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3章:我是你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定下神仔细分辨了一番,顺着声音摸了过去,发现声音来源是几个放在靠窗处的柳条筐,看着和其他几个没什么区别,他看准一个揪开盖子,借着窗口透入的微弱光线看去,发现筐里蜷缩着一个曼妙的身躯,青丝散乱脸sè苍白,手脚都被麻绳缚着,嘴也被布条绑着。: ..

    “怎么是这妞?”徐子桢看清这张脸时顿时一愣,这不是街头卖艺被花爷当众调戏的那个大姑娘么,她不是挺能打吗,怎么也会被掳?

    那大姑娘正巧悠悠醒转,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被绑得结实,这一惊非同小可,而且眼前隐约还张笑脸,在贼兮兮地冲自己笑,她下意识地想要尖叫一声,却发现自己的嘴也被堵上了。

    “嘘!”徐子桢发现她醒转,赶紧竖起根指头示意她禁声,凑近了低声说道,“美女,是我,还记得么?”

    大姑娘瞪着眼睛仔细看去,很快认出了这张脸,怎么可能不记得,那天他单挑花爷他们几十个人的英姿一直深深印在她脑海里,之后她时不时的会不由自主想起他。

    一想到这个,她的脸颊不由得有些发烫,暗自想道:他怎么在这里?莫非是来救我的么?

    不得不说她的神经够大条,没先想到自己是怎么被劫持的,反倒先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如果徐子桢知道她现在心里所想,恐怕会哭笑不得。

    徐子桢见她呆愣愣的半天没反应,以为她被药迷得还没回过神,伸出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轻声唤道:“美女,醒醒!听见我说的了么?”

    大姑娘这才回过了神,勉强动了动算是点头,徐子桢见她神智没出什么问题,赶紧伸手进筐里将她抱了出来。

    咦?发育得这么好,居然不是很重,嘿嘿,手感不错……

    徐子桢脸上装得一本正经,心里却是乐开了花,那大姑娘早已是晕生双颊娇羞不已。

    很快那大姑娘手脚上的麻绳被解了开来,徐子桢先让她等一下,迅速回过头去搜寻其他柳条筐,很快他就发现在这窗边的一排筐里每一个都有人,而且全都是双目紧闭脸sè苍白,显然药xing还未曾过去。

    这时船身猛地一动,徐子桢没留神差点晃一交,很快他反应了过来,船开了。

    “妈的,这下麻烦了。”徐子桢暗骂一声,本来船没开的话还有花爷在岸边,救人也好抓人也好,总算有帮手,现在可好,就自己和一个刚醒没多久的大姑娘。

    他在船上心念如电转地想着对策,岸边的花爷更是心里大惊,他正和那小厮说着话,却见船没一点征兆就开了起来,他吃惊道:“怎么船开了?”

    小厮一愣:“啊?您不是说让咱们快点么?”

    花爷有些抓狂:“那你怎么不上船?”

    小厮笑道:“哦,明儿还得拉一批货,我跟那船货一起回去。”

    这下完蛋,大哥一个人在船上,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花爷脸上不露声sè,心里却暗暗发苦,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忙去吧,我自个儿溜达溜达。”说完不再理他,转身而去,才一出码头就拔足狂奔了起来。

    妈的,赶紧找人来,大哥有麻烦了!

    ……

    徐子桢透过窗子往外看去,只见船舷边滚滚而动的河水,心里一阵无奈,船上还不知道有几个人,这下有点麻烦了。

    趁着船没行远,他微一沉吟,对大姑娘道:“带火了没?”

    大姑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点头道:“带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细长圆筒。

    徐子桢飞快地从筐里抓出一把把棉絮破布,放在舱门之内不远处,对大姑娘努了努嘴:“点上。”

    大姑娘愕然道:“你……你是要放火烧船么?”

    徐子桢急道:“你赶紧照做就是了,要不然咱们谁都跑不了。”

    大姑娘被他的神情吓了一跳,赶紧将小圆筒的盖子拔去,小嘴凑近吹了几下,一个火苗便冒了出来,那些棉絮和破布上多少沾着酱油或醋,点倒是点着了,可一下子窜不出火来,只是冒起了一股股浓烈的黑烟。

    徐子桢手里拎着两个酱油坛子,拿了一个交给了大姑娘,低声说道:“有人进来就把这玩意儿往他脑袋上砸,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明白了没?”

    大姑娘不知道他要干嘛,茫然地应道:“哦。”

    徐子桢点点头,伸手将舱门轻轻拉开了一些,身体隐到了门后,又示意大姑娘躲到另一侧去,门外的河风鼓荡之下,船舱内的黑烟顿时滚滚而出。

    很快门外甲板上就传来了惊呼:“走水啦!船舱里走水啦!”接着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

    舱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踢开,有人手提一个水桶冲了进来,一眼看见冒着黑烟的不过是一堆破布烂棉絮,不禁一愣,紧跟着又一个人冲了进来,手里同样提着个水桶。

    徐子桢对大姑娘一使眼sè,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抡起手里的大坛子朝先进来那人的脑袋上砸了下去,大姑娘依葫芦画瓢照着后边那人也来了一下,咣咣两声脆响,坛子被砸得四分五裂落了一地碎片,坛子里的酱油溅得到处都是,那两人哼都没哼一声就扑倒在地。

    那大姑娘显然药xing还没完全过去,就这么一使劲的工夫就累得娇喘吁吁额头见汗,再者有上回和小黑哥交手的经历,徐子桢决定不再傻呼呼呆在门内等人家冲进来,而是侧耳细听着舱外,这里的动静显然惊动了外边的其他人,很快就又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徐子桢估计着舱外来人的距离,猛地身形一伏窜了出去,借着前冲之力挥拳朝来人面门上狠狠砸去,喀喇一声响起,那人鼻中喷出两道血柱,两眼一翻仰天倒飞而出。

    他趁着来人不备而出其不意迅速放倒了一个,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徐子桢反应极快,不退反进,身子朝后就地一滚,一把雪亮的钢刀险之又险地擦着他的头皮而过。

    这一刀才走空,那人忽然发现徐子桢已经滚到了自己脚边,手腕一翻将刀尖朝下狠狠戳将下去,刀锋凌厉迅疾如落雷,徐子桢双手后翻在地上一撑,右脚突然飞起,后发先至踢中那人下颚。

    那人正在低头看向徐子桢,下巴就象主动凑上了徐子桢那只大脚,一股大力袭来,顿时觉得下巴上轰然一震,两排牙齿将舌尖咬去了一截,他剧痛之下一声惨叫,身体倒飞而出,最终摔在几步外的甲板上,昏厥了过去。

    徐子桢一个翻身站了起来,jing觉地看了一圈四周,甲板上那被他放倒的正是他上船时看见的那两个,而船舱里被砸晕的则是一身寻常船夫打扮,此外再没别人了,那个大姑娘这时也慢慢走了出来,手扶着船舷俏生生地看着他。

    现在他也没工夫和人家大姑娘搭讪聊天,当务之急是先得想法子把这船开回去,也不知后舷有人没有,他可不会开这么大的船,也就是以前谈恋爱那会和女朋友划过小舢板而已。

    徐子桢对大姑娘笑笑,刚想说让她休息一会,却见大姑娘脸sè猛然一变,眼神惊恐地叫道:“小心!”

    话音刚落,徐子桢只觉脑后一阵劲风袭来,猛一回头却见一个柳条筐正朝着自己飞来,眼看已经到了眼前,要躲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喝一声抬脚踢去,却不料那筐来势极凶,且蕴涵着一股极大的力量,徐子桢只觉自己象是踢在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车头上,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被撞得朝后飞了出去。

    这股力量大得不可思议,徐子桢只觉得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眼看就要撞上身后的船舷时,忽然那个大姑娘一咬牙冲了过来,伸出双掌用尽全身力气推在他背上。

    受到了这股力量的阻挡,徐子桢终于停了下来,摔落在甲板上,而那个大姑娘却承受了那股力量,一声惊呼朝着船舷外掉了出去,徐子桢援手不及,眼睁睁看着她掉入水流湍急的运河里,瞬间消失在了水中。

    徐子桢只觉得浑身热血猛的涌上头顶,腾的一下站起身,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柳条筐飞来的方向,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身影,正冷冷地看着他。

    那人青衣小帽,只是一身寻常百姓打扮,但那眼神却yin冷凶狠,他看着徐子桢,嘴唇一动,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徐子桢扭了扭脖子,双拳紧紧握起,发出一阵喀啦作响的声音,眯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你爹,我要……干!你!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