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7章:能忍多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泼皮们斗志昂扬地散开了去,各自部署手下的小弟们,徐子桢对自己今天这个动员大会相当满意,天已经全黑了下来,这时他才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叫唤,光知道开会,连饭还没吃。

    徐子桢中午在太湖水寨里差点喝醉,下午还被胡卿追杀了一通,早已累得浑身象散了架似的,现在事情安排妥当,赶紧让花爷买来些吃食胡乱塞了个饱,哪怕钱同致再三邀请他一起去悠悠招,他也懒得理会,脚步蹒跚地回了府衙。

    刚进自己屋里他便一头倒在了床上,极度疲劳之下反倒是一下子睡不着了,就这么瞪着眼睛直挺挺躺着。

    既然身为苏州爷们儿,那就得负起爷们儿的职责!

    这句话本是他自己所说,但现在却始终在脑海里盘旋不去,自己现在也算是大宋爷们儿,是不是也该负起爷们儿的职责呢?难道真的呆在苏州做个富家翁,然后坐看北宋成南宋,百姓流离失所奔走逃亡?

    不知不觉中他终于沉沉睡去,只是在梦中又见到了那晚梦见的场景,金国入侵,尸横遍野。

    第二天,他昏昏沉沉地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郝东来的陈酒后劲极大,当时没感觉怎么样,可现在一觉醒来却感到头痛如裂,象是被人用斧头在脑门上使劲劈了一下似的。

    他洗漱了一番摇摇晃晃出了门,刚来到府衙大门就听见门外一阵喧闹声,放眼一看却是大批乡民聚在了门口,一个个兴高采烈激动异常,在人群中还有几根粗大的毛竹,上面大攒四蹄的捆着几个劲装打扮的汉子。

    徐子桢顿时一个激灵醒过神来,郝东来得手了!

    那几个汉子身形健壮体格魁梧,明显都是练家子,只是现在模样凄惨之极,一个个满脸鲜血衣衫破碎,象几个破麻袋似的奄奄一息地挂在毛竹上,徐子桢大乐,这东来大哥果然霸气,下手比自己都黑。

    很快雷捕头闻声而出,那些乡民顿时凑上前来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原来这些乡民分别来自几个渔村,今天一早太阳才出的时候,村里就杀来了水匪,只是郝东来早就安排了人手混在村里,这几个假匪猝不及防之下被真匪杀了个落花流水,也就是他们怕给乡民惹来麻烦,这才留下他们的狗命。

    徐子桢见自己的安排果然见效,乐得头也不觉得疼了,拉过一头雾水的雷捕头低声耳语了几句,雷捕头顿时恍然,惊诧之余用一种敬佩的目光深深看了一眼徐子桢,随即安排人手将那几个假匪抬了进去。

    假匪解决了,徐子桢只觉神清气爽,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吉祥赌坊,他把这里当成了临时指挥部,花爷所有的小弟有什么发现都会在第一时间汇报到这里。

    今天的花爷也是异常兴奋,徐子桢让他坐镇这里,他恍惚中感觉自己就成了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诸葛亮,只是和府衙门外那一幕有所不同的是他这里到现在还是异常安静,他的那些小弟没有一个人回来报告说发现了什么,这让他不禁有些丧气。

    门帘一动,从外边快步走进一人来,花爷连忙绷着脸正了正坐姿,轻咳一声刚要说话,却见进来的是徐子桢,不禁大失所望:“大哥怎么是您啊?”

    徐子桢看他那一脸假正经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笑道:“不想见到我?那我走,你继续。”

    花爷赶紧拉住他,赔笑道:“别别别,大哥您走了我怎么办?这……这真出了事我可扛不住啊。”

    徐子桢笑道:“怎么?到现在一个发现的都没有?”

    花爷苦着脸道:“可不是么,老子的脸都绷得快抽筋了,也没来人。”

    徐子桢虚踢一脚,笑骂道:“没人来那就说明他们没得手,那还不好么?你真想有姑娘被劫了然后你老花去来个英雄救美大出风头?”

    花爷挠了挠头:“嘿嘿……”

    徐子桢忽然正色道:“让兄弟们别大意,往往事情就是在最后一分钟失手的,千万坚持住了!”

    “是!”花爷也跟着脸色一正,肃然站直。

    徐子桢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喃喃地道:“这帮孙子能忍多久呢?”

    ……

    “什么?折了七个?你们怎么办的事?”城西留守府内堂,孔启林暴跳如雷,指着身前半跪着的一名劲装汉子破口大骂,“现在他们人呢?”

    那汉子不敢抬头,胆战心惊地答道:“被……被绑去了知府衙门。”

    砰!

    孔启林狠狠一拍桌子,那股大力将桌上的青瓷茶盏都震落到了地上,摔成一地碎片。

    “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练的?堂堂留守府虞候竟然被一群渔民擒住了七个,如你等这般废物,留之何用?来人!”

    那汉子忙不迭地猛磕其头,大声申辩道:“大人,卑职冤枉啊!”

    孔启林面色铁青,对他的话只作不闻,手一抬刚要落下,却听上首端坐的一个锦衣玉带的贵公子淡淡地说道:“孔大人,你且听他说完不迟。”

    “谢公子!谢公子!”那汉子松了口气,慌忙磕头。

    孔启林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住心头怒火,瞪了那汉子一眼:“说!怎么回事?”

    这次劫掠渔村的假水匪正是孔启林派出的亲信,用以扰乱分散温知府的注意力,没料到昨天还能安然身退的那些人今天却是失了手,那些看似平凡普通的渔民中竟然有好几个身手极好之人,而且这几人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们毫不防备下很快便导致了七人被擒,而且据说这七人已经被愤怒的渔民打得不成了模样,即便能救回来怕也是注定了残疾一生。

    虞候不比寻常兵丁,即便没正经练过功夫,可在军中能升到这位置的都多多少少身手不错,可是孔启林万万没有想到他这几个正规军的军官竟然被一群渔民所擒,这让他如何能忍得住火气?

    孔启林听完那汉子所说,脸色越来越阴沉,咬牙切齿地道:“你是否看得出那几个所谓的高手是何来头?”

    那汉子低下头:“卑职不知。”

    “蠢材!废物!”孔启林再也按捺不住,正在这时,却听门外几声轻敲,随即一身便装的胡四海踏进门来。

    “主子!”胡四海恭恭敬敬地朝那贵公子行了个礼。

    贵公子眼皮抬也不抬,淡淡地道:“查得如何了?”

    胡四海答道:“回主子,属下已将此事查明,一切皆是那个徐子桢一手策划,引来了太湖郝东来和苏州当地一霸花振洪联合,坏了主子的大事!”

    在说到徐子桢的时候他忍不住咬了咬牙,这个小子实在可恶,却偏偏狗运十足,两次都有人救他。

    那贵公子终于有了反应,微微讶然地抬头道:“哦?徐子桢?”

    “回主子,正是这小子。”

    “呵……”贵公子忽然轻笑一声,“不过小小一个捕快,居然有如此手段?我倒是对此人有些兴趣了。”

    胡四海不怎么理解,疑惑道:“主子的意思是?”

    贵公子轻轻转着拇指上那枚玉扳指,微笑道:“你且将他请来见我,如此人才若为我所用,相必颇为有趣。”

    胡四海虽然一直对徐子桢两次在他手中逃得性命而耿耿于怀,却终究不敢忤逆那贵公子的话,只是微微皱眉道:“这……主子莫怪属下多言,属下看这小子桀骜不驯,怕是未必愿意。”

    贵公子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若如此,那便杀了吧。”

    他的口气平常之极,杀人两字在他嘴里和杀只鸡没什么区别,一点不见凶险之意,但胡四海跟随他多年,却是知道他的意思,若不为我用,便不能留,这是他的规矩。

    胡四海应了下来,又迟疑着问道:“主子,徐子桢让花振洪手下的泼皮们尽出,将苏州城看得死死的,属下等人实在难以寻得良机下手,至于温承言更是将城中事交托给了徐子桢,手下捕快差役除去当值的,其他俱都分散在了各个陆路水路口,怕是……”

    贵公子抬头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不屑:“那个泼皮头子无需理会,至于温承言……本公子早有准备,你且做你的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