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4章: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那人脸sè一沉,刚要说话,却见徐子桢脚下一蹬,身形如同一枚炮弹般朝着他猛冲了过来,他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他不慌不忙抬起右臂,看准徐子桢的来势挥掌斜劈了过去,这一记手刀凌厉无比,角度刁钻jing准,如果徐子桢不及时收势的话必定会受重伤。

    不料徐子桢在临近他身前时猛的脚下一冲,速度在瞬间又提升了起来,面对他那记手刀不避不让,反倒钻进了他怀中。

    这么一来那记手刀顿时落空,而徐子桢已经逼入了他贴身处,那人一惊,下意识地提膝撞去,但徐子桢似乎早已猜到了他的动作,先一步侧身一让,右手一抬搂住他的脖子,脚下一点地身体高高跃起,膝盖狠狠撞向他下颚。

    显然那人是个高手,面对如此迅猛的一击毫无慌乱之sè,右手一翻挡住那一记势大力沉的膝撞,左手一把抓住徐子桢的腰带,双手一错将他强行倒按在甲板上。

    这么一来徐子桢顿时成了头下脚上的姿势,眼看那人抬起脚狠狠踩了下来,他却忽然双脚一飞缠住那人,腰部一用力顿时把他一起掀翻了下来,紧跟着用额头朝着那人的面门狠狠撞去。

    徐子桢很清楚,如果他在那大姑娘落水的第一时间里跳下水救人,肯定是可以救得了她的,但是船舱里还有十几个昏迷在柳条筐内的女子,救了那一个等于放弃了这十几个,他在瞬间权衡了轻重,只得咬牙放弃。

    现在唯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个家伙,然后再赶紧下水救人,以他的急救知识来看,人掉进水里如果只是这么几分钟的话还是有可能救得了的,所以他现在全然不顾自己受伤的可能,只是一味的咬着牙进攻。

    而且从他被那个柳条筐撞飞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件事,这个青衣小帽的中年人是个罕见的高手,最起码比他上次见到的小黑哥要强了不止一星半点,这家伙出手狠辣招数纯熟,哪怕挨到一下两下都搞不好是重伤。

    所以这时候在徐子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老子跟你拼了!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那人现在不是怕,而是头大如斗,他好歹是江湖上有一号的人物,与人交手不知凡几,可象徐子桢这样完全不按套路来的他还是平生头一回碰到。

    很显然这小子是没练过功夫的,出拳毫无章法,可他的攻击又偏偏凶狠凌厉异常,每一次攻击都直奔自己的要害而来,最关键的,也是他最头疼的,就是这小子根本不和自己见招拆招,而是不顾自己受伤的危险,象块膏药似的上来贴身缠斗。

    眼看徐子桢的头槌就要撞上自己,而自己的手脚却还在他的纠缠之中,根本放不开来,他百忙之中脑袋一仰避了开去,却不防徐子桢右手诡异地一弯,手肘划出一道华丽的弧线重重砸在他鼻梁上。

    他在剧痛之下猛的一脚踢出,狠狠地踢在徐子桢胸口,这一脚饱含了他的怒火,威力非同小可,徐子桢当即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好!很好!”他慢慢站直身子,脸上已满是鲜血,眼神yin沉得可怕,徐子桢那一肘已经将他的鼻骨砸断,这对他来说可是奇耻大辱。

    徐子桢倒飞出去后贴着甲板往后滑出了数米远,直到撞上了船舷才停了下来,他只觉得胸口剧痛无比,内脏更是象被绞碎了一般,疼得他满头冷汗。

    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嘿的一笑:“你这不是犯贱么?被我打得满脸桃花开了还说好?要不再来一下?”

    那人怒极而笑:“哈哈!好一张伶牙利齿,我胡四海已经许久没碰见过你这么有种的小子了!”

    徐子桢心中暗暗一凛:“不好,这货起杀心了!”

    胡四海的眼中分明闪起了凶光,再配上那张满是鲜血的脸,看着极是可怖。

    徐子桢很清楚自己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本来凭借自己丰富的单挑经验和纯熟的搏击技巧,贴身之下也不见得吃多大的亏,可现在自己和他已经拉开了距离,要再想贴上去打已经是不可能了。

    妈的,死就死,老子反正死过一回了!

    徐子桢一咬牙,强忍着胸肋间的剧痛站起身来,正待扑上去和他玩命,忽然听到船后传来一个破锣嗓子的大叫声:“大哥,大哥!老花来救你了!”

    这一声大叫响亮之极,尽管是逆风而来,却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入徐子桢和那胡四海的耳中,两人顿时神sè一变,所不同的是徐子桢顿时大喜,胡四海则是眉头一挑。

    只见船尾后不远处出现了一艘狭长的小艇,船头一个硕大的龙头,船身画着金光闪闪的一片片龙鳞,一身短装的花爷稳如泰山地站在船头,十七八个壮汉分坐两边各持一柄船桨在猛力划动着,随着一声声洪亮的口号,小艇如一支利箭般在这运河中破浪而来。

    徐子桢顿时目瞪口呆:这……这他妈不是龙舟吗?

    这年头的水运基本都是靠风力,特别象徐子桢所在的这条船,是一条平底宽舷的货船,只求一个稳字,但速度是实在可怜的,哪能比得上花爷指挥的那艘龙舟?

    那些划船的汉子显然都是花爷的手下,老大在船头指挥着,他们哪敢不卖力,一个个挥动木桨使出了吃nǎi的劲,眨眼的工夫就追上这条长兴记的大船。

    徐子桢看着船头花爷那张满是焦急之sè的漆黑大脸膛,头一回感到他是这么亲切这么帅,他嘴角挂起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对胡四海说道:“哥们儿,咱继续?”

    胡四海眼中的yin冷之sè愈发浓重,他看了一眼那艘龙舟,咬牙切齿地说道:“算你走狗运!”话音未落,他忽然伸手一按船舷,翻身跃了出去。

    徐子桢一惊,忙扑上往船外看去,却见那胡四海并没有落入水中,而是跳上了旁边驶来的一艘货船,再一跳又上了更远一艘船,几个起落间跃到了河对岸。

    干!还是被他跑了!

    砰的一声轻响,龙舟靠了过来,花爷飞快地爬了上来,见徐子桢脸sè惨白嘴角带血,不禁吓了一跳:“大哥,你受伤了?”

    虽然明知花爷是因为自己对他有利才这么关心,徐子桢还是隐隐有些感动,但眼下还不是闲聊的时候,他急声说道:“老花,赶紧跟我往回赶,有人掉水里了。”

    花爷猛的刹住身形,转身吼道:“都给老子坐好,跟大哥去救人!”

    徐子桢来到船边,一跨步刚准备跳进龙舟里,却见后边乘风破浪地赶过来一艘货船,船头一个老者朝着他大挥其手,嘴里叫道:“小倌儿,你船上落水的姑娘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