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27章:登徒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回到府衙的时候花爷已经早早等候在了这里,徐子桢让雷捕头出来带人,把一应人等全都带了进去,温知府闻讯上堂,二话不说先将八名人犯打了四十,再好言安抚了一番那些被掳女子。

    人证俱在,根本抵赖不得,只是那八个人就跟上回那小黑一伙人一样,怎么问就是不开口,哪怕温知府用大刑伺候,也是咬紧了牙只字不吐,温知府似乎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直接将那八人收起监来,那些受害女子则由其自返归家,然后起身退堂,顺便招了招手把徐子桢叫了进去。

    来到内堂坐定,雷捕头也跟了进来,徐子桢先将今天所遇的事情经过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说到一半的时候提起了那胡四海:“那小子功夫太强了,今天要不是老花来得及时,只怕我就挂了。”

    雷捕头忽然一惊,失声叫道:“胡四海?”

    徐子桢奇道:“雷捕头认识他?这货很有名吗?”

    雷捕头神情肃然:“此人乃是少林外门弟子,出道已有十余年,一手刀法更是出神入化,江湖上管他叫胡四刀,意思是鲜有人能在其手下撑过四刀。”

    徐子桢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胡四海的身手,越想心里越是后怕,这还是那家伙没用刀跟自己打,要不然哪怕老花赶了过来,他也来得及把自己宰了再逃了。

    温知府在旁沉吟道:“既然此人如此名头,可却为何会做如此宵小之事,又是谁能有这般来头能让他这高手效命?”

    徐子桢说道:“那船是京城老字号长兴记的,恐怕这事多少和京城那边有些关系,只是咱们这儿是苏州府,要查到京城……”

    温知府摆了摆手:“这倒无妨,本府自有办法。”

    徐子桢想想也是,温知府官居三品,在朝堂上总是认识些人的,他不再纠结这事,犹豫了一下把自己对那几人观察的结果说了出来,不过说归说,他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当兵的偷掳妇女,这算怎么回事?

    不料温知府的样子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点了点头,徐子桢还想说什么,温知府却一摆手,沉声说道:“子桢,你先休息去吧。”顿了顿又说道,“今ri之事需从长计议,切莫泄露于他人得知。”

    徐子桢一愣,天天都有女人被掳,还从长计议?不过温知府都赶他走了,他也没法再呆下去。

    等出了内堂,徐子桢拉过雷捕头低声问道:“雷捕头,这苏州府地界的兵马是归谁管的?”

    雷捕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大人乃是以安抚使之职兼任苏州知府,这苏州兵马自然都在大人麾下,怎么?”

    “哦!”徐子桢点了点头,笑道,“我就随便问问,这不是刚回大宋么,对军事和行政机构不太了解,没事了,回见。”

    他回头看了一眼内堂,心里暗想:嗯,看来温知府这些兵不是很听话,不过这事跟我没关系,让老帅哥自个儿想辙去吧。

    作别雷捕头,徐子桢回出堂外,今天花爷出力不少,趁着现在没事找他喝顿酒去,也算犒劳犒劳他,顺便再去把段家兄弟和钱同致叫上……哎对了,钱同致呢?

    花爷找到关肉票的据点后他急着赶过去,结果把钱同致忘在了谢馥chun,而这家伙也在那边看美女看得晕了眼,全然没注意徐子桢的离开,结果两人就此分散了开来,后来徐子桢再回谢馥chun也没见他,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还有琉璃,今天她带的那些红姐儿可是给谢馥chun拉足了人气,自己忙东忙西的居然把她也给漏了,要不晚上再去趟招?嘿嘿……

    他边想着边行出了府衙,猛一抬头发现衙门外照壁边俏生生站着个身影,正是李珞雁。

    我去!这丫头怎么还在这儿?他顿时吓出一身汗来,下意识地转身要跑。

    “徐大哥!”

    徐子桢的脚刚抬起,就被这声轻呼叫得僵在了那里,他勉强笑了笑,回头招呼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呢?不回去找你爹么?”

    李珞雁微垂螓首,手指揪着衣角低声说道:“我在等徐大哥,与我……与我一同见我爹去。”

    徐子桢大惊失sè,这他妈就要见老丈人去了?也太快了吧?而且虽说自己是为了救人,可毕竟是摸了人家亲了人家,这年头思想保守得很,保不准她爹一生气先把自己揍一顿,那自己是还手好还是不还手好?

    想想李珞雁她爹那把寒光闪闪的大关刀,徐子桢心里就一阵发虚。

    “咳咳……李姑娘,你看今儿我也实在累得够呛,要不你先回去,容我休息休息再去行不?”

    李珞雁俏脸顿时一变,眼圈一红,象是随时要掉下泪来,她只是有些单纯,可并不傻,徐子桢这说辞摆明了不愿意跟她去见爹,她轻咬红唇,颤声道:“徐大哥莫非嫌弃我?”

    徐子桢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女人哭,一见李珞雁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他的心里如百猫齐挠般的难受,忙不迭的安慰道:“没有没有,我哪有嫌弃你?只是我……哎呀你别哭啊。”

    李珞雁两行珠泪已滚滚而下,徐子桢顿时慌了手脚,只听李珞雁哽咽着说道:“我虽乃江湖女子,可……可也是清白之身,徐大哥若不愿,那我便只有……只有……”

    我勒个去,这就要死要活的了?徐子桢眼珠滴溜乱转,刚要想几句体面话来安抚李珞雁,却听旁边一声清脆的哼声:“小姐你看,此人果然是个登徒子,专做那些始乱终弃之事。”

    徐子桢一回头,却见身边不远处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人,一身素服手挎竹篮,正满脸鄙夷地看着自己,不是旁人,却是温知府的千金温娴和她的那个小丫鬟。

    温娴轻咬银牙瞪着他,恨恨地说道:“我正寻你不见,却没想你居然在此!来人!”

    府衙门前站着的几名衙役赶紧过来,行礼道:“大小姐!”

    “与我将这登徒子拿下!”

    “呃,这……”那几个衙役面面相觑,都是一阵发愣,这不是徐子桢么?什么时候成登徒子了?他把大小姐怎么了?

    温娴见那几个衙役不动,不禁大怒:“为何还不动手?”

    徐子桢只觉头大如斗,再也按捺不住,忍不住叫道:“登你妹啊!老子什么时候成登徒子了?抓我?凭什么?”

    温娴从小到大哪曾有人敢这么大声对她吼叫,顿时愈发气恼,瞪向那几个衙役:“还不与我拿下?”

    “啊?是!”那几个衙役虽觉得徐子桢人不错,可毕竟这是大小姐,忤逆不得,只得从命。

    眼看几人就要上前,却见徐子桢脸sè一变,象是痛苦万分般蹲下身子,双手捂着胸腹间。

    温娴冷哼道:“装死便能无事了么?”

    徐子桢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噗的一声喷出口鲜血,随即两眼一翻白,身体往后倒去,晕死在地上。

    温娴顿时怔在当地,这是真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