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5章:老子偏偏就不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本来已经准备慷慨就义了,却忽然腰里一紧,接着整个人就飞了起来,他一回头就看见身边出现了一个身穿夜行衣面罩黑纱的女子,正单手提着他的腰带脚不点地的在屋顶飞奔着。免费电子书下载 ..

    他大喜之下脱口而出:“容惜?”

    那黑衣女子抿嘴一笑,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倒是个痴情种子,有个梨儿姑娘还不够,还对我师姐念念不忘的。”

    徐子桢这才发现那女子并非容惜,虽然是同样打扮,那双眼睛也是明亮之极,但她的眼神中却似乎少了一分灵气,多了一分妩媚。

    “你……”徐子桢有些发愣,他依稀觉得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猛然间回过神来,失声叫道,“容惜是你师姐?”

    正在这时那女子已带着徐子桢来到一座楼顶,毫无征兆地身子一翻从窗中飞了进去,徐子桢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屁股已经重重落地,忍不住啊呀一声叫了出来,那女子眼中明显带着笑意,象是一个报复成功的小女孩,天真烂漫又带着点小小坏意。

    徐子桢揉着屁股站起身来,抱怨道:“美女,我这人很记仇的,你可要小心了!”

    黑衣女子扑哧一笑:“你这人好没良心,若非我救你,怕是你如今已成刀下之鬼了。”

    徐子桢哈哈一笑,正了正衣衫长身一揖,认真地道:“多谢姑娘相救之恩!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黑衣女子对他眨了眨眼:“你先看看此处,再猜猜?”

    徐子桢一愣,往屋里看了一圈,咦?这是什么地方?确实很熟啊!忽然他的视线停在了屋内一个香炉上,猛的瞪大了双眼,象见到鬼似的看着黑衣女子,吃吃地道:“你……你是琉璃姑娘?”

    黑衣女子又是抿嘴一笑,轻轻揭开脸上面纱,顿时一张倾国倾城娇媚动人的脸庞露了出来,琼鼻檀口浅笑嫣然,正是悠悠招的花魁——琉璃。

    徐子桢只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琉璃竟然是容惜的师妹,而且身手还这么好,另外她为什么会在自己危急关头出现救了自己?

    他想不明白索性不想,开口问道:“琉璃姑娘,你怎么会在那里的?”

    琉璃白了他一眼:“自然是我师姐关照的。”

    容惜关照的?这……这说明她还是很关心我的!徐子桢只觉得心头一阵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

    琉璃看他想得出了神,忍不住又是一笑:“莫非真个有情能抵饱么?”

    徐子桢猛的回过神来:“啊?啊哟!”琉璃不说还好,一说之下他只觉得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整个胃都已快缩到了一起。

    琉璃将桌上一个食盒盖子打了开来,露出盒中满满的吃食,神情却变得认真了起来:“徐公子,今日你且在此处暂留一晚,明日我想法子助你出城去。”

    徐子桢回想起这狼狈不堪的一天,嘿的一声冷笑:“出城?我还真不怎么想走,他们既然这么想抓我,那我还真想跟他们玩玩!”

    他本来就是个不留隔夜仇的人,何况今天是他这辈子最狼狈的一天,被那么多官兵追得满城逃窜,这仇如果不报的话他也不是徐子桢了。

    琉璃轻叹一声:“徐公子,奴劝你还是先走为是,这仇怕是轻易报不得,你可知道那胡由祖身后是谁?”

    徐子桢眉头一挑:“管他是谁,先不说我被人跟狗似的撵了一天,就是他们抓了咱大宋女子去送给金人这条,就死有余辜,还有花爷……”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咬起了牙,花爷临死时的模样深深烙在了他的心中。

    琉璃心中一软,柔声道:“公子,胡由祖的主子乃是当今朝中少宰,也就是右相王黼大人,实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只是一介平民,又如何与他斗?”

    王黼?徐子桢心中猛的闪过一道念头,好熟的名字,这……这不是北宋六贼之一么?

    他对历史不熟悉,但这种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人物他还是知道的,因为他这辈子最喜欢的一本书就是水浒,而书里就曾有过这六贼的事情。

    徐子桢暗暗冷笑一声,不为别的,只为他知道这六贼的下场,包括这王黼在内,他们全都没能活到靖康之难那年,也就是说王黼最多也就蹦达个一年而已,那自己还怕他什么?

    琉璃见他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又轻声劝道:“公子,留得青山在……”

    徐子桢一摆手,忽然开口缓缓吟道:“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吟到这里忽然语气一变,重重哼了一声,“老子偏偏就不死!”

    琉璃知道徐子桢文才极好,上次那一阕蝶恋花让她至今难忘,眼见徐子桢又吟起了诗,顿时眼前一亮,提起精神细细聆听了起来,前三句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悲壮就义的情绪,正要拊掌感慨间,却听到了徐子桢最后那句,顿时哭笑不得。

    徐子桢不等她再说什么,已坐到了桌边,搬过食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含糊地说道:“琉璃姑娘,你也别劝我了,老花的仇我一定要报,要不然我这辈子良心难安!”

    琉璃也已知道了花爷的事,心中暗叹一声,坐到了徐子桢身旁柔声说道:“奴只是想请公子暂时避其锋芒,等上几日待这风头过了再回来报仇不迟,若不然如今这满城皆在搜捕你,你又何谈轻易报仇?”

    徐子桢一口饭菜含在嘴里,回头看了她一眼:“那我在你这儿躲着不行么?”

    琉璃为难道:“悠悠招人多眼杂,难免出些意外。”

    徐子桢点点头,脱口而出:“哦对,你还得接客。”

    这话一出口他就立刻反应了过来,暗叫一声:坏了!

    果然,琉璃顿时又羞又恼满脸通红:“你……我只是奉师父之命在此采集各方消息,你竟然……”

    徐子桢赶紧丢下筷子,赔着笑脸哄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我就是不小心说溜了嘴,琉璃姑娘你别生气。”

    以他识人的本事,第一次来这里就已发现琉璃眉根紧凑盆骨未开,显然是个初子之身,现在她这么一说,徐子桢也顿时醒悟了过来,同时暗暗责骂自己,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乱说话惹人生气。

    琉璃气咻咻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谁有空来生你的气,快些吃完便去休息,明日一早带你出城。”

    徐子桢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说着他看了一眼房内,迟疑道,“那个,呆会儿我睡哪?跟你挤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