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1章:不甘休又怎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虽然xing子火暴,但绝不是冲动的匹夫,虽然他已经知道了沈宗维的下落,却没有立刻跑去留守府,孔启林哪怕再怎么是个酒囊饭袋,那好歹也是留守,府里便是没有几千兵马也总有好几百,单枪匹马闯进门只能是送死。

    花爷死了,手下小弟逃的逃散的散,根本没人能帮得上手,只有一个何两两跟了来,可他除了翻墙就不会别的,段琛兄弟的两个护卫倒是身手高强,但人家是大理人,徐子桢实在不想连累这对兄弟,因此直到现在他都没去找过他们。

    他不作考虑直奔招而去,目前整个城里也就只有琉璃能帮得上他,实在不行就让琉璃还象那天一样提着他飞进留守府就是了。

    现在时间还早,招大门紧闭着,徐子桢记得琉璃那间屋的方位,来到围墙边,何两两早已等候在了那里,徐子桢左右看了看没人,手一挥,何两两朝手心里吐了口唾沫,身体一伏猛的蹿起,灵活得象只猿猴一般,沿着墙角借着砖缝三两下就爬上了围墙,然后跨坐在墙头弯下腰伸出手来,徐子桢用力一跳抓住他的手,借着这股力顺势一拉也跳了上去。

    为防有意外发生,徐子桢将何两两留在了围墙外,自己则来到琉璃的楼下,顺着楼边的一棵树爬了上去,看准窗口位置纵身一跳,不偏不倚抓住窗棂,一翻手掀开窗户跳了进去,他双脚刚一着地,眼前就出现了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剑,剑尖稳稳地抵住了自己的咽喉,顿时激得他脖子上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别激动,是我……”他赶紧高举双手,却忽然两眼呆滞愣在了那里。

    拿剑的正是琉璃,显然这时她还没起床,只穿着件贴身的亵衣,淡淡的水绿sè,正面绣着一朵舒展的兰花,样子有些象徐子桢那年代的吊带衫,但后背却是真空的,只有一根带子系着。

    亵衣的质地极薄,纯丝所制,琉璃肤若凝脂白嫩细滑,胸前高耸的双峰呼之yu出,隐隐能见到衣料后那两颗粉嫩的蓓蕾,而那道深深的沟壑更是差点让徐子桢的眼珠都掉了进去。

    徐子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年头的内衣,顿时只觉浑身的血液猛的朝头顶涌去,小腹内一阵热流喷薄而出,脑子里轰的一声便陷入了一片空白。

    琉璃原本就似是天生媚骨,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徐子桢还记得初次见她时的模样,当时她只穿着件白sè的普通长裙便已迷得整个大厅百来个男的神魂颠倒,又何况是现在这样的造型。

    他心中反复闪着一个念头:“要死了要死了,这特么就是个妖jing啊!”

    这时琉璃也看清了面前站着的是谁,随即发现徐子桢一脸呆滞流着口水的模样,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啊的一声惊呼慌忙跃回床边披起长衣,这才红着脸羞恼道:“怎的是你?”

    徐子桢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干笑道:“大门不是还没开么,我就只好翻窗了。”

    琉璃瞪了他一眼:“我是说你怎么又回来了?胡由祖还在派人四处寻你,如今你又回城却怎么离开?”说着忽然瞥了一眼徐子桢的光头,抿嘴一笑,“好好的又作这古怪打扮,一看便是个风流和尚。”

    徐子桢摸着光头嘿嘿一笑:“找就找吧,我还要找他呢,那些姑娘已经被我救下了,不过这事我可没打算就这么完了。”

    琉璃皱了皱眉:“这是何意?”

    徐子桢笑笑:“意思就是……老子想杀人!”

    “杀人?”琉璃一惊,“难不成你要杀胡由祖么?”

    徐子桢摇了摇头,嘿的一笑:“他就是个狗腿子,要杀也得杀溜狗的那个,哦对了,那小子是王黼的外甥,叫什么沈宗维。”

    琉璃吓了一跳,慌忙说道:“切切不可!王黼乃当朝少宰,你若得罪了他怕是我师……”说到这里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停了下来。

    徐子桢辨出味来,追问道:“你师什么?师父?师姐?”

    琉璃咬一咬牙,说道:“你莫要问了,我只劝你莫要轻举妄动,即便他乃是此次江南劫人案主犯,你也动不得他。”

    徐子桢大笑道:“有什么动不得?他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好好的江南姑娘被他抓了那么多送去金国,你知道这一路上得死多少个么?”他越说越怒,咬牙道,“他沈宗维借着舅舅的威势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倒是没人敢动他,老子救了那么多人,现在反倒被全城追捕,你告诉我,这他妈是什么道理?”

    琉璃见他怒发冲冠的模样,心中顿时一软,柔声道:“我不是那意思,只是王黼如今势大,你若杀了他外甥,他是绝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说到底我还不是为了公子你的安危么?”

    徐子桢冷笑一声:“不甘休又怎么样?他王黼最多还能活一年,我还怕他个半死人不成?”

    琉璃一惊:“你怎知道?”

    徐子桢一摆手:“我就是知道,你也别问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混进留守府去。”

    琉璃迟疑了一下,刚要说话,却听楼下一阵sāo乱,紧接着一阵整齐的步伐声传了过来,她神sè一紧,走到门边透过门缝往外看去,却见数百名衣甲鲜明的官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把招围了起来。

    她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不好,留守府的官兵怎的来了?”

    徐子桢一愣,还没说话,却见琉璃神sè古怪地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孔启林也来了,还有……还有那沈宗维。”

    “哦?正好,省得老子找他。”徐子桢冷笑一声,但随即眉头微皱,“他们大清早的来这里干嘛?难道说……你的身份暴露了?”

    脚步声已逼近门外,老鸨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孔大人……哎呀咱们招是怎么了,让大人您这大清早兴师动众的。”

    孔启林冷冷地道:“怎么,本官要见琉璃姑娘莫非还要与旁人那般排时辰么?”

    老鸨赶紧赔笑道:“不是不是,旁人又怎能和大人相提并论,只是琉璃姑娘今ri身子不舒服,怕是……哎哎大人!”

    话音未落,房门就被砰的一声踢了开来,孔启林与沈宗维大步踏了进来,身后紧跟着被吓得脸sè发白的老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