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0章:泼皮花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随着声音落地,一伙人强行穿过人群闯了进来,看打扮都是吊儿郎当没个正形,一脸的痞气,为首一人五大三粗黑得象块炭,手里捏着两个铁胆在哗啦啦地转着,一看就是那种泼皮破落户来敲竹杠的。

    这伙人显然在当地有一定的恶名,人群见了他们之后自动分了开来,卖艺的中年人眉头微微一皱,但瞬间换上了一副笑脸,迎上前抱拳道:“花爷,小的初来乍到不识礼数,您大人有大量,还请……”

    话没说完,花爷便大手一挥打断道:“少他妈废话,把人头费交了,你继续在这儿摆摊,爷不为难你。”

    “那,不知花爷要多少人头费?”中年人还是赔着小心。

    花爷一伸手:“五两银子。”

    中年人眼中明显闪过一道怒气,但很快压制了下来,还是强笑道:“花爷,您这五两……是不是多了些?”

    “六两!”花爷鼻孔朝天,不屑道,“再他妈罗嗦就再加。”

    那少年按捺不住冲了过去,小脸涨得通红指着花爷道:“咱们忙活几天都没五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花爷一巴掌拍了过去,骂道:“小兔崽子,不想活了是吧?”

    少年显然也练过,侧头一让避了开去,顺势一脚踹上花爷的小腿迎面骨,他虽然年纪不大,可这一脚的力道却是不小,花爷一不留神被踢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怒气升起,铁胆往怀里一揣,大喝一声朝着少年踢了过去。

    他这身量一看就是练过的,下盘功夫十分扎实,而且这一脚踢得又快又准,眼看就要结结实实踢中少年的脑袋,冷不防旁边探过一只纤纤玉手,硬是将他这一脚挡了下来。

    “我……”花爷一击未果,刚要破口大骂,却忽然觉得眼前一亮,没想到能拦住他这雷霆一脚的居然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而且这美女脸蛋红扑扑的,眼睛中满是怒火,更是凭空增添了几分娇艳之sè。

    “哟,妹子手头功夫不错嘛?怎么,也想和花爷较量较量?”

    那大姑娘没跟他继续纠缠,而是拉着少年退开了几步,强自压着火气冷冷地道:“对不住花爷,我弟弟年纪小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花爷一声yin笑:“嘿嘿,行,既然妹子你开口了,那我就不和他计较,这么着吧,银子我也不要了,权当我花爷帮衬帮衬你们,不过……”说到这里,他的眼神贼溜溜地看着那姑娘的胸口,“作为报答,你得陪我喝顿酒,怎么样?”

    那姑娘的脸sè顿时由红转白冷了下来,中年人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起来,踏步拦在子女身前,淡淡地道:“花爷,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您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儿太过火了?”

    花爷一瞪眼:“怎么?这他妈还不够方便?好,不给脸是吧?”说着一挥手,“给我端了他的摊子,男的废了,女的带走!”

    “是,花爷!”

    那群泼皮一拥而上,把卖艺的父子三人围在了中间,围观的百姓想来早就知道这花爷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敢怒而不敢言,退在一边不敢出头。

    随着一个泼皮趁他们不备一脚踹翻了他们的兵器架,其他人也开始动起了手来,那中年人的身手不错,那姑娘也差不到哪里去,就算是那少年也有极为扎实的功底,但毕竟他们只有三个人,而且还是外乡人,面对十几个地头蛇泼皮,又不敢下重手,处处顾忌之下很快落入了下风。

    那少年一不留神被人在背后偷袭成功,脚下一个趔趄扑倒在地,那姑娘大怒,却没有一点办法,几个泼皮围着她乱打,虽说毫无章法,却是出手下作,招招朝着她胸口下身等难堪的部位打去,没多久就让她渐渐乱了阵脚。

    中年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身边围着的人最多,一个对付着五六个,他有心想要发一发狠下重手,却又生怕伤了人惊动官府,到时候被监禁起来就更麻烦了,可他想得越多就越陷入困境,终于在一个失神之下额头上被一个泼皮砸了一砖,鲜血立刻涔涔而出。

    徐子桢早已看得火冒三丈,可他知道自己的能耐,这些痞子和他单挑的话他倒是谁都不怕,就算那个什么花爷也能打一打,但他们毕竟人多,自己贸然跳进去的话肯定也落不下好去,可让他看着那父女三人被围殴而帮不上忙,却又实在不甘心。

    就在他犹豫之时,身后忽然有人将一只手掌按在了他后心,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想帮忙就去吧,借你一分力。”话音未落,徐子桢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后心汹涌而入,随即沿着体内脉络蔓延开来,只一瞬间工夫,他就感觉到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四肢百骸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痛快。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昨天晚上还梦见人家来着,侧过脑袋一看,身后一位蒙着块白sè面纱的妙龄女子,睫毛微翘眼波如电,正是容惜。

    “谢了哈!”徐子桢见过容惜的身手,那绝对能用高手来形容,那股暖流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小时候那些武侠书不是白看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内力么?

    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徐子桢这时只觉得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豪气顿生,大吼一声:“都他妈给老子住手!”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已经飞shè了出去,借着冲力一脚将那姑娘身边的一个泼皮踢飞,划出一道弧线远远落到人群后,没了动静。

    全场皆惊,包括徐子桢本人,这一脚的力道实在太恐怖了,他的脚趾能感觉得到那泼皮的肋骨至少断了三根,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先跑来帮这大姑娘了,既然这样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花爷和他的手下只听到有人叫了一声,接下来就发现几个同伴接二连三地飞了起来,然后摔在地上没了反应,那大姑娘还在娇喘吁吁地准备应付对手,却忽然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只剩下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护在她身前。

    徐子桢嘴角一扬,轻声道:“姑娘放心,这里交给我了。”说完脚下一蹬,又蹿向了那中年人身边。

    看见他那阳光般的微笑,那大姑娘不知怎么的俏脸一红,人群中的容惜撇了撇嘴,不禁为借力给他卖弄风sāo而有些后悔。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完全反了过来,花爷对于徐子桢的出现猝不及防,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带来的泼皮们已经只剩下了三个,而且还是缩到了他的身后,死也不敢踏上一步。

    ziyou搏击术讲究的就是快速制敌,何况徐子桢体内还有容惜暂借给他的那分内力,那些泼皮在他看来也就和他那年代的流氓差不多水平,哪能顶得住他如狼似虎般的攻击?几乎每一个都是刚照面就被放倒在地,毫无抵抗之力。

    徐子桢慢悠悠走到花爷面前:“花爷是吧?”

    花爷脸上yin晴不定:“你是谁?”

    徐子桢笑吟吟地道:“我?本来我是出来打酱油的,不过见你在这儿欺负人,就改打你了。”

    身后那卖艺的大姑娘闻言扑哧一笑,人群中的容惜也有些忍俊不禁,花爷勃然大怒:“小子,少他妈在老子面前拽,你……”

    话没说完,徐子桢忽然迅速出手,闪电般扣住他又粗又短的脖子,提膝重重撞在花爷的将军肚上,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可我已经拽了,花爷您说该怎么办?”

    花爷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五脏六腑象是挤在了一起,蜷曲着身体摔倒在地,嘴里发出一阵干呕声,这一撞的力气着实不轻,要不是他练过几年功夫,怕是已经被撞晕了过去。

    他身后那三个泼皮早已经被吓得傻了,连逃跑都没了勇气,扑腾一下跪倒在地,哭喊道:“爷爷饶命!”

    徐子桢没去理那三个小脚sè,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个花爷一出现就吓得在场的人全都噤若寒蝉,哪怕他在欺负人的时候也没人敢吭声,即便是现在把他团灭了,观众们居然还是没一个人敢喝一声彩叫一声好。

    哟,这花爷难道是苏州城一霸?要真是这样的话……徐子桢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地方上消息最灵通的并不是官府,而是当地的黑社会,这一点不论哪个朝代都是一样的,就是不知道这花爷服不服管。

    徐子桢嘴角闪过一抹诡笑,蹲到了花爷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