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38章:狂妄之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胡昌和孔百书的震惊更甚于温娴,孔百书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真的有这样的才情,不光这画法他见所未见,连这首词都是如此了得,和他那幅画相比自己的画简直连屁都不是,至于那旁题的词,更是让他这所谓的得云诗社社长羞愧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胡昌则悔得直想抽自己,原来这小子连画画也如此了得,偏偏还装这相,到头来还是出了风头。胡卿从旁探过头来,只一眼便呀的一声惊呼了出来,手捂着红唇满眼不可思议,这幅画可比孔百书画她的那幅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了,现在她脑子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这yin贼居然有如此才情?

    张令三人组更是不堪,在瞄了一眼之后就已偷偷溜到了人后,他们如今是彻底对徐子桢服了气,这样的画他们是完全没资格相作比较的,张令他们很清楚,以自己的水平怕是给人磨墨都已没了资格。

    素描这东西自然还没在这年代出现,而徐子桢又是个惯常泡妞的主,这种活对他来说可是驾轻就熟的,虽说木炭不太趁手,却也狠狠地震住了在场每一个人,只是他今天心思不在这里,懒得去和他们计较,只是对温娴淡淡一笑:“大小姐,这画送给你了。”

    温娴还在发愣,闻言顿时回过神来:“送我?真的?”任她冷艳傲气才情过人,可也早已为这幅画的jing妙所折服,如今听徐子桢说送给她了,顿时心中大喜过望,只是她生xing淡然,喜怒不轻易浮于表面,很快便收拾起了心神,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徐子桢敏锐地捕捉到了温娴眼中闪过的那道惊喜之下,在那一刻他没来由的想起了容惜,那晚他将第一瓶睫毛膏送给容惜的时候,她的眼中也曾有过这样的神情,想起昨天晚上容惜和自己说的那番近似决绝的话,心中不由得一阵难受。

    顾仲尘在震惊之余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徐子桢深深一揖:“徐兄大才果然不虚,仲尘拜服!”

    徐子桢嘿的一笑:“顾公子言重了,我这只能算是奇yin巧计,上不得台面。”

    “这……”顾仲尘一阵语滞,不知怎么回答,他头上顶着的第一才子的名头,靠的不正是这些奇yin巧计么?

    徐子桢忽然看向他,正sè道:“顾公子,在我看来,所谓大才未必要有经天纬地之能,但至少需胸怀天下,能知百姓之疾苦,生逢乱世人命都如草芥,诗词歌赋能抵百万雄师退入侵之寇么?琴棋书画能让百姓不用颠沛流离卖儿鬻女么?”

    他顿了顿又说道:“何为大才?如令祖父顾大师这般便是大才,他老人家桃李满天下,如今年过古稀尚且一心为国寻觅良才,象我这种会做几首歪诗会画几幅破画的,哼!算个狗屁大才,纯属白吃干饭的货sè而已。”

    他这一通话完全没有虚伪客套之意,直说得酣畅淋漓痛快之极,话一说完长长地呼出口气,象是吐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气,这才对顾仲尘笑了笑:“我只是发个牢sāo而已,没有丝毫针对你的意思,顾兄莫怪。”

    顾仲尘早已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对答,只是苦笑着摇头道:“不敢不敢,徐兄所言极是,仲尘受教!”

    大宋天下重文轻武,徐子桢这番话不啻于一枚硕大的石头丢进了池塘,顾仲尘能虚心接受,孔百书胡昌等人则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远处旁观的那些书生却是一阵哗然,甚至有人当时便按捺不住,纷纷叫嚷了起来。

    “狂妄之徒,岂不知我大宋以文治天下,若以他说法,难道那些目不识丁之徒也能被称之为大才么?”

    “正是正是,此言荒谬之极!”

    “此乃何人?居然猖狂至此?”

    徐子桢一一听在耳中,但他懒得和那些人一般见识,等什么时候金国打过来了,北宋成南宋了,你们就知道光读书有个鸟用!哦对了,他们怕是到那时候也不会醒悟,要不然也不会有那千古绝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了。

    这一刻徐子桢忽然觉得意兴阑珊,什么得云社什么才子佳人,他全然不想理会,这些读书人满脑子风雅,根本不会意识得到战争有多残酷,昨夜的梦境反复在他眼前出现,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他轻叹一口气:“大小姐,我们回去吧。”

    温娴刚要说些什么,却敏锐地发现了徐子桢眼中一抹黯然之sè,顿时心中一愣,在她印象里徐子桢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可现在却似乎心中藏着极重的心思,当下点点头,对孔百书福了一礼,淡淡地说道:“孔公子,我家中尚有些琐事,便先行告辞了。”

    “啊?”孔百书有些想不明白,徐子桢一个小小家丁而已,即便他有些才气,可温娴毕竟是他主子,居然会乖乖跟着他走?

    温娴不再多说,对众人点了点头算是招呼过了,随即带着墨绿转身离开上了车,徐子桢懒得理会别人,仅和顾仲尘拱手一礼,跟着温娴而去,刚到车边,却听温娴对车夫说道:“给他留些地方吧。”

    徐子桢不言不语坐上了车,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天,任车轮滚滚前行着,不知道想着些什么,车厢的布帘随着车子的晃动而轻轻摆动着,温娴透过布帘的缝隙看着徐子桢的背影,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此人真让人捉摸不透,时而狂妄时而无赖,可偏偏又有那突如其来的惊才绝艳,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墨绿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看徐子桢又看看温娴,两人皆是一副沉思状,不禁在一旁捂嘴偷偷笑了起来:这徐子桢真有趣,竟惹得小姐也起了心思。

    徐子桢不知道温娴在身后偷着看他,他现在一心只想着那个纠结的问题,如果金国来犯,他是借用他后世的知识来为国出一把力,还是安安份份躲在江南做他的平头百姓,说实话以他那xing子是绝不愿意参合与他无关的事情的,但容惜那冰冷的眼神和昨晚的那个梦境却无时无刻不在揪着他的心。

    忽然他不经意的一抬头,发现车已经回进了城,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座房子,红墙碧瓦大气非凡,四开的大门外两个硕大的石狮,面目狰狞,门头上挂着一幅匾,上书三个金sè大字——留守府。

    徐子桢一怔:嗯?留守府?那不是孔百书他爹的地盘么?原来就在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混进去看看。

    ……

    就在徐子桢经过门前时,留守府内堂中却是一片安静,堂中主位上坐着一个锦衣玉带的年轻贵公子,下首则正襟危坐着一个中年官员,正是这座府邸的主人,那位江南东路留守孔启林孔大人。

    贵公子面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中年人,如果徐子桢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一眼认出,这人正是那天从船上逃走的胡四海,不过今天的他完全没了对阵徐子桢时的傲然与霸气,而是俯首站在那里,摈气凝神不敢大声。

    “再过两天,便是中秋了。”那贵公子把玩着拇指上的一枚玉扳指,淡淡地说道,“那边给我舅父的期限是九月初一,也就是还有半个月多些,你说,到时候我交不出货该怎么办?”

    他的语气很平和,完全听不出一丝怒意,可胡四海却很清楚,自己的主子越是平和地说话,心中的怒意却是越深,他扑的一声单膝跪道,沉声道:“此次确是属下疏忽,请主子责罚!”

    贵公子眼皮不抬:“责罚?罚了你便有五十名江南女子么?我从京城让你带来的二十名殿前司亲兵,如今还剩了几个?”

    胡四海只觉额头上渐渐渗出了一层冷汗,勉强回道:“还……还剩八个。”

    “嗯,八个。”贵公子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话头一转忽然问道,“你说的那个坏我大事的人叫什么?”

    一想起那个身手古怪的身影,胡四海就忍不住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咬着牙答道:“回主子,此人名叫徐子桢!”

    “他是温承言的人吧?”

    “是!”

    贵公子终于抬起了头,淡淡地说道:“四海,你跟着我已经多年了,想来不用我再教你怎么做吧?”

    胡四海双手一抱拳,抬起头毅然决然地道:“主子请放心,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贵公子一摆手:“嗯,去吧,再给你三天时间。”

    胡四海走后,贵公子朝孔启林笑了笑:“孔大人,你我乃自己人,何必如此拘束?”

    孔启林干笑一声,连连称是,接着低声问道:“公子,不知大人此次有何吩咐?”

    贵公子摇了摇头:“没什么别的,就是北边儿那位爷要的五十人之数得抓紧办了。”

    孔启林闻言苦笑一声:“温承言迂腐不化,近ri更是加派了人手四处梭巡,若想在这短时间内凑足这些人数,怕是……”

    贵公子摆了摆手:“温承言并非三头六臂,能管得了多少事?”说罢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孔启林。

    孔启林微一转念便明白了过来,立刻点头笑道:“卑职明白了!”

    贵公子微微一笑:“明白就好,事不宜迟,孔大人这便去吧。”说完又垂下眼皮,把玩起了那枚玉扳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