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6章:得云诗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随着话音落下,一道青色的倩影从湖边另一侧转了过来,映入众人眼帘,身材曼妙面如桃花,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只是徐子桢一见之下顿时头大如斗,暗叫不妙,这个女子不是旁人,正是昨天被他无意中调戏了一下的胡卿。

    孔公子无由得失笑:“胡小姐怎的从那边过来了?”

    胡卿哼的一声:“本小姐早就到了,只是心情不好到处走走散散闷而已。”她正说着,眼睛一瞥发现了站在一旁的徐子桢,顿时一怔,随即脸色大变,银牙紧咬两眼冒火,“你!”

    后妈的拳头,早晚一顿,徐子桢一看躲不过,索性翻了个白眼:“就是我,怎么地?”

    呛啷一声,胡卿早已拔剑在手,温娴眼看不对,早已赶上前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无奈地道:“卿儿,你又何必与他置气?没的气坏自己身子。”

    胡卿咬一咬牙,这才回过神来,徐子桢显然是跟着温娴来的,自己要是现在跟他过不去,那就是摆明了不给温娴面子,再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真闹大的话必定会让人知道那桩丑事,到头来还是她自己倒霉。

    想到这里她恨恨地一跺脚,收回长剑,瞪了一眼徐子桢:“你等着!”

    徐子桢不以为意,点头道:“好,我等着。”说完别过脑袋再不看她,这泼辣丫头,懒得理她。

    只是他不经意见却发现那孔公子眼中闪过一道阴沉的寒光,顿时大奇,老子什么时候惹上他了?

    他留神再次仔细看去,发现孔公子的视线时不时地在胡卿身上停留,顿时恍然:这小子原来看中这丫头,这是打算给她报仇出气么?

    这时从胡卿身后不远处又走来一人,却赫然又是个徐子桢的熟人,正是那次花会上替张令他们出头的胡昌。

    孔公子也同时看见了他,赶上两步作揖笑道:“胡兄,许久不见了。”

    胡昌笑着还了个礼:“劳孔兄久候,胡某愧不敢当!恕罪恕罪!”

    “哪里哪里,胡兄请。”

    “孔兄请。”

    胡昌跟着孔公子进了亭子,眼睛一扫也发现了徐子桢,顿时一愣,随即走了过来拱手笑道:“原来今日徐兄也来了,稀客啊稀客!”

    徐子桢打心眼里对他不感冒,打了个哈哈敷衍道:“好说好说,我就是过来蹭个热闹而已。”

    胡卿忽然跳了过来,对胡昌道:“哥,你认识这……这人?”她差点一个失口叫出淫贼二字,还好临时收住了嘴。

    胡昌还没说话,徐子桢倒是一愣:“他是你哥?”

    胡卿翻了个白眼:“关你什么事?”

    徐子桢暗笑,原本自己还对无意中吃了她的豆腐而有点小小内疚,不过既然她是胡昌的妹妹,那就说不得了,反正胡昌和自己不对付,今天也就是因为温娴在这儿他才对自己虚伪地客气一番,估计要是有把柄落在他手里的话,那是必定会把自己往死里整的。

    就在这时,张令咦的一声,指着远处道:“顾公子也来了。”

    众人转头看去,却见一身青衫的顾仲尘骑着匹青骢马远远而来,来到近前下马过来朝众人一个罗圈揖,微笑道:“仲尘来迟,望乞恕罪!”

    众人赶紧一个个还礼,他这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其实不算什么,但他祖父却是苏州府人人尊敬的顾大师。

    孔公子站在人群之首,且为今天聚会的发起人,刚要上前和顾仲尘说上几句,却见顾仲尘脸色一变,朝着温娴家的那个下人而去,恭恭敬敬地作揖道:“原来徐公子也在,仲尘有礼!”

    这下徐子桢倒不好意思了,赶紧回礼:“顾公子客气了!”

    顾仲尘人品其实不坏,只是他暗恋琉璃已久,上次见徐子桢要跟他抢那入室品茶的资格,自然情不自禁地吃起醋来,只是后来被徐子桢那一词一曲完全震撼得不能自已,回到家后深切反思,意识到自己这什么江南第一才子完全就是个笑话。

    他倒是也有大家风范,毕竟从小受顾易的熏陶,在挫折之后没有记恨徐子桢,反倒将他奉为了心目中的高人,当然这也有徐子桢故意搞怪的因素,穿着打扮象个市井之徒,开口粗鄙无礼之极,却有着惊艳绝伦的文才。

    那孔公子才张了张嘴,却被这个小插曲打断了,顿时心中有些不快,他实在不懂这个温家的下人有什么过人之处,怎么人人都对他这么客气,当然胡卿例外,只是虽然胡卿对他不客气,却也没表现出把他当成下人的样子,而是怒目横眉当成了一个平等的仇人。

    顾仲尘和徐子桢招呼后主动拉着他给各人介绍了起来,亭子里还有几个书生,倒是徐子桢没见过的,听他一介绍才知道,原来今天在场这些人几乎都是那个得云诗社的,就连温娴也是得云社社员,那个孔公子名叫孔百书,正是这得云社的社长。

    那几个书生不知徐子桢来头,虽然见他穿着一身普通衣服,却丝毫不敢怠慢,要知道顾仲尘可是他们之中的翘楚,连他都对这人这么客气,他们又怎么敢有一点不敬?因此一个个赶紧上前见礼,客气万分。

    徐子桢最怕的就是种虚伪客套的场面,只是看在顾仲尘这么热心的份上实在不好意思拂却,硬着头皮和众人见过了礼,赶紧招呼一声又溜到了一旁,坐在自家马车边悠闲地晒起了太阳,顾仲尘还想拉他过来一起,却被孔百书打了个岔,将他拉了过去,最后这事也就作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大批书生赶了过来,只是他们显然不是胡昌他们一个圈子的,都是三两成群站在了外围观看,对着亭子里的得云社社员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徐子桢大感意外,看来这得云社有些名头,聚个会而已还搞了这么多粉丝来捧场,只是这些不关他事,今天他的任务只是陪着温娴不让她有意外而已,现在没他事,正好闲着晒晒太阳。

    孔百书眼看四周人越来越多,也不禁有些得意,虽说论家底他不如胡昌,论名头不如顾仲尘,只是他这得云社的威望却是谁都比不了的,至少能聚起这么多人来,这就是他的能力,他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徐子桢,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挑衅,却发现徐子桢早已眯起眼睛打起了盹,不禁一阵气恼。

    这时一个清清冷冷的悦耳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孔公子,不知今日聚会以何为题?”

    孔百书顿时回过神,见正是温娴,赶紧收拾起杂念,笑着朝温娴点了点头,接着眼望四周朗声道:“今日我等难得于秋日相聚,且忝为得云诗社建社五周年,不亦悦乎!今日这聚会便以诗会友……”

    话刚说到这里,胡昌忽然笑吟吟地插嘴道:“孔兄,小弟不才提个建议,咱们每回皆是以诗为名,今日是否换个方式?”

    孔百书一愣:“那胡兄的意思是?”

    胡昌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徐子桢,笑道:“久闻孔兄诗画双绝,顾公子与温小姐也是此中高手,不如今日便以秋日为题,各作一画,不知孔兄意下如何?”

    徐子桢虽在打盹,却没有真的睡着,胡昌这番话清清楚楚地落入耳中,他不禁暗笑,这货真没出息,这就见我怂了?

    孔百书虽然不懂胡昌什么意思,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胡昌朝徐子桢那不经意的一瞥,心中顿时了然,点头笑道:“胡兄此言妙极,秋风肃然,别有一番美景,那便依了胡兄。”说到这里朝亭子外喝道,“来啊,摆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