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14章:苏州城内两大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花爷肯定懂,抢地盘哪有不翻个鸡飞狗跳的,到时候管他什么地方,闯了再说,指不定运气好的就能碰见那伙人贩子,这也是徐子桢早就打算收了花爷的意图。 ..

    其实就象徐子桢自己说的,他就是个懒人,虽然有点脾气爱打抱不平,但要让他把这事管到底还真难为他了,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为了混饭吃只能先寄身于府衙当个差,那会儿不是还没想到做睫毛膏么。

    花爷壮志满胸地走了,徐子桢笑眯眯地走了出来,段琛段烟兄弟俩正坐在客栈大堂里喝茶,显得颇为无聊的样子,一见他出来,段烟先扑了过来,叫嚷道:“桢哥哥,你有好玩的不带我!”

    徐子桢哭笑不得:“被人网住了也带你?你这什么恶趣味啊?”

    段烟哼道:“谁让你没先找我们一起,要不是我和我哥正好看见,你就等着被人当鱼给宰了吧。”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徐子桢对这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赶紧扯开话题,“对了,你们哥儿俩怎么不出去溜达溜达?”

    话音刚落,段烟忽然小脸一板,哼道:“你问我哥。”说完转身又坐了下来,撅起嘴拿着个空茶杯转啊转的。

    “哎?他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徐子桢好笑地看向段琛,这当哥哥的气度不凡,当弟弟的却是十足的小孩子气。

    段琛哈哈一笑,请徐子桢坐了下来,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徐兄,江南歌舞素来名动天下,因此小弟想在今晚去一趟招见识一番,这下午自然得养足jing神了。”

    “招?这是什么地方?”

    段琛显得有些惊讶:“徐兄难道不知?这可是苏州城乃至整个江南最红的青楼啊。”

    徐子桢恍然,顿时哈哈大笑,难怪段烟会不开心,摆明了是因为他哥哥不带他去,让他一个人守家呢。

    段琛见他笑得古怪,赶紧澄清道:“小弟可不是冲着那里的烟花之名而去,只是听说那里有一位名动天下的绝美人儿,且琴棋书画无一不jing,堪称才女,小弟只是仰慕这位流落烟花的奇女子,别无他意。”

    徐子桢嗤的一笑:“段兄,所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不老实,不就是看漂亮妞么,我能理解。”

    段琛的脸红了红,却叹道:“只是这位奇女子并非那么好见,据闻她一周只见两次客,且每次需她看得入眼方能得以入她香闺奉茶。”

    徐子桢不屑地道:“嘁!一个卖笑的还这么摆谱?”

    段琛笑道:“可即便如此,每次想见她之人依然趋之若骛,许多人都说,若能得她请入内室奉茶,便是折个十年寿都愿意。”

    不得不说段琛的口才不错,语气也调节得极好,这么几句话就说得徐子桢也生起了兴趣,不过他倒没有往那所谓的奇女子身上去想,他想的是另一个事情,就是他睫毛膏的推广。

    要知道一个新兴事物的推广可着实要做些工夫,在这个信息闭塞的年代还是口碑相传最主流,最有效,而这个招的美女人气值这么高,显然是个极佳的媒介,再说青楼那地方不也是睫毛膏的一个消费群么?

    徐子桢脑子里一转就有了主意:“段兄,被你说得我都有点儿好奇了,要不咱俩晚上结个伴?”

    “妙极,小弟正有此意!”段琛原本就打算把他忽悠去的,他一个外国人跑苏州来逛窑子,就算带着打手也怕被人坑啊。

    可徐子桢也怕被坑,他倒不是外国人,却连外国人都不如,这朝代怎么逛窑子,有什么规矩,他是完全两眼一抹黑,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个人——钱同致,这小子一双小眯缝眼整天滴溜溜乱转的,一看就好那口。

    他把这想法和段琛一说,两人一拍即合,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人连茶也不喝了,站起身准备去找钱同致,段烟一见两人要走,小脸黑得象个小灶王爷,段琛哄了半天没见效。

    徐子桢笑着哄道:“烟儿,你都这么大人了,自个儿找玩的地方不是挺好么?回头桢哥哥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不要!”段烟忽然眼珠一转,“你们去逛青楼,我就去找漂亮姐姐玩,我就不信她忍心把我丢在门外不管。”

    “啊?”徐子桢一愣,这漂亮姐姐可不就是莫梨儿么?这小子说小不小的好歹也十好几岁了,晚上去一姑娘家算怎么回事?

    没想到他还没拒绝,段琛却点头应了下来:“也好也好,那你就去和莫姑娘说说话吧,也省得你在外边溜达闯祸,只是不许说咱们去招的事!”

    徐子桢有心要说不,可纠结了一下还是没开口,反正莫谢氏也在,再加上她们娘儿俩今天晚上肯定赶工做那睫毛刷,这小子跑去还不得被拉着当免费劳工?这可是你自找的!

    三人带着那两个随从即刻出了客栈,先把段烟这小子送到了阊门谢馥chun,莫梨儿一见徐子桢就想起在小巷里那段旖旎,小脸顿时又红了,只是听徐子桢说要把段烟暂寄在这里,她又愣了一下。

    徐子桢拉过她低声道:“反正伯母也在,这小子就先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吧,晚上我还有事,另外做睫毛刷不也能用得上他么?反正这小子也闲着没事。”

    莫梨儿没有任何异议,乖巧地点了点头,也没问他晚上去忙什么,把徐子桢看得又是一阵心痒,梨儿实在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啊,随即又想起晚上要去那招,居然罕见地惭愧了一下。

    安排好了段烟,徐子桢带着段琛和那两个随从来到了苏州府衙,钱同致正在自己房里打着盹,被徐子桢叫了起来,当他听说晚上去招,顿时乐得跳了起来,翻箱倒柜地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裳,再挂上个玉佩插上把折扇,倒也人模狗样了起来。

    钱同致少年时父母双亡,从此在舅父家寄住,只是他根本不是个读书的料,哪怕温承言给他找了好几个不错的西席老师,他还是没能考上一个半个功名,导致现在二十多岁的年纪,还是白身一个。

    不过他虽然文不成武不就的,但天生一副侠义心肠,和徐子桢一样爱打抱不平,这点倒是让温承言颇感安慰,那天菊展上他看见张令等几个纨绔欺负徐子桢而忍不住跳了出来,后来又在府衙遇见了徐子桢,结果两人一见如故,成了朋友。

    有他这个地头蛇当向导去招,徐子桢和段琛自然是不怕被坑了,不过眼下还不忙着去,徐子桢还得找雷捕头商量点事。

    雷捕头见到徐子桢的时候也没感到奇怪,而是直接问道:“今天你保下那帮泼皮,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徐子桢笑着竖起大拇指:“雷捕头果然神目如电。”接着把收了花爷当小弟的事说了一遍。

    旁边听热闹的金羽希吓了一跳:“徐哥你这是闹哪样?”

    徐子桢神秘地一笑:“该闹的还没闹呢,不过我得先跟雷捕头商量个事,明天上午开始,我想请雷捕头带着兄弟们给我跑个腿。”

    雷捕头皱了皱眉:“跑什么腿?”

    徐子桢侃侃说道:“明ri上午辰时,烦请捕头和兄弟们替我把住整个娄门和葑门,别让那儿的混混出来。”

    “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

    “因为我想让花爷一处一处地吞了,把娄、齐、葑三门都收到手里,成为苏州唯一的混混头。”

    雷捕头大吃一惊:“徐兄弟,你……你这究竟是打算干嘛?”

    徐子桢笑道:“雷捕头,我问你,苏州城内究竟是兵多还是贼多?我说的贼指的是混混。”

    雷捕头道:“那自然是混混多。”

    “那就是了,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肯替咱们管着全苏州城的混混,有什么事儿您直接找他姓花的就成了,这又何乐而不为呢?以后他要是嚣张过了头忘了他老大我姓什么,那还不是照样说灭就灭,他一当混混的还能强过官府去?”

    雷捕头只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徐子桢的思维节奏了,紧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猛地一拍桌子:“好,就依你说的!”

    徐子桢笑笑:“那就麻烦雷捕头了,记得,是辰时,两个时辰后把娄门让出来,再两个时辰后把葑门让出来。”

    雷捕头和金羽希张口结舌:“你这是打算一天就把全苏州都打下来?”

    明天,苏州城注定会发生两件大事,一个是脂粉界新贵睫毛膏的正式上柜,另一个则是花爷将成为苏州城内唯一的老大,而这两件事全都和这个初来大宋没几天的徐子桢有关,在这一刻,徐子桢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价值。

    谁说老子只会泡妞和打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