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3章:老大的老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却有着不容质疑的意味,花爷被冷不防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见是一个年轻人,身穿儒衫头戴逍遥巾,相貌俊秀又隐隐透着股尊贵气质。

    在这年轻人身边站着两个面无表情的汉子,一身短打装扮,显得十分jing干,手中没有兵刃,但浑身透着一股子森然的气息,花爷就算再迟钝也察觉出了这两个汉子的危险。

    没等花爷说话,那年轻人对徐子桢笑了笑:“大哥,果然被你猜到了,这姓花的想拿yin招对付你。”

    徐子桢笑了,这个年轻人正是他在菊展上结识的大理公子段琛,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而且从他说的话来看,人家正在配合自己,徐子桢不禁暗暗赞叹,这段琛真是个机灵的人物。

    “唉,可不是么,我还打算给他一条明路,既然他不识相,那也别怪我了。”

    两人这一搭一档当时就把花爷唬住了,难道这小子真是故意来试探自己的?可是自己难道就这么服软?那以后还他妈怎么混下去?

    他看了一眼段琛身边两个汉子,最终一咬牙,冷笑道:“你以为就凭这两个人就能把花爷我吓倒么?笑话!都给我上,我就不信他们能放翻咱们这么多人!”

    段琛微微一笑:“不信?那就试试手吧。”

    话音刚落,他身边那两个汉子就忽然暴起蹿入了人群中,速度快如闪电,出手迅疾如下山猛虎,且招招势大力沉,那些泼皮纵然手持武器也丝毫奈何不了他们,反倒是象割草般地一片片倒了下去。

    花爷可真是傻眼了,那一声声惨叫在他耳朵里听得真切,手下泼皮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放倒,而且再没站起来的,这下他明白了,人家这是玩真的,不是在唬自己。

    很快,埋伏在街边的近百个泼皮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都被灭了,只剩下花爷一个人还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他已经麻木了,这世道虽说高手很多,可凭什么就被自己一个混混碰上了?这个被网兜住的小子怎么看都不象个有身份的人,凭什么就有这么霸气的一个小弟,还有这么霸气的两个打手?

    对,这小子还被网兜着呢,擒贼先擒王!

    花爷也不知道怎么就醒了过来,一闪身来到徐子桢身边,隔着渔网扣住他的咽喉,恶狠狠地叫道:“谁他妈敢再动,我就捏死他!”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声,清脆悦耳:“咯咯……要不咱俩比比,看是你下手快还是我下刀快?”

    花爷的手一僵,顿时不敢再动弹,因为他感觉到了一抹森冷架到了他的脖子上,不用低头看就知道那是一把刀。

    “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花爷终于感觉到了害怕,这一回是真真切切的害怕,为了示好赶紧把手从徐子桢脖子上撤了下来。

    两个汉子已经趁这空当把徐子桢从网里解了出来,并眼神古怪地看了一下花爷身后,徐子桢得脱束缚,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花爷身后哪有什么刀,分明是段烟那小子手里拿着面铜镜而已,铜镜的边缘比较薄,又是冰凉冰凉的,搁在脖子上还真有点象是刀。

    花爷这时也发现自己被骗了,但为时已晚,徐子桢慢悠悠地走过来揽住他肩膀,笑道:“花爷,找个清净地儿,咱好好聊聊吧?”

    段琛笑着一指身后道:“大哥,要不就在这儿吧,我的房间在后院,挺清净。”在他身后是一个四开间大门面,门楣上挂着个招牌,上写四个大字——永福客栈。

    徐子桢不禁有些汗颜,段烟说过他们就住这地方,可自己却给忘了,要不是碰巧在这儿遭了埋伏,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被花爷的人拿砖给拍傻了,而且段氏兄弟出手救了自己不说,还这么有眼力见的给自己当起了托,顺着自己的意思把这故事给编了下去。

    段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只是微微一笑,领着徐子桢和花爷进了客栈,穿过大堂直到后院,来到他的房中,接着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徐子桢心里暗暗感激了一番,很快稳住了心神,看着花爷微微一笑道:“花爷,我是来和您交个朋友顺便给您帮个手的,您这么对我,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呢?”

    中午的时候花爷已经见识过徐子桢的身手,他自忖单打独斗的话肯定不是人家的一合之将,要是渔网计成功还好说,可问题是虽然把人给网住了,人家却说是故意试探自己的,他那边还有俩小弟外加俩打手,瞬间就把自己这边灭团了。

    他现在是彻底死心了,哪怕现在屋里就他和徐子桢两人,他也不敢再动什么歪脑筋,原以为徐子桢把他叫进来是要和他谈接手地盘的问题,却没料到他开出口说了这么一番话,不禁让他有点发愣。

    “这……这位爷,您说什么?给我帮个手?”

    徐子桢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废话,你以为呢?”

    花爷完全摸不着头脑,试探着问道:“您的意思是?”

    徐子桢轻叹一声:“我问你,整个苏州城里有多大地方是你的地盘?”

    花爷老老实实地答道:“盘门、阊门和胥门,差不多是苏州城内的一半不到吧。”

    “哈哈,难怪你今天只带了这么多人来堵我,还是实力不够啊。”徐子桢身子往后靠了靠,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忽然笑吟吟地问道,“花爷,你想不想成为苏州城内唯一的老大?”

    唯一的老大?!

    花爷顿时被这个称谓惊呆了,他当混混很多年,可早就过了热血的年纪,现在他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城里的几家赌坊,另外闲着没事找那些好欺负的外地人敲诈一番赚点小钱,然后晚上喝点小酒回家搂着自家的婆娘睡上一觉,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快活似神仙的ri子了。

    可是这小子简单的一句话,却象是带着魔力般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钻进了他心里,现在他不就是老大么?可人家说得对,为什么自己只安排这么些人算计他,还不是因为自己手头人不够。

    徐子桢看着花爷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又凑近了些缓缓说道:“这苏州城可是好地方,要是全在你花爷的手里,那你这地位,这财富,怕是连周边那些地方的县太爷都比不上了,怎么样花爷,你……想好了么?”

    是啊,苏州城富得流油,这谁都知道,要是能掌控全城,那还真是……花爷越想越激动,一咬牙:“想!”

    徐子桢一拍大腿:“哎,这就对了!”

    “可是您都说了,我这实力不够啊……”花爷的脸忽然又垮了下来,“苏州东半城那三门各有一个老大当家,虽然他们实力不如我,可我一旦想吞过去他们就会拧到一块儿,到时候我就有被反吞的危险了。”

    徐子桢嗤笑一声:“我不都说了,来给你帮个手么?只要我给你使点计,你自个儿出点力,不出三天工夫,这全苏州城就都在你手里了。”

    花爷张大了嘴看着徐子桢,就象是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不过他毕竟也这么大岁数了,想事情还是想得比较全面,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这位爷,冒昧问一下,您肯这么帮我,那您要的是什么?”

    徐子桢笑笑:“你花爷当了苏州城唯一的老大,那以后我要做些什么生意都方便些,走在路上也塌实些,你说对不?”

    “啊?就这么简单?”花爷有些不敢相信。

    “就这么简单!”

    “那您……怎么不自己争地盘当老大?”

    徐子桢笑道:“我就是一懒鬼,最多出出点子就行了,怎么样花爷,只要你听我的,这苏州城可就是你的了。”

    花爷象看怪物似的看着徐子桢,犹豫半天猛地一拍桌子:“好!我答应了,只要我花某人当上苏州城唯一的老大,那您就是我的老大!”

    徐子桢哈哈大笑:“哎,这就对了,不过我当花爷你的朋友就可以了,别老大不老大的。”

    花爷不满道:“那可不行,老大就是老大……对了,老大您贵姓啊?”

    “别叫老大了,我叫徐子桢。”

    “是,徐老大!”

    “……随便你吧。”徐子桢算是没了脾气,这花爷倒挺有个xing,他也懒得在这上边再纠结,想了想说道,“花爷,你先准备下去,明天咱们就去把其他地盘端过来。”

    花爷吓一跳:“这么快?能……能行么?”

    徐子桢笑道:“放心吧,你只管一个个地盘去吃,其他有我呢,你不说他们几个地方随便谁都不是你对手么?”

    花爷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相信他:“那好,我这就安排!”

    “哎等会。”见花爷说走就走,徐子桢赶紧叫住他,“我这儿还有个事想麻烦你。”

    花爷不悦道:“您是我老大,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您吩咐就是了。”

    徐子桢压低声音正sè道:“你去安排人的时候顺便替我问个事,最近城里有不少女的失踪,看看谁见到过什么。”

    “啊?您这是?”花爷有些不解,这和抢地盘完全搭不上啊。

    “我女人被拐了。”徐子桢自然不能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公事,只能随便扯了个理由,反正花爷这会儿用得到他,自然不会去多想。

    果然,花爷一听就义愤填膺地叫道:“我干他nǎinǎi!敢拐老大你的女人?放心吧老大,就算我把苏州城挖地三尺也得给您找出来!”

    看着他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徐子桢很满意,想了想又道:“明天你抢地盘的时候也能顺便把这事cāo作一下,趁着乱……你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