,忙也动手帮忙。

    安锦绣站在一旁插不上手,想起来要找大夫了,扭头就要冲外室里喊。

    “先看看他是怎么回事,”安元志跟安锦绣喊道。

    安锦绣闭了嘴,又看向了安元志。

    “那大夫是席家军里的,”安元志小声跟安锦绣道:“仗打完了,你不防着些行吗?”

    安锦绣还没说话,袁义将上官勇的内衫拉开了。

    在场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安锦绣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

    浸透了血的纱布从上官勇的锁骨处,一直缠到了上官勇的腹部。

    袁义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把纱布往下解。

    随着纱布的解开,一道狰狞的伤口出现在在场三人的眼前。

    “是刀伤,”安元志跟安锦绣道。

    这道刀伤,从上官勇的锁骨处一直延伸到腹部,刀口很深,皮肉也没有长好,皮肤之下的嫩肉往上翻着,特别是腹部这里,豁开的口子尤其大,随着上官勇的呼吸,这口子一张一合,完全能让人把手伸进去。

    安锦绣直接就哭出了声来。

    “我去找卫中的大夫,”袁义起身就往外走。

    安元志看见上官勇的伤后,也慌了神,只是他姐姐在旁边一下子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安元志还得顾着他姐姐,勉强安慰安锦绣道:“姐,你别急啊,伤口上上着伤药呢,出血也不多,姐,等大夫给姐夫重新上过药就好了。”

    “我竟然没发现,”安锦绣这会儿内疚,担心,还心疼,更是哭得厉害。

    “我们这会儿鼻子就闻不到味儿,”安元志说:“姐夫又看着跟没事人儿一样,谁能知道他受伤这么重呢?”

    “他这样怎么还能打仗?”安锦绣哭道。

    安元志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换作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定连路都走不了。

    “就让他这样躺着?”安锦绣问安元志。

    安元志说:“姐,你得回避。”

    安锦绣的双眼一瞪。

    “这个时候,你不能让白承泽抓到你跟姐夫的把柄啊!”安元志小声跟安锦绣急道:“我在这儿守着姐夫,外面的人你不管了?你不管能行吗?”

    上官勇这样昏迷不醒地躺在自己的面前,安锦绣哪还有心思去管外面的事?

    安元志把安锦绣的手一拉,说:“我姐夫的病有大夫呢,外面的事你不去管,万一再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太后娘娘,”这时,内室门外传来了上官睿的声音,说:“下官上官睿求见太后娘娘。”

    “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

    “进来,”安锦绣这才冲门外说道。

    上官睿进屋之后,没用屋内的安氏姐弟提醒,顺手就关了门。

    “你哥哥怎么会伤成这样?”看见上官睿后,安锦绣开口就问道。

    上官睿与安锦绣庵堂一别之后,这些年都没有再见过面,这时见到安锦绣,上官睿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反正眼眶就是一红,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说话啊,”安元志在一旁冲上官睿喊。

    上官睿狠狠地瞪了安元志一眼,跟安锦绣说:“我哥身上有伤,大夫让他卧床,可他不听,一定要来永康城。”

    “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安锦绣问道。

    上官睿说:“打仗哪有不受伤的,大哥,唉,大嫂你就不要问了。”

    “是谁伤了他?”安元志问道。

    上官睿说:“两军混战,我大哥不说,没人能知道。元志,你陪大嫂出去吧,这里我守着。”

    “我……”

    “大嫂,”上官睿看着安锦绣道:“外面的事你不能不管,白登请了军医去看白承泽了,趁着这个机会,你得把能抓的东西抓在手里才行,这样对你,对我大哥,对我们大家都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