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49章:狼狈的胡四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单枪匹马穿越到大宋,没根没底不说,现在还没钱,他很清楚古代的情况,这时候没有什么企业招聘然后给你交三金,你要没点手艺没点资本而且还没家底的话压根就活不下去。

    所以他迫切的需要两样东西:一个根据地,能让他将后世会的东西在这个年代做成稀罕物,然后可以卖大钱,另外就是得要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温柔贤惠的老婆坚定不移地支持他完成他的宏伟计划,当然前提是这老婆得有钱。

    莫梨儿同时具备了这两点,而且性子温柔,更难得的是她对徐子桢柔情似水非他不嫁,徐子桢要不趁着这机会下手那就真傻了。

    而莫谢氏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又同时是个极疼爱女儿的母亲,对于答应这门亲事有着其他的打算,一来徐子桢人品不错,性子爽直,而且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女儿,这一点她这个未来岳母是极为满意的。

    而更让她满意的是徐子桢的睫毛膏,这个东西是她见所未见,而刚上架出售就带来的火爆更让她踌躇满志,光凭这一样东西就足以让谢馥春的生意前所未有的火起来,更何况她深信徐子桢的脑子里绝不止这一样东西,早晚还会有更稀罕的出现。

    人才,在不论哪个朝代都是最贵的,怎么拉拢一个人才?简单,当他丈母娘啊!

    两人虽说各有目的,但终究都非歹意,当下一拍即合,徐子桢在这里没家人,莫谢氏也是夫君早亡成了当家人,成亲的一切事宜全都好商量,聘礼媒妁全都不需要,徐子桢到时候也索性住到这里来。

    莫梨儿虽说害臊逃了开去,却一直躲在门后偷听着,听得两人已将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又是害羞又是期盼,一颗心砰砰直跳。

    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入深夜,徐子桢这才辞别莫谢氏回府衙,人生大事就这么约定而成,徐子桢心情大好,这几日的压抑一扫而空,唯一遗憾的就是梨儿始终躲着不肯见他,没能有机会摸摸小手说说话,现在都已经订了亲,就算有什么非分举动想来丈母娘也不会干涉的了。

    月光洒满了城中小道,象是铺上了一层银色的绒毯,徐子桢边走边想,结婚不是儿戏,就算他这算是白白多活了一回,也不能草率马虎。

    嗯,把琉璃请来在门口当迎宾,带上一帮子悠悠招的红姐儿,花爷和老钱是要叫来的,小金长得不错能当伴郎,温知府么请他当个证婚人,到时候上去说几句话镇镇场面,少不得把顾易那老头也叫来骗几幅字挂挂,小段如果还没回大理的话也得来,这份礼钱能不少就不少。

    到时候一个个客人进门给红包然后自己数钱的模样,徐子桢越想越乐,忽然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徐公子。”

    徐子桢还沉浸在想象中,下意识地回身笑道:“欢迎欢迎……”

    忽然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在他身后那个哪是什么来祝贺的来宾,而是个一身青衣的中年人,徐子桢只觉背后一阵冷汗渗出——胡四海!又是这瘟神,怎么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又找上老子了?

    胡四海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完全没明白为什么自己来取他小命他还会欢迎。

    这里偏僻安静四下无人,天色太晚,花爷的手下早已各自从城里的每个角落散去,徐子桢不禁有些懊悔,自己乐昏了头,倒把这王八蛋给忘了。

    眼看跑是跑不过了的,他索性大大咧咧地问道:“怎么,胡爷又是来取我小命的?”

    胡四海面如沉水,看不出是喜还是怒,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家主子想请徐公子一叙。”

    徐子桢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得一愣,脑中思如电转,胡四海是掳劫美女的一份子,温知府又说他的主子是京城来的大人物,而自己则记得是个什么相,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眼珠一转笑道:“胡爷怕是在开我玩笑吧?相爷他老人家哪会来见我这种小人物?”

    胡四海脸色猛然大变,语气森然地道:“你是如何知晓的?”

    哈!还真他妈是个宰相?

    徐子桢笑嘻嘻的说道:“我自然有我的渠道知道这些消息。”

    胡四海脸色阴晴不定,盯着徐子桢的眼睛看着,象是要看出些端倪,许久才缓缓摇了摇头:“我家主子并非相爷。”

    徐子桢一怔,不是?难道老子猜错了?

    却听胡四海继续说道:“但我家主子却也是相爷最亲近之人,只要徐公子弃暗投明,想必日后成就不在胡某之下。”

    徐子桢这下听明白了,最近自己的所作所为给他们的计划带来了大麻烦,他的主子这是让他来拉拢自己了,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暗暗得意。

    胡四海见他嘴角带笑,却迟迟没有回答,又问道:“徐公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啊?哦。”徐子桢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摇了摇头,“不如何,你们主子的那碗饭我可不敢吃,怕被天下百姓戳着脊梁骂我。”

    他很清楚,今天被胡四海截在了这里,那么只有两条路好走,一是跟他而去从此当他那主子的一条狗,二是不同意,然后胡四海杀自己灭口,他可是很清楚胡四海是多想杀他的。

    果然,胡四海冷笑一声:“哼!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过如此倒也更好。”

    徐子桢心中一凛:不好,这小子起杀心了!

    胡四海本就对徐子桢从他手中连逃两次耿耿于怀,要不是他那主子说想拉拢徐子桢,怕是他早就直接下手了,哪会跟他废话这么多,既然现在徐子桢一口否决,而且又道破了自家主子的身份,那自然是不能留他活口的了。

    先下手为强,徐子桢知道自己和胡四海身手的差距,浑身的肌肉神经在这一刻猛的绷紧,全身上下爆发出一股极其浓烈的战意。

    胡四海一反手抽出刀来,他领教过徐子桢的近身格斗,知道绝不能让他贴上来打,只有将他控制在武器所及的范围内才是最稳妥的。

    只见徐子桢脚下一动,象是要扑上来一般,可却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样什么东西,手一扬大喝道:“看镖!”

    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朝着他面门急飞而来,胡四海冷笑一声,没力道没准头,这也叫飞镖?他二话不说手起刀落精准地劈在那个飞镖上,叮的一声脆响,那东西顿时碎裂而开,随即爆出一蓬灰白色的烟雾。

    “不好!上当了!”胡四海大惊,刚要摈住呼吸却已来不及,一股浓烈呛鼻的古怪味道直钻入他的口鼻中,眼睛更是感到一种剧烈的刺痛,再也无法睁开,可怜一代高手胡四刀如今哪还有半分高手的风范,只是紧闭双眼将手中钢刀胡乱挥舞,喷嚏连连,脸上眼泪鼻涕纵横交错,狼狈之极。

    徐子桢从不肯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脚下一动就要冲上去趁机制服他,可就在他将要近身时却听胡四海大吼道:“一齐上!莫让他……啊啾!跑了!”

    原本静悄悄的角落里忽然蹿出数个身影,团团将徐子桢围了起来,个个手持钢刀警惕地瞪着他,随时都象是要暴起进攻。

    徐子桢大惊,心中暗骂:这王八蛋还算个狗屁高手,居然还带这么多人一起来,这下玩完,老子今天要归西了!

    就在他心中大急之时,不远处一株大树上忽然飞出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地直落到包围圈中,他也不和胡四海等人纠缠,一伸手就将徐子桢提了起来,转身一个纵跃飞上了屋顶,只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那几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所措,他们虽然会武功,却不会轻功,只能眼睁睁看着徐子桢从他们的包围中逃脱,胡四海尚不能睁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吼道:“怎的还不动手?”

    有人无奈地答道:“胡大哥,他……被人救跑了。”

    “什么?又跑了?是谁……啊啾!救的他?”胡四海几乎快要抓狂,这小子真的这么好命,每次都有人救他,还有,他这扔出来的是什么鬼东西?这一会会工夫老子都打上百个喷嚏了。

    那人同情地看着胡四海,答道:“那人蒙着面,看不清容貌。”

    ……

    徐子桢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却不料有人从天而降把自己拎出了包围圈,他扭头看去却见到了一张他魂牵梦萦想念已久的脸——赫然竟是容惜。

    容惜的眼神依旧灵气逼人,在月光下愈发显得动人无比,徐子桢就这么痴痴地看着她,浑然忘了刚才还险些丧命。

    砰的一声,徐子桢猛的坠落在地,毫不防备下屁股重重地摔在坚硬的地面上,他刚要叫出声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眼前就是自己那间屋的大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