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1章:怒火公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这一脚含怒而发力道十足,王满禄一介商人,平日里连小跑几步都得喘的,哪里经受得住这个,顿时摔飞到几米开外,晕倒是没晕,就是满脸鲜血吓得瑟瑟发抖。: ..

    徐子桢满脸寒意,咬着牙说道,“心口疼而死?那你知不知道口唇紫绀这四个字?老子告诉你,这意思就是但凡心脏有问题的,嘴唇通常都是紫色的,你他妈给老子睁大狗眼看看,你侄子的嘴唇是什么颜色?”

    他这一脚震惊了公堂上下所有人,温知府一阵愕然之下不禁暗自苦笑,这小子也太胆大妄为了,居然敢在公堂咆哮,不过眼下他对徐子桢的判断也颇感好奇,只得按捺着不动声色。

    所有人在被徐子桢震惊的同时齐刷刷的将视线转到了那孩童的嘴上,果然只见一片苍白之色,想来生前定是粉嫩的,决不是紫色,王满禄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惧色,倒是他妻子又叫了起来:“你胡说!哪本医书上写着这一条的?你并非仵作却在这里冤枉我们,我……我不活了!”说着扯起头发就要撒泼。

    徐子桢大怒:“你他妈再嚎一嗓子试试?别逼老子打女人!”

    王满禄的老婆平日里撒泼惯了的,一来人家不愿意跟她计较,二来她那二东家老板娘的身份也让不少人吭声不得,哪见过徐子桢这样比她还恶的人,顿时吓得浑身一激灵,竟然真的不敢再出一声。

    公堂后这时正躲着两个倩影,透过侧门的缝隙往外看着,正是温知府之女温娴和她的丫鬟,从温娴记事起,她就喜欢躲在堂后偷看父亲审案,而如今去了京城研读,难得回来一趟,听见堂上有人喊冤,好奇心起拉着丫鬟又来偷看。

    徐子桢在她的印象里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登徒子,轻薄、无赖、无耻等等一切贬义词都能和他扯上关系,眼见温承言居然让他来断案,不由得低声抱怨道:“父亲也不知想的什么,让这登徒子上堂审案。”

    那丫鬟倒是显得有些兴奋,低声道:“小姐,我倒觉得这登徒子很是有些气概呢,而且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温娴白了她一眼:“我看你是春心动了!”

    两人正说着,便到了徐子桢怒斥泼妇的那一幕,温娴忍不住皱眉道:“这登徒子如此粗鄙,真是丢尽了我大宋男子的脸面。”

    丫鬟掩嘴吃吃偷笑,温娴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你笑什么?”

    “小姐,其实我觉得他虽则言语粗鄙,可却是性情中人,敢说敢做直言无忌,却比那些伪君子要好许多。”

    温娴手指一点她额头,嗔道:“我看你这丫头真是动心了,若非如此你怎会处处帮着此人说话?”

    两人在堂后嘀咕着,徐子桢却来到了那孩童身边,脸上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转而变成了一片慈爱之色,看着那孩童的脸柔声道:“弟弟别害怕,有大哥在这里,谁也欺负不了你。”

    这话虽轻,可公堂上一片安静,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进了耳中,特别是他脸上的神情,更是让许多人有些茫然,温娴也是一怔,在她印象里这登徒子似乎从没这么好声好气地说过话,怎么现在对个素不相识的孩童……而且还是个已经没了气息的孩子这么说话。

    徐子桢心里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因此说话间自然而然流露出了亲情,但很快他的眼中就恢复了清明,深吸一口气定下神来,轻轻拨开孩童的眼皮看了看,又轻轻按了按他胸腹处。

    “呼……”他站起身来,对温知府说道,“大人,我想借用一下厨房。”

    温知府虽然不解,却还是应了下来,让金羽希跟着他去帮忙,不过片刻后徐子桢又回了出来,让温知府吃惊的是他居然把炉子搬了出来,炉膛里还燃着红红的火焰。

    “子桢,你这是……”温知府大奇,终于忍不住问道。

    徐子桢和金羽希合力将炉子放在公堂中央,架上铁锅放入蒸笼,旁边又将主簿的桌子挪了过来暂时借用,没多久金羽希又从后边拿出来个篮子,装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

    “大人,贵叔。”徐子桢朝温知府和贵叔各拱了拱手,“我和这孩子有缘,所以我势必替他洗冤,当着大家的面还他一个公道。”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徐子桢挽起了袖子,将那篮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了出来,顿时所有人都为之愕然——辣椒、梅子、葱,这是要当堂做菜?

    徐子桢将几样东西细细切碎,又从篮子里拿出个盐罐子,抓了把盐洒了进去拌匀,再用刀轻轻拍扁成饼状,然后小心翼翼地一个个放入笼屉之中。

    没多久水开了,笼屉内的热气蒸腾而出,温知府只是静静看着他做这一切,似乎对他所做的完全信任,可堂下众人却私底下议论了开来,包括堂后躲着的温娴主仆,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这东西似乎和验尸审案完全无关啊。

    徐子桢做完这些后来到门板边,将那孩子的衣服一件件除了去,接着又重新将那块白布盖了上去,只露出那张苍白的小脸,随即负手站到了炉边,静静地站着。

    堂上堂下一片安静,谁都没见过有这么审案的,闻讯而来的路人渐渐将堂外挤得水泄不通,每个人都想看看徐子桢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半个时辰后,徐子桢忽然睁开了眼睛,封起了炉门,将笼屉盖子打了开来,随即小心翼翼地将蒸着的一张张饼拿了出来,轻轻放在那孩童的身上,直到所有饼全都铺完,徐子桢又负手站到了一旁。

    温娴有些沉不住气了,看着徐子桢那副卖关子的样子,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异常讨厌,咬着牙道:“他究竟在搞什么?装神弄鬼的。”

    那丫鬟倒是瞪大了明眸,好奇地看着徐子桢。

    又过了许久,徐子桢慢慢睁开眼来,又将那些饼一个个地拿开,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掀开白布。

    “哇!”

    堂上堂下顿时一片哗然,因为那孩童的身体上之上再也不是洁白一片,而是横七竖八的出现了许多条淤黑的伤痕。

    王满福夫妻俩同时哀嚎一声扑到孩子身上,抚尸大哭,眼前这情景让他们简直心如刀割,已经乱了方寸。

    徐子桢抬起眼皮看向王满禄夫妇,森森然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还有何要说?”

    从孩童身上的伤痕出现起,王满禄的脸色就变得死灰一片,徐子桢那凌厉的眼光更如同一支利箭,狠狠地戳入他的心里,他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忽然扑倒在地,象杀猪似的哭喊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这都是我家婆娘撺掇我这么做的,我……我该死,我该死啊!”

    温知府已经怔住,指着孩童身上的伤痕道:“子桢,这是……”

    徐子桢回过身来,沉身说道:“大人,这些伤如果不是用特殊的方法,根本是看不出来的,这夫妻二人歹毒之极,想必是用皮索布带之类的将这孩子绑起来,然后在他身上垫以棉被或书本,再用重物反复抽打。”

    说着他又蹲回孩童身边,掀开他眼皮:“大人请看,这孩子瞳孔放大,隐现血丝,分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最终导致殒命。”他越说越怒,腾的站起身,拳头捏得咯吱做响,瞪着王满禄夫妇,“对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你们真他妈该死!”

    王满禄浑身抖如筛糠,只顾着不停磕头叫饶命,他老婆则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两眼茫然,徐子桢简直就象是在暗中看着他们似的,所说的这些分毫不差。

    温知府见他夫妻二人的反应就知道徐子桢分析得完全准确,当即一拍惊堂木:“将这两个歹毒之人拿下,重打四十大板,斩立决!”

    真相终于浮出水面,那可怜的孩子也真如徐子桢所说,等到了公道,堂上堂下一片哗然,人人惊呼,任谁都没想到,这个敢在公堂咆哮的年轻人居然有如此本事,将一桩看似正常的案子硬生生找出了线索。

    一道道或惊讶或崇拜或尊敬的目光射向徐子桢,只是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一条幼小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再也无法活转过来在他父母膝下嬉闹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没来由地想起容惜,暗暗想道:事不关己真的好么?金国灭了半个大宋真的和我无关么?战争,战争,倒霉的不还是百姓么?到时候天下会多出多少孤儿?

    看着王满福夫妇抱着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徐子桢又想起自己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弟弟,以他的洒脱性情第一次感到了茫然。

    这狗屁战争!

    ——下午要出门,怕定时发布出问题,索性现在发了.另外有花花的支持点哈,花越多妞越多,yd不?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