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毒妃 1020王的失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眼看着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也要消失的时候,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大片的黑点。

    永康城这里的人们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远方的这大片黑点,从军之人生命的最后一刻,谁都希望自己是壮烈地迎接死亡,如若马革裹尸,埋骨他乡是从军之人的宿命,逃无可逃,那就不如坦然接受。

    白承泽用身体挡住了苍狼王的弯刀,温热的血飞溅到安锦绣的脸上。

    安元志在苍狼王要往外拔刀,用自己弯钩一般的刀尖将白承泽胸膛里的物件钩拽出来的时候,一刀砍向了苍狼王拿刀的手,迫使苍狼王弃了刀。

    白承泽半跪在地上,将苍狼王的弯刀扔在了地上,再抬头看自己周围的事物时,白承泽觉得自己眼前的人和景都是扭曲的,扭曲出无数个光影,让他目眩,耳边也听不到声响,世界一下子好像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安锦绣扶住了白承泽,大声喊着白承泽的名字。

    白承泽昏眩了一会儿,看清了高喊自己名字的人是安锦绣后,他也看到了冲安锦绣跑过来的北蛮人。白承泽又一次将安锦绣护在自己的身后,当黄泉路就在眼前的时候,白承泽心里没有再想着江山,还有他的那些宏图壮志,他就想着在自己的气息断了之前,他不愿看着安锦绣死在他的眼前。

    安锦绣看着白承泽,突然感觉到了人生的荒诞。前世里那么多的誓言,随着这个人的成皇,最终都成了泛空的笑谈,这一世这男人却这样将自己护在了身后,以命相护,生死关头,她终于比这男人心中的江山还重要了吗?

    大火从北蛮人的军营里燃起。

    “火!”永康北城这里,有人大声喊叫了起来。

    狂风之下,这火势迅猛,转瞬间就吞噬了北蛮人的军营。

    被黄沙遮盖的夜空因为火光而明亮起来,一片火红的夜空就这么压在了人们的头顶,可怖,却又带着一丝难以明言的诱惑。

    “卫!”

    “是卫!”

    ……

    永康北城这里响起了祈顺人的欢呼声。

    “杀了他!”安锦绣手指着苍狼王大声下令道。

    女子的声音在全是男子声音的沙场上应该是很突兀的存在,只是安锦绣的声音冰冷,让很多人就此忽视了她的性别。

    身陷火海的北蛮人无力阻挡卫的冲锋,冲出了北蛮人的军营之后,卫往永康城下冲来。

    永康城中的北蛮人发现自己就要被祈顺人包围,从久战不下的焦躁,变成了心慌,而祈顺人则从决心赴死中,变成了相信自己才是这场仗的赢家。

    当心态发生改变的时候,战局也随即发生了逆转。

    当北蛮人开始不自觉往后退的时候,苍狼王陷入了几员祈顺将官的围攻中。

    “杀!”

    随着城外的这声喊,卫与围城的北蛮骑兵厮杀在了一起。

    “把他们逼出去!”白承泽在城中大声下着命令。

    几个北蛮将领把苍狼王从乱军阵中拉了出去。

    “慌什么?”苍狼王大声跟自己的麾下们道:“上官勇也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随着苍狼王亲手斩杀了几个逃兵之后,北蛮军又镇定了下来。

    眼看着北蛮人又要成队往永康城中冲杀的时候,从永康城的东南方又杀出了一支骑兵。

    火光冲天的情形下,有人一眼就看见了这支骑兵的旗号,喊道:“是玉关铁骑!”

    绕道东南方的玉关铁骑很快就冲破了围城北蛮骑兵的阻挡,但他们也不往城中杀,将永康城护在自己的身后后,玉关铁骑开始把东南两面的北蛮骑兵一一剿杀。

    苍狼王看得出来,上官勇这是想把自己往东南两面的退路都断掉。

    “姐夫在那里,”安元志这时站在安锦绣的身边,手指着面前的军阵,耳语般地跟安锦绣说道。

    安锦绣顺着安元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无数个身影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挥舞着手里的战刀,与一个北蛮将领战了两回合后,将这员北蛮将领斩落下马。看不清这人的面孔,不过看身形,安锦绣能认出这个人就是上官勇。

    “他受伤了,”安元志看着上官勇动手,小声跟安锦绣道:“不过还能骑马打仗,说明他的伤可能还好。”

    安锦绣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水。

    上官勇在解决掉眼前的敌将后,也往永康城里望去。他眼前的城楼塌了近一小半,整个城就像豁了嘴一般,豁着的大嘴里还填满了尸体,祈顺人,北蛮人的尸体堆叠在一起,站在上官勇的这个位置也分不清谁是谁来。

    “大哥,”一个卫的将官跟上官勇喊:“苍狼王在城里!”

    城里的厮杀一直没有停止过,上官勇站在城外,只能看见北蛮人在一点一点地被城里的祈顺军往城外逼,上官勇没能看出一片黑影里,谁是苍狼王来。

    “那不是苍狼王的大旗吗?”这将官手指着一面军旗跟上官勇道。

    上官勇看向这军旗,旗上隐约可见一只仰首啸月的独狼,“用火箭,”上官勇下令道。

    一个将官往那面在城楼上飘扬的军旗射了一支火箭。

    掌旗的北蛮人想带着这军旗躲开从城下射来的火箭,只是慢了一步,军旗被火箭射穿之后,布沾上火马上就燃了起来。

    苍狼王的脸随即就被这火光印照了出来。

    上官勇的手往苍狼王所在的地方一指。

    一队卫往上官勇手指的地方冲杀过去。

    军旗还没有被火烧尽的时候,旗杆就被烧断了。上官勇看着烧着火的这团布往在地上的人群里落去,然后他看见了安锦绣。安锦绣的脸在火光中就闪现了那么一下,上官勇的目光就被钉在了那个方位上,确定自己的女人还活着,上官大将军长舒了一口气,只要这个女人活着,他好像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卫和玉关铁骑赶到之后,永康城的这场混战,从这天夜里打到了天色将明。

    “王,我们不能把兵都拼光啊!”亲信的将领跟苍狼王喊着。

    军营被烧,军中的粮草就全没了,这场仗是不是还可以打下去,再蠢笨的北蛮人都知道答案。

    “王!”

    耳边全是这种拼命喊自己的声音,苍狼王没有理会自己的将领们,他坐在马上,看向了安锦绣。

    安锦绣还是站在如同危楼一般的城楼上,站的位置都还是入夜之后她站着的位置。

    苍狼王舔了舔嘴边的血,腥咸的味道充斥着苍狼王的味蕾。

    安锦绣的目光追随着上官勇,完全没有在意正看着自己的苍狼王。

    苍狼王确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叫安锦绣的女人后,做了一个撤的手势。

    北蛮人都松了一口气,没有了粮草,这仗他们不可能再打下去。

    “安后,”苍狼王跟安锦绣大声道:“我们后会有期。”

    安锦绣看着苍狼王一笑,表示自己听到苍狼王这话了。

    苍狼王往永康城的西南方撤去。他不甘心,只是身为一个王,苍狼王知道来日方才的道理,现在不是跟祈顺人赌这口气的时候。昨天晚上,他已经犯了一个错误,用步兵跟祈顺人在城楼上混战,弃了自己的长处,给了祈顺人喘息之机。现在,苍狼王在马上回头看看人群里那个女人的身影,这个女人给了他成王之后的第一次失败。

    苍狼王往西南方撤去之后,北蛮人与祈顺军的缠斗并没有停止。

    戚武子在上官勇的将令下,带着自己麾下的卫追在苍狼王的身后,追了近十几里地。

    上官勇下马之后,几步就走到了安锦绣的跟前,摆一下手让安锦绣不要说话,低声道:“你快回城去,我身边的很多兄弟见过你。”

    安锦绣看着上官勇,这个男人看着还好的样子。

    “快去吧,”上官勇催安锦绣道:“我一会儿就去见你。”

    安元志这会儿一瘸一拐地到了安锦绣的跟前。

    “带你姐姐走,”上官勇马上就跟安元志说道。

    自从自己从向南河回京之后,这是安元志第一次见到上官勇,心里不由自主地就发虚,低着头不敢看上官勇。

    上官勇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跟安元志说:“怎么了?没听到我的话?”

    安元志胡乱地点了点头。

    “我们他妈的赢了?”有兵卒这时在城楼上大喊了起来。

    不远处,北蛮人的军营还有余火未灭,北蛮人的王已经往大漠深处退去,这不是胜又是什么?

    白承泽没理会身边众人的欢呼声,他目光冷寂地看着与上官勇说话的安锦绣,伤口处的疼痛他没感觉到,就是感觉身体发僵。

    安锦绣由安元志护着,往城中的大宅走去。

    上官勇看着袁义把安锦绣扶上了轿子,才在人群里扫了一眼,看见白承泽后,上官勇心中犹豫,没有马上就走上前去。

    风沙还是很大,白承泽被呛得咳了几声,边咳边往上官勇这里走来。

    “王爷,”上官勇在白承泽走到自己的跟前后,抱拳给白承泽行了一礼。

    “幸好你赶来了,”白承泽的脸上糊着血水,但还是笑着跟上官勇道:“侯爷你救了我们一命。”

    上官勇摇头,说:“是我来迟了。”

    “苍狼王还会再回来吗?”客气话只说了一句之后,白承泽就问上官勇道。

    上官勇让白承泽看还烧着火的北蛮军营,说:“我烧了他们的军营,没有了粮草,苍狼王应该不会回来了。”

    “派人跟着他,”白承泽下令道:“我们要确定他回了漠北王庭才行。”

    上官勇弯腰有些吃力地冲白承泽一躬身,说:“下官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