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1章:未来的金国大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桢才悠悠醒转,这里是一间简陋的小木屋,除了自己躺着的一张小木床以及窗边的一张破旧不堪的桌子,整个屋内就在没有别的家什了。.. 访问下载txt小说他猛的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赤着上身,衣服整齐地叠放在床头,肩膀上的刀伤已经被仔细的包扎过。

    徐子桢拿起衣服,发现被刀划破的地方也已被缝了起来,针脚细密匀称,显然是出自女子之手,他隐约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双眼睛,是容惜?

    他一个翻身下了床,忽然发现胸口被胡四海踢中的地方也不疼了,只有一块淡淡的紫色淤痕,这下他愈发肯定了,上次就是容惜给他治的伤,内力加药丸让他很快恢复了过来,这次自然也是一样。

    徐子桢一喜之下连衣服也没顾得上穿,推开窗子对着窗外便大喊了起来:“容惜!你在哪儿?”

    嘎吱一声响,房门被推了开来,徐子桢扭头刚要喊出容惜两字,一脸的笑容却忽然僵在了脸上。

    从屋外进来的是一个身穿道袍气质出尘的中年道姑,手中端着一个青瓷碗,对徐子桢微微一笑:“你的伤才刚恢复些,怎的不再躺会?”

    徐子桢一愣之下立刻回过神来,赶紧将衣服拉过穿了起来,急问道:“大师……师太……那个道长,容惜呢?”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女道士,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语无伦次下一通乱叫,把道姑逗得展颜一笑,却摇头道:“贫道不认得甚么容惜,此处也并无此人。”

    徐子桢大急:“不可能啊,就是她救了我的。”

    道姑笑笑:“公子怕是记错了,救你的乃是贫道,并非你所说的那位容惜。”

    徐子桢顿时哑然,难道真是我记错了?可我明明看见那双贼亮的大眼睛啊,这女道士眼睛虽然也不小,可那么多鱼尾纹摆在那儿呢……

    他偷偷瞄了一眼那道姑,心里怎么都不信是她救了自己,忽然间想起胡四海那一声惊呼,顿时反应过来,那王八蛋这么怕这玄衣道长,难道眼前这位就是?

    “您是……玄衣道长?”

    道姑微笑着点点头:“正是。”

    徐子桢想了想,又问道:“您很厉害?”

    玄衣笑道:“如何才算厉害?”

    徐子桢挠了挠头:“那个胡四海能打得我满地找牙,您还没露面就吓得他屁滚尿流了,自然属于非常厉害的那种了。”

    玄衣听他说得粗俗,却也不介怀,微笑道:“徐公子胸怀大才,贫道这区区小伎俩又算甚么厉害?”

    徐子桢大奇,最近老有人说我胸怀大才,可老子的大才在哪?我自己怎么没见?

    他还要再说什么,玄衣却将手中青瓷碗递了过来:“徐公子体内尚有淤伤,且先将这药喝下罢。”

    徐子桢接过碗一口喝干,药汁苦涩难言,直把他噎得龇牙咧嘴,玄衣收回空碗,微微一笑道:“公子心怀百姓疾苦,惦念苍生,这便是大才,天色已晚,贫道不便久留公子,他日自有再见之时。”

    玄衣下了逐客令,再加上一直都没探出容惜在不在,徐子桢也不再逗留,他又询问了一下花爷的那两个小弟,得知他们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死,这才放心,再次谢过玄衣后便离开了这里。

    徐子桢前脚刚走,房门一动又进来个人,身穿黑衣面戴黑纱,却正是救了徐子桢的那个黑衣女子,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玄衣手中的空碗,说道:“师父,您倒舍得把这般好东西给他喝了?”

    玄衣看了她一眼,嘴边露出一个意味深远的微笑,缓缓说道:“金国对我大宋虎视眈眈,赵氏天下怕是早晚有一场劫难,此子虽惫懒无赖,却能一口道出个中玄机,假以时日,将来必成金国大敌,若果真如此,这小小一颗药丸又算得上甚么。”

    黑衣女子大奇:“师父,他有您说得那么厉害么?”

    玄衣淡淡一笑:“他有没有如此厉害,日后自能见分晓,那日楦儿与我说起之时,我便知此子非同常人,你若得闲还得暗中相助他一把才好,至少眼下这苏州城……要乱了。”

    黑衣女子沉吟了一下,应道:“是,师父。”

    ……

    徐子桢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被个黑衣人所救,而且能肯定那是个年轻的女子,可不是容惜又会是谁呢?怀着一肚子的疑惑他回到了府衙,远远的就看见一堆人站在门外,仔细看去却是莫梨儿和段氏兄弟,还有花爷和钱同致居然也在。

    莫梨儿面带忧色显得不安之极,远远看见徐子桢过来,顿时飞奔了过来,也不管旁边有人看着,一把抓住徐子桢的手急声问道:“徐大哥你怎么了?听花爷说你被人劫走,可把梨儿吓死了。”

    徐子桢心中一暖,见莫梨儿已急得珠泪欲泫,忙温言哄道:“梨儿,徐大哥这不是没事么?放心吧,我吉人自有天相,死不了的。”

    莫梨儿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徐大哥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什么死不死的,没的惹来晦气。”

    徐子桢哈哈一笑,反手捉起她的柔荑:“好好,不说了。”

    段琛等几人也走了过来,见他不象有事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花爷更是长出了一口气,惊魂未定地道:“大哥你没事就好,那俩小子回来告诉我你出事了,可把我吓了个半死。”

    段琛也苦笑着说道:“早知徐兄你去有如此危险,我便让你带我那两个护卫去了。”

    钱同致更是拍着胸口道:“小徐你也真是的,早知道把我带着也好啊。”

    徐子桢笑道:“老钱你连我都打不过,带着你能干嘛?”

    钱同致一本正经地道:“我能溜之大吉然后找人去救你。”

    众人一阵大笑,徐子桢只觉得一阵感动,来到大宋后他始终感觉自己是一个人,无亲无故的,可现在有了梨儿,又有了这几个朋友,自己再也不孤单了。

    这时,大门内快步跑出一个人来,正是小捕快金羽希,一眼望见徐子桢在这里,顿时喜出望外,远远地叫道:“徐大哥你在这儿呢,我到处找你找不到,大人让你过去。”

    温大人又找自己什么事?不是说放我两天假的么?徐子桢一愣,还是跟众人招呼了一声,赶紧往内堂而去。

    天色已黑,内堂的书房内烛火通明,温知府穿着便服坐在书桌旁,一见徐子桢来到便关切地问道:“子桢,你又受伤了?”

    徐子桢大奇,自己在那破地方受的伤,旁边鬼影子都没一个,温大人怎么知道得这么快?

    “哦,已经没事了,大人找我有事么?”

    温知府见他面色红润,确实不象是有事的样子,这才放心,点了点头招手让他坐下,这才沉声说道:“子桢,你可知为何近日这苏州城生出如此多的劫人事件?”

    徐子桢见他的神情肃然,一愣道:“不是人口贩子么?”

    温知府嘿的冷笑一声:“若真如此倒也罢了,最多费些精力将那团伙灭了便是。”

    徐子桢听他话里有话,奇道:“大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温知府面色阴沉,冷冷地说道:“此乃有人特地前来江南搜罗美色,用以送至北方……金国!”

    “啊!”徐子桢顿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对啊,老子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