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58章:火葫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晚上的夜空中挂着一轮明月,将娄江上照得格外亮堂,徐子桢和何两两伏在岸边草丛中,静待着目标的出现。

    在徐子桢面前有一根长长的细绳,隐隐泛着些黑色的暗光,这是他自制的引信,夹了火药拌了灯油,以免江水打湿,细绳的另一头通往江面,除非特地看去,否则是绝看不到江面上正漂浮着数十个葫芦的。

    这些葫芦就是他自制的土法水雷,火药装进去后捣实,埋上引信,再灌上一截黄土,这样还能预留一半空间出来,让葫芦能半浮在水面,葫芦嘴里就是引信通出的地方,几十个葫芦都由一根总的引信连着,只要徐子桢那头一点火,这些葫芦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一起爆炸。

    徐子桢没学过爆破,但是小时候调皮没少把爆竹拆开后自己做“土炸弹”玩,引信的长短和爆炸的时间也是经过仔细计算的,这些在何两两眼中看着愈发显得他的神奇,因为他根本没见过那些徐子桢在纸上画的阿拉伯数字,不知道这些鬼画符似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何两两等得有些不耐烦,又忍不住问了一遍:“大大哥,这些葫芦真能炸?”

    徐子桢心里也没底,犹豫了一下:“大概能炸吧,等下实在不行我自己过去点了就是。”

    今天说是徐子桢一个人,但何两两也在,还有李家父女三人,他们不懂水性,便只能伏在岸边守着,徐子桢的计划是等船到来后先引爆水雷,然后船势必会被逼停下来,若是船身破开进水,肯定会靠岸,那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要知道李胜虽然不算高手,但一把大刀也颇具威势,很有些沙场战将的味道。

    琉璃早已找了个花爷以前的手下泼皮飞快的报来消息,船已经准备起航,徐子桢一切就绪,眼睛死死盯着江面,咬着牙暗骂道:“胡四海,王黼老贼,你们都他妈给老子拿命来!”

    明月渐渐升到了夜空正中,江风吹得岸边的芦苇丛哗哗作响,大约到了子时左右,徐子桢终于看到了远处一艘平底商船借着西北风的威势破浪而来,船头插着一面旗子,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伸展间露出了上边写着的长兴记三个大字。

    “来了!”徐子桢精神大振,一把甩下身上的衣服,赤着身子只留一条犊鼻短裤,腰后别着把钢刀,静待那艘船的驶近。

    很快那艘船就进入了他的爆破范围,徐子桢低喝一声:“两两,点火!”

    何两两手中早已准备好了火媒,打开盖子一晃就亮起了一个火苗,凑近引线一烧,顿时一朵耀眼的火光冒了出来,伴着刺鼻的烟雾飞快地曼延至江中。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平静的江面被这股爆炸力掀起了数米高的水花,爆炸点不偏不倚正在船头处,远远看去只见那艘船的船头犹如被人在船底抬起一般,高高翘了起来,再重重落回水面,这一下又再次拍起许多浪花,将整艘船打了个湿透。

    徐子桢深吸一口气,半蹲着身子猛的往前一蹿,借着前冲之力如利箭般蹿入江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嗤的一声轻响便跃入了水中,何两两紧随其后,身上挂着十几个葫芦炸弹,也跳入了江中。

    船上已经乱成了一片,徐子桢远远就能听到一个声音在气急败坏地大吼着:“发生何事了?还不速速下去查看?”

    这声音对徐子桢来说太熟了,哪怕烧成灰他都能认识,正是胡四海。

    徐子桢暗暗冷笑一声,加快速度朝船边游去,只是他很清楚胡四海的身手有多高,因此选择游向了船尾,船上的人都聚在船头往外看查,却都忽略了船尾处,因此他没一点风险的就爬上了船,而没被人发现。

    甲板上已乱作了一团,突如其来的爆炸将船舱已震裂了好多处,倒灌而入的江水弄的船上湿漉漉的,但船身似乎没受到多大的影响,并没有漏水。

    徐子桢对身后紧随的何两两使了个眼色,让他先进舱搜寻被劫的女子,自己则摘了几个葫芦下来挂在腰间,借着船上的各处掩体缓缓前进。

    “一、二、三……五个!”徐子桢躲在暗处数着,甲板上除了胡四海之外另有五个劲装打扮的汉子,看他们的装束和手中刀,显然和先前被他抓到的那十二个是一伙的,这几人在船上往江面和岸上张望着,寻找着攻击他们的目标,而胡四海则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气定神闲并不慌张。

    江面已经恢复了平静,那些葫芦在爆炸后已变得粉碎,没有留下太大的碎片,岸边也是一目了然的安静,根本看不出是否有人潜藏,那几人张望许久,回过来聚到甲板上,说道:“胡大哥,江中并无人影,岸边也是。”

    胡四海眉头微皱:“莫非是水匪?可太湖水寨早已在孔大人的监视中,不可能有漏网之鱼潜来此处,徐子桢那小贼更不可能……”

    忽然从暗中传来一声朗笑:“哈哈!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一切皆有可能!”

    胡四海面色大变,手腕一翻已将钢刀抽了出来,喝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黑呼呼的东西远远飞来,速度极快且一头冒着火花,在这夜色中显得分外刺眼。

    胡四海下意识的浑身一凛,大惊之下飞快地往后一退,那五名汉子虽说也被吓了一跳,却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那个东西飞到跟前处落到甲板上,这才看清是一个冒着烟闪着火光的葫芦。

    轰!

    一声巨响,那个葫芦忽然炸了开来,耀眼的火光将几人刺得完全睁不开眼,紧接着几人齐声发出一阵惨叫声。

    “啊!”

    徐子桢高估了这年代的火药,按着想象他以为能炸沉这艘船,能炸死炸飞几个人,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这火药的威力仅仅只是将甲板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以及一大片焦黑而已,而那几人的惨叫也只是因为躲闪不及而被葫芦碎片插了一脸。

    胡四海在爆炸前的一瞬间躲了开去,他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甲板上,只见那五人早已满脸鲜血痛苦不堪地翻滚着,却没一人丧命。

    “徐子桢!”他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叫出了这个名字,转头看向身后。

    月光下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甲板上,赤着身子光着脚,手中提着柄雪亮的钢刀,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正是从他手中逃脱数次的徐子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