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3章:太湖水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其实这事并不是非要见那寨主不可,何两两只消问下他姐夫,自然能得到确实的答案,只是徐子桢考虑的是,太湖水域广阔,临着苏州常州湖州三府,做生意就得和黑白两道都搞好关系,如果以后自己不当捕快专心做生意了,那和这太湖水寨搞好关系也是大有好处的事。

    再者一年后金国入侵,徽钦二宗被掳,南宋正式开始,朝中奸臣当道,秦桧把权长达数十年,如岳飞这种精忠报国的良将都难逃一死,那温承言这样的官怕是也当不长,这样的话他这小捕快自然也干不下去了,人总得为自己多留条后路才行。

    第二天徐子桢早早起了身,赶到了太湖边,何两两早已等在了那里,过了没多久,一艘小船从芦苇荡中慢悠悠地摇了出来,船上只有一个渔民打扮的汉子,脸色黝黑身形健壮,一副老实巴交的乡民模样。

    “姐夫。”何两两乖乖地叫了一声。

    那渔民点点头,看了一眼徐子桢,淡淡地道:“上来吧。”

    徐子桢也不多话,跳上船去,何两两刚要跟上,那渔民手一挥:“你别去了,留着吧。”

    “啊?”何两两顿时有些发慌,急道,“姐夫,我……我就跟去看看。”

    他姐夫扫了他一眼没说话,徐子桢倒是无所谓,拍拍他肩膀道:“你回去吧,他们又不会放着这满湖的鱼虾王八不吃来吃我。”

    何两两兀自不放心,再次低声关照道:“大大哥,到了里边可千万别乱说话。”

    徐子桢毫不放在心上:“行了,你回吧。”

    小船不紧不慢地驶入太湖深处,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绕进了一处芦苇荡,放眼望去到处是白花花的一片,徐子桢第一次见到这种美景,不禁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嘴里不时赞叹着。

    何两两的姐夫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中不知什么滋味,太湖水寨在江南一带都是名气响当当的,也不知他是真有这勇气和胆识,还是完全不知道水寨的威势。

    直到过了不知多久,小船绕进了一条窄小的水路,七转八绕后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宽阔的水面出现在了徐子桢面前,远处一座小岛,岛周俱都用粗大的木桩围着,岸边摆着一排排削尖了的毛竹,锋利的尖头处对着外圈,显然是为了防范有敌来攻。

    整座岛的周边看不见一艘船,但徐子桢相信这只假象,如果真的有官兵来攻打的话,怕是一只要一声锣响就会从每个看不见的角落里窜出一条条快船来。

    何两两的姐夫将船摇到岛边一处栅栏外,喊道:“客人来了,开门!”

    徐子桢也抬头看去,栅栏内不见人影,但还是嘎吱一阵响动慢慢打了开来,露出其内一条笔直的水路。

    小船直行入内,才刚进门,身后的栅栏便又关了起来,这时两旁的岸上忽然出现了无数人影,一个个手持长弓腰配钢刀,队型整齐威风凛凛,目光炯炯盯着船上的徐子桢。

    徐子桢不由暗赞一声:“好霸气!这真是水匪?”

    过不多时,一座宏伟大气的建筑出现在了眼前,红砖青瓦飞檐龙脊,犹如一座缩小版的宫殿伫立在这岛的中央。

    何两两的姐夫歇下小船,摆手一引:“请吧。”

    徐子桢跨下船来,好奇地张望着,跟着他往里走去,门口早已排着两列手持长枪的渔民,一个个目不斜视端立如松,等徐子桢来到近前时忽然齐齐一声大喝,手中长枪两两相对搭出一个枪阵。

    这场面徐子桢早就在电视里见过,来之前他也做好过准备,只是当这阵势摆在眼前时还是忍不住一阵发寒,明晃晃的枪头就在头顶,这种压力是他从未有过的,但他素来不愿服软,尽管背上冒起了冷汗,还是佯作不屑状冷冷一笑,昂首阔步往前走去。

    进门不远处便是大厅,两侧站着十几个渔民打扮的汉子,只是一个个神完气足眼神凌厉,显然都是些头目级别的人物,大厅尽头居中摆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太师椅,椅上端坐着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眼睛微眯看着进门的徐子桢。

    不知为什么,徐子桢在被他看过来的一刹那有种错觉,就象是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了一般,如芒在背极不舒服,只是到了现在他不得不硬撑,索性也眼睛一眯,回看了过去。

    那老人忽然拍手大笑:“哈哈!好,这小子胆魄不错,老子喜欢!”

    他这一笑,徐子桢顿时感到身上的压力一下子轻了,他轻舒一口气,暗骂道:老王八蛋,给我来下马威么?

    老人笑了一阵,脸色忽然又再一沉,冷笑道:“小子,就是你说要把那劫渔村的屎盆子扣老子头上的吧?胆子不小啊!”

    徐子桢嘿的一笑,自顾自往旁边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大大咧咧地道:“老爷子您也甭吓唬我了,我这人胆肥,吓不住,这话是我说的不假,可我要不这么说,您老肯见我么?”

    老人明显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好!老子好久没见过象你这么有胆色的小子了。”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有一点你错了,若不是老子早知道你小子的事,怕是老子早就把你直接丢进太湖喂王八了。”

    他一口一个老子小子的,徐子桢怎么听着怎么别扭,可听到最后却是一愣:“我的事?老爷子您知道我什么事?”

    老人笑道:“老子不是刚说你有胆色么?敢一个人独闯贼窟救了那么多姑娘出来,光凭这一点,老子就不能请你喝太湖水……来啊,拿酒!”

    很快有人搬了一个大坛子出来,敦在老人面前的一张小几上,泥封才刚打开,一股浓冽的酒香便散了出来,徐子桢抽了抽鼻子,由衷地赞道:“好酒!”

    老人哼的一声:“废话!这是老子留着嫁女儿用的,哪还能不好?倒酒!”

    旁边有人在桌上摆下一溜青瓷大海碗,一碗一碗的倒了个满,老人手一指:“来!”

    徐子桢却手掌一竖:“等会儿!”

    老人眉头一挑:“怎么?”

    徐子桢淡淡地说道:“我得先确定,昨天劫渔村那事儿跟您没关系,我才能和您喝这酒,要不然的话……对不住,您这朋友我交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