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2章:秋天肺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莫谢氏确实激动了,她从父辈手里接下谢馥chun时,店里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了,接着又这么不死不活地撑了这些年,早已将她的雄心壮志消磨殆尽,可今天徐子桢带来的这瓶睫毛膏,却让她沉寂多年的心猛地跳动了起来。

    “徐公子,你方才说,此物只在我谢馥chun出售?”莫谢氏很快控制住了情绪,但声音还是带着一丝明显的颤抖。

    徐子桢点点头,笑着看了一眼莫梨儿:“伯母,昨天从您这儿出来我就有这个打算了,任何东西只要做得早就有得赚,这玩意儿成本不高,却能暴利,何乐而不卖呢?”

    莫谢氏想了想问道:“那不知徐公子能给我谢馥chun多少提成呢?”

    徐子桢原本确实有过这么个打算,但刚才见那几个女客的惊喜程度,就已经改了主意,他淡淡一笑道:“伯母,您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借您的地方代卖,而是……送给您。”

    “送给我?这……使不得,使不得!”莫谢氏再如何淡定自若也终于震惊了,这么一个足以震动天下的奇物,他徐子桢居然说送就送?

    徐子桢微微一笑,诚挚无比地说道:“伯母,我刚从海外归来,梨儿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不帮她又能帮谁?”

    莫梨儿在一旁听得小脸晕红,心中甜蜜无比,她能听得出徐子桢嘴里的“第一个朋友”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她和母亲的想法一样,哪怕自己也已将徐子桢视为了心上人,也不肯就这么轻易收下这样贵重的东西。

    最后徐子桢逼得实在无奈,只得提议道:“伯母,这睫毛膏我是只打算在您店里卖的了,要不这样吧,您就把这东西当成我入股您谢馥chun的资本,年底按销量给我分红就是了。”

    这样一说莫谢氏倒是愿意接受了下来,毕竟这样的稀罕物放到谁家都能卖得大火,既然徐子桢铁定了主意在这里卖,倒也是谢馥chun焕发生机的一次大机会。

    “好吧,如此甚好,那分红就按……”

    莫谢氏话没说完,徐子桢就摆手笑道:“这个先不急,眼下先有一件大麻烦事得解决。”

    这话把母女俩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大事,徐子桢拿过那简易的睫毛刷,苦笑道:“这玩意儿做起来太麻烦,偏偏又是少不得的物件,可明天就要卖了,我这儿才做了两个呢。”

    莫谢氏一怔:“这就是你说的大麻烦事?”

    “是啊。”徐子桢嘿嘿一笑,“我一大男人粗手粗脚的,伯母您懂的。”

    莫谢氏不禁莞尔,莫梨儿也忍不住抿嘴笑道:“徐大哥,你是早有打算把这细活留给我们的吧?”

    徐子桢挠着头嘿嘿傻笑,也不否认,莫谢氏拿过睫毛刷看了看,点头道:“此物要做不难,只是徐公子不妨先透露一下明ri要预先卖多少瓶,我也好准备下去。”

    徐子桢估算了一下住处那些存货的量:“我那儿大概有七八十瓶,至于卖多少……嘿嘿,我觉得还是看睫毛刷能有多少吧。”

    他不想管这些生意上的事,就让莫谢氏作主算了,说好了这事他也起身准备告辞了,那个什么花爷还得去摆平一下。

    莫谢氏先把孙姐叫了过去,一起摆弄起睫毛刷来,莫梨儿把徐子桢送了出来,到了门口还有些依依不舍的,又陪着走了一段路。

    “徐大哥,谢谢你。”莫梨儿忽然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子桢知道她说的意思,坏笑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权当我以女婿的名义入点儿技术股了,要不然我找别家的话,以我这实诚xing子还不得给人坑了去?那我还怎么赚钱娶你过门呢?”

    莫梨儿的小脸顿时羞得通红,憋了半天忽然细若蚊鸣地说道:“徐大哥一点都不实诚,昨天庙会时你还趁着人多……摸我的手来着,还以为梨儿不知。”

    徐子桢正笑吟吟地看着莫梨儿,却被这话呛了一口:“我……咳咳……”

    这下呛得不轻,几乎让他一口气回不上来,莫梨儿吓了一跳:“徐大哥你怎么了?”

    徐子桢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捶着胸口道:“咳咳,没什么,秋天么,肺有点儿燥。”

    莫梨儿哪知道他是在胡扯,信以为真道:“徐大哥你稍待片刻,梨儿回家给你拿些川贝。”说完转身就要往回走。

    徐子桢心里好一阵感动,这丫头真是太单纯太体贴了,赶紧一把拉住她:“梨儿,咳咳……别去拿了。”

    莫梨儿急道:“那怎么行?你都咳成这样了。”

    徐子桢嘿嘿一笑:“回家去拿也太麻烦了,眼前不就有一样能润肺的么?”

    莫梨儿一愣:“什么?”

    徐子桢猛地一把揽过莫梨儿的纤腰,看着她的眼睛柔声说道:“你不是梨儿么?我只要小小的啃上你一口就好。”说完忽然凑嘴过去,轻轻印在莫梨儿嫣红微翘的樱唇上。

    莫梨儿毫无防备被他吻了个实在,顿时如中雷殛般浑身一颤,小脸更是又羞又急变得通红,她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徐子桢,却发现双手已经毫无力气,这是她第一次接吻,鼻间闻着的是徐子桢浓烈的男子气息,腰间感受着徐子桢那双大手的轻轻抚摩,更是让她浑身发软。

    两人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小巷子,幽静无人,这一下直吻了个昏天黑地,徐子桢贪婪地品尝着那瓣芬芳,舌头也有如一条灵蛇在梨儿的口中索取挑逗着,梨儿何曾有过这般刺激,早已娇喘吁吁无法自已。

    好半晌之后徐子桢才意犹未尽地退开,嘿嘿笑着看向莫梨儿:“梨儿,你完了,这辈子你可只能嫁给我了。”

    莫梨儿嘤咛一声钻在他怀中不肯出来,小脸红得如同晚霞,轻声说道:“梨儿本也没想……没想嫁于他人。”

    徐子桢大受感动,多好的姑娘,被我调戏成这样还能说这么贴心窝的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梨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赚很多钱,让你舒舒服服的做个少nǎinǎi,然后每天闲着没事就带一群狗腿子上街调戏良家小伙……”

    莫梨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粉拳轻捶徐子桢的胸膛:“讨厌!”

    如果是在上世,徐子桢肯定会趁机带着梨儿去开个房间增进一下彼此的认知度,可惜现在是宋朝,是礼教极严的古代,当街打嘣对莫梨儿来说都已经是让她无法想象的荒唐了,更别说再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

    莫梨儿没有再作停留,她已经羞得抬不起头了,只是轻声关照了一下徐子桢天凉多加衣,就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天凉?哥们儿现在热血了都!

    对了,那位花爷还得去见一见,也不知道中午那顿胖揍有没有把他揍服帖,徐子桢这时心情极好,吹着口哨快步朝花爷的地盘走去。

    盘门离谢馥chun大约十来里路的样子,徐子桢的脚头不慢,也走了将近一个半时辰,饶是他体质不错,脚也有点发酸了,进了盘门地界很快就打听到了吉祥赌坊的位置,只是现在的徐子桢的心里却开始有些没底了。

    容惜借给他的那分力早在打完架就已经没了,他刚才和莫梨儿一通热吻后把这事给抛到了脑后,现在花爷的老巢就在前边不远处,要是人家不服气招来更多的小弟围歼自己怎么办?

    心思刚想到这里,徐子桢忽然觉得头顶上空一暗,紧跟着一张大大的渔网从天而降,他猝不及防之下被罩了个正着,大惊之下想要挣脱开来,却是越挣越紧,那张大网很快就把他裹了个严实。

    “哈哈……”花爷大笑着从街边转了出来,手里依然捏着那两枚铁胆,“你还真他妈敢一个人来找我?怎么,你以为花爷我这朋友就这么好交?”

    妈的,大意了。

    徐子桢暗恨,只怪自己一心以为古代人缺心眼好骗,却没想到缺心眼的其实是自己,到了这地步,徐子桢索xing也不再挣了,就这么安静地站在网里,目光平静,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花爷。

    花爷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狠狠地啐了一口道:“怎么?还他妈不服气?你不是挺拽么?再给老子拽一个看看?”说着一挥手,吼道,“给我打,我看他还怎么威风!”

    街边早已出现了乌压压一片人,看打扮都是些泼皮,估计就是花爷的那些手下,听花爷这么一招呼,一个个都拿着木棍铁条板砖什么的朝着徐子桢扑去。

    眼看徐子桢就要被打个凄凄惨惨,可他却出人意料地微微一笑,用一种无奈的口气淡淡地说道:“花爷,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停!”花爷猛喝一声,泼皮们十分配合地停了下来,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看着网里的徐子桢。

    花爷慢悠悠走到跟前,瞪着他道:“失望?什么意思?”

    徐子桢轻叹一声:“我原以为花爷是识时务的,只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把网给我撤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少他妈拿话吓唬我,老子是吓大的!”花爷冷笑一声,对他这话完全不予理睬,这可是泼皮的专业套路,不就是诈唬么?

    徐子桢神sè不变,心里却是暗暗着急,这王八蛋油盐不进,吓不住啊,这回老子可真倒霉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街边不远处响起:“要不然你就给自己准备棺材吧,咱们只杀不管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