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章:土法睫毛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顿饭没吃多久,徐子桢就声称吃饱了然后告辞回去,他可记得莫梨儿昨天晚上根本没睡觉,这会儿坐在一旁虽然强打着jing神作着陪,可眼睛却已熬出了血丝,他看着心疼。

    苏州府共有六大城门,阊葑盘胥娄齐,其中以阊门为首,自是繁华得很,今天这顿晚饭吃得早,现在天才刚擦黑而已,徐子桢一路晃悠回去,看着这一路的热闹,顺便在路边买了一大堆东西。

    回到府衙的时候金羽希刚准备换班,见着徐子桢回来就招呼他一起去喝酒,徐子桢婉言谢绝了,明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可得早点睡觉,金羽希也挺体谅他,笑着打趣了几句就走人了。

    徐子桢住的这屋对面住着个府里管花草的老头,隔壁住的是府里的厨子,两人都忙了一天,现在已经早早地睡下了,院子里一片安静。

    他回到屋里,把买来的一堆东西摊在桌上,一件件摆弄了起来,嘴角渐渐扬起一丝笑意。

    不管哪个年代,女人和孩子的钱都是最好赚的,徐子桢深谙此理,他笑不是为别的,而是他以前有过一任女朋友,学的是化工专业,整天爱捣鼓一些希奇古怪的东西,更甚至有一天自己做出了一瓶土法睫毛膏来。

    今天莫谢氏谈及家业的时候让徐子桢灵机一动,这年头连洗头发都是用清水加皂角的,哪有什么睫毛膏?要是自己把这玩意儿做出来,那可是绝对的稀罕物,而且宋朝可是历史上最有钱的朝代,千金小姐富家婆娘满大街都是,到时候还不得大把大把的银子滚进自己的口袋么?

    事不宜迟,开工!

    家伙事挺简单,只是一个红泥小火炉加几个瓦罐,还有一包新鲜鱼鳔,现在还没大青鱼卖,这是太湖里最常见的野生鲫鱼鳔,不过小归小,粘xing却是十足。

    大师鲁班用鱼鳔做过最早的木工胶水,不过到了徐子桢手里却能做出另一种jing细的东西来。

    徐子桢把鱼鳔洗干净丢进瓦罐里慢慢熬着,又把另一个小包打开琢磨了起来,这是他从莫梨儿家里出来的时候问莫谢氏讨来的,一小包用来制作发油的黑sè粉末,一小瓶香jing油,还有几块品质较高的白蜡。

    熬鱼鳔是个水磨工夫,人不能走开,时不时的得搅上几下,以防粘罐底,不过徐子桢一点也不觉得无聊,他现在壮志踌躇,就等着将来赚钱娶老婆了,娶几个另说,不过梨儿是肯定要先娶进门的。

    忽然他身后的窗子吱呀一响,一个身影轻灵地钻了进来,把徐子桢吓了一大跳,差点打翻了手里的罐子。

    “我靠……咦?女飞贼?”徐子桢定睛一看,却发现原来是昨天晚上出现在贼窝里的那个蒙面黑衣人。

    黑衣人看了一眼瓦罐,皱眉道:“你在熬什么?方圆数里内的野猫都给你招来了。”

    徐子桢没想到她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忍不住笑道:“做点小玩意儿,你没见过的,回头成了送你点儿,怎么,你也是被这腥味儿招来的?”

    黑衣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顿时把徐子桢震得口干舌燥,或许是她整张脸只露出双眼睛的缘故,这个白眼飞得竟然如此夺人心魄,莫梨儿的眼睛很大也很漂亮,但黑衣女侠这双眼睛却是更显灵气十足,让徐子桢一时之间心旌荡漾难以自持。

    这时候瓦罐里渐渐飘出一股味道,徐子桢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哎呀,差点糊了!”说着话手忙脚乱地把瓦罐拿了下来,用一个细眼大爪篱滤过,加入磨细了的石墨粉,放入白蜡再倒入几滴香jing油,用一根小木棍搅着。

    房间里那股鱼腥味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黑衣人愈发好奇,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看,半晌后徐子桢放下木棍一拍手:“成了!”

    “这是何物?”黑衣人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地问道。

    徐子桢嘿嘿一笑,从桌上拿过一根奇怪的东西来,这是他先前用鹅毛杆和相对较硬的猪鬃制成的简易睫毛刷,鹅毛相对粗长,杆子中空能暂时吸取液体,在这年代实在找不出其他东西能比这个更好用了。

    “女侠,你带镜子了么?”

    黑衣人不知道他什么用意,但还是从怀中摸出一面造型别致的小小铜镜。

    徐子桢忽然笑容一敛,盯着黑衣人的眼睛用一种极其诱惑的语调缓缓说道:“这是一种能让你变漂亮的仙药。”说着拿起那个瓦罐,将简易睫毛刷放进去蘸了饱满。

    “这到底是……”

    没等她说完,徐子桢忽然将睫毛刷拎了起来,往她那排又长又密的睫毛上涂了上去,黑衣人一惊,下意识地就要躲开,徐子桢轻喝一声:“别动!”

    不知道怎么的,黑衣人竟然真的没再躲开,她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对徐子桢的信任感,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任由徐子桢抹着那东西,虽然黑呼呼的看着有些吓人。

    “来来来,眼睛往上看房梁,就当自己想要上吊……哎脖子别动。”

    徐子桢一边指挥着一边手里不停,并趁机把脸凑得近了些,尽管黑衣人脸上蒙着丝巾,他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略显紧张的鼻息,带着一股淡淡的甜香,徐子桢不禁心驰神摇,眼珠一转,借着涂睫毛膏的工夫假装不小心把手在她白如凝脂的脸颊上轻蹭了一下。

    “啧啧,皮肤真嫩,才碰一下就红了……咦?你怎么整张脸都红了?”

    黑衣人有些抓狂,却又不敢在这时动弹,也不知道自己动一动的话那东西会不会涂在自己脸上,只得有些恼怒地嗔道:“好了没有?”

    徐子桢再仔细地涂了几下,这才放下手退后了半步,张口结舌地看着她的脸,猛然间大叫一声:“我靠!”

    黑衣人被他吓了一跳,赶紧拿起镜子一照,却顿时被镜中的自己给惊得呆住了。

    这还是自己么?自己的睫毛虽然不短,但怎么会变得如此又长又密还微微翘起的?而且这么一来自己的眼睛显得愈发的明亮,眼波流转间真如徐子桢说的,象带着电似的。

    “这……”

    徐子桢见她被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不禁得意洋洋地道:“怎么样女侠?这玩意儿不错吧?哎呀,这么一来你就算长难看点也无所谓了,光这双眼睛露在外边就能勾人的魂了。”说完这话他翘首以盼,希望黑衣人一赌气把丝巾扯去给他看一看脸。

    黑衣人完全不理会他话里的意思,长长地吁出口气,犹豫了一下问道:“这究竟是何物?为何我从未见过?”

    徐子桢嗤的一笑,这玩意儿几百年后才发明呢,你怎么可能见过?除非这年代有我的前辈先我一步穿越了过来,而且他也得会做睫毛膏才行。

    “这个呢,叫作睫毛膏,作用你也看到了。”他说着话,手里不停,拿过一个小瓷瓶装了满满一瓶,再配上一根睫毛刷一起递给了黑衣人,笑吟吟地道,“全天下第一瓶,送给你。”

    黑衣人一愣,眼神中隐约闪过一抹惊喜:“送给我?真的?”

    徐子桢不满道:“这还有什么真的假的?你可是我来大宋之后的第一个朋友。”

    “那你的梨儿姑娘呢?”

    徐子桢一滞,尴尬一笑道:“她……算是我第一个女朋友。”

    黑衣人眼神中闪过一丝好笑,终究还是接过了瓷瓶:“既如此,多谢了。”说完捏着那瓷瓶把玩着。

    徐子桢心里暗笑,在这个年代恐怕还真难有哪个女的拒绝得了睫毛膏,要是趁这机会和这女侠打好关系,以后至少不会怕被人欺负了,又或者……嘿嘿,也不知道她好不好看。

    这时黑衣人又恢复了清冷,淡淡地说道:“其实我对你很好奇。”

    徐子桢坏笑道:“这世上有一条真理,如果一个女的如果对某个男人感到好奇,那么她已经爱上那个男人了。”

    黑衣人也不生气,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搭出窗台一闪身就跃了出去。

    徐子桢一愣:“这就走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远处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容惜。”

    徐子桢望着窗外,轻笑道:“啧啧……容惜。”

    不光是容惜对他有些好奇,现在连他也对容惜有了好奇心,这妞是什么人,长什么样,为什么老喜欢半夜里出来溜达。

    这晚,徐子桢做了个chun梦,梦里的女人模模糊糊的看不见相貌,却有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顾盼之际眼波流转。

    第二天徐子桢起床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梦遗了,为这个他有些哭笑不得,这辈子从没想过会有哪个女人仅仅凭一双眼睛就能让他做chun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