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3章:调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温娴一向xing子孤傲,却偏偏象是对这女子极为疼爱,一见她哭成了个泪人,顿时慌了手脚,忙不迭地哄着:“卿儿不哭,告诉姐姐究竟何事?”

    “他……他……”那女子指着徐子桢,半天没说出为什么,毕竟她是个姑娘家家,这种话对她来说实在难以启齿。阅读 ..

    徐子桢哼哼唧唧的爬起身,没好气地说道:“没长那么高就别躲门口,跟个地桩似的,我肚子上又没长眼睛……肚脐眼可看不见啊,要不然我至于撞上你么?”

    那女子顿时跳了起来,她个子并不矮,甚至可以说是高挑,这个混蛋居然还反咬一口,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而且他扑倒自己也就罢了,还拿……拿那个顶自己。

    她紧咬银牙,怒视徐子桢道:“你……你毁我清白,还敢恶人先告状!本小姐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叫胡卿!”话音刚落,她手一翻将背后的长剑抽了出来,呛锒一声寒光乍现。

    徐子桢吓了一大跳,心里暗骂:这年头的娘们儿怎么都这德xing?动不动就说人家毁了她清白,李珞雁是这样,碰上这个疯婆子又是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眼看那把剑已经飞刺了过来,吓得他赶紧往斜刺里跳了开来,大叫道:“喂你够了啊!不就是绊倒压了你一下么?至于这么要死要活……啊喂,你来真的啊?大小姐你还不拦着她?出人命啦!”

    胡卿在盛怒之下只顾挥剑乱刺乱砍,完全没有章法,徐子桢要制服她倒不是不可能,可人家毕竟是个小女生,而且还长得挺不错,要他下狠手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再说刚吃完人家豆腐就一抹嘴翻脸不认人,这也不太厚道。

    温娴一脸呆滞站在旁边,从两人的对话中她大概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忽然间她想起了自己初见徐子桢的情景,忍不住瞥了一眼徐子桢,暗道:这人怎么见谁都要招惹一番,果真是个登徒子。

    只是她完全不懂武功,有心想要拉架却插不进手,看着寒光闪闪的根本不敢上前,急忙喊道:“卿儿,快住手,有何委屈与姐姐说便是,可莫要伤了自己。”

    胡卿恍若未闻,只知咬着牙乱砍,暴怒中一个错手,剑锋砍到了园中一株桂花树干上,她拔了几下没能拔出,徐子桢趁这机会赶紧溜之大吉,躲到了温娴身后,探出个脑袋叫道:“喂,差不多就行了啊,这里可是府衙内堂,你拔剑乱砍也不怕犯了忌讳。”

    这句话如一盆冰水浇上了头,顿时让暴怒的胡卿冷静了下来,知府衙门非同寻常地,她自然知道厉害,而且眼看徐子桢躲了起来,想要杀他已是不可能的了。

    温娴趁这机会赶紧快步上前,一把拉住胡卿的手,柔声道:“卿儿,此事姐姐自会给你个公道,你可莫要再干傻事了。”

    胡卿咬牙瞪着徐子桢,忽然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抱住了温娴死也不松手,温娴被她哭得一阵心软,不停好言安慰着。

    徐子桢不以为意,反倒朝她扮了个鬼脸,旁边那小丫鬟看着有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徐子桢回头故作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笑什么笑?小心我也毁了你清白!”

    那丫鬟小脸顿时一红,啐的一声跑去温娴身边,大声告状道:“小姐小姐,那登徒子连我都要调戏,你可不能放过他!”

    温娴一阵头大,若以她原本个xing和先前对徐子桢的印象,必定会立即叫人将他拿下责罚一顿,可自从她亲眼看到徐子桢给那个枉死的孩子解开了身死之迷后,居然莫名其妙地对他的印象起了变化,这点怕是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她回头瞪了徐子桢一眼:“徐子桢,你已把卿儿气成这样,还不安生些么?”

    徐子桢嘻嘻笑道:“我怎么不安生了?别人说什么你就信啊?我连大小姐你都没调戏,又怎么会调戏她?她又没你的大……哦,我说的是眼睛。”

    温娴额头青筋一阵猛跳,咬着银牙憋出一个字来:“滚!”

    “哈哈!”徐子桢大笑着逃远,调戏美女的感觉果然很爽,而且还是三个。

    来到内堂的书房外时,徐子桢才收起了嬉皮笑脸,装作一本正经地轻咳一声,房内传来温知府的声音:“是子桢么?进来吧。”

    徐子桢这才推门进去,却见温知府正端坐案后认真地看着本册子,他也不打扰,就这么静立在旁。

    温知府放下手中册子,对他微微一笑:“坐吧,此处无外人,不必如此拘束。”

    “谢大人!”徐子桢依言坐了下来,但心中却好奇万分,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温知府似乎对他格外好,不但对他很客气,就连自己在公堂上撒野他也只作不见,难道这老帅哥一眼相中了我,打算招我当女婿?

    一想起温娴那冷口冷面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还是算了,那妞太凶了,老子降不住。

    “温大人,不知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徐子桢干笑一声,开口问道。

    温知府面带微笑就这么看着他,说道:“今ri你在堂上用的那是什么方法,竟然如此神奇?可是你在海外那国时所学?”

    徐子桢暗笑,这哪是什么海外所学,完全就是大宋本地货,在他穿越来之前可是没少陪女朋友看电视,而他那个女朋友又是个侦探迷,什么csi、柯南、福尔摩斯没一个拉下,还有一部关于法医学鼻祖宋慈的片子,他在公堂上用的就正是那里边学来的。

    “呃……启禀大人,是的,不过我所知道的也不多,今天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而已。”

    他可不敢说自己学过,万一温知府让他把会的都写下来,那就要命了,难不成自己重写一部柯南传?

    可温知府并没有在这话题上深究,而是点了点头说道:“贵叔是老资格仵作,你若得闲便将所学与他交流一番,莫要藏私。”

    徐子桢连连点头称是,今天在堂上他可是让那老头很没面子,回头是得哄哄他去。

    温大人接着话题一转,温言问道:“你这伤势如何了?”

    有这样的领导真好,徐子桢心中一暖,笑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最多将养两三天工夫就没事了。”

    温知府点了点头,说道:“小女娴儿你已见过了吧?”

    徐子桢心说刚才还调戏过她,怎么会没见过,眼下见温知府问起,心里一阵发虚,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点头。

    温知府笑笑:“娴儿明ri有个诗会,你若无事陪她同去吧,如何?”

    徐子桢顿时一愣,老温这是什么意思?诗会……不是给老子机会欺负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