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3章:投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押着沈宗维来到楼下,整条街已被孔启林封了起来,除了那几百个兵丁外根本看不见一个路人,四周压抑寂静,只有不远处一条小河在淙淙流淌。

    沈宗维勉强笑道:“徐兄,小弟觉得这其中或许有诸多误会,此处景sè雅致,你我不妨……”

    徐子桢没等他说完,忽然对琉璃低喝道:“傻妞,还不快走?”

    琉璃一怔,摇头道:“不行,我若一走你便彻底没了生机。”

    徐子桢急道:“你要不走那就是咱们俩一起挂,没看这儿几百个兵呢?别废话,快走快走,回头有空记得帮我看看梨儿,告诉她别记着我了,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

    琉璃咬了咬牙,还是摇头道:“不行,此事乃是冲我而来,原本与你无关,若是我留下……”

    徐子桢怒道:“老子已经他妈被扯进来了,横竖是个死,你能跑不跑非要陪我一起死?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还不给快给老子滚蛋!”

    琉璃知道他这么开骂只是为了逼着自己逃生,不知不觉眼中泛起了一层雾气,她忽然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就没看懂过他。

    这个男人明明一肚子才华,开口却粗鄙之极,而且他明明重财重sè一身市侩气,却宁愿被全城追捕也要救出那些无辜女子,现在更是为了一件本与他无关的事,宁愿让自己逃命也要留下来与沈宗维周旋,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徐子桢见她犹犹豫豫的还不肯走,忍不住一咬牙狠心说道:“还不滚!别指望跟老子死在一起,老子喜欢的是你师姐,滚!”

    琉璃再也按捺不住,两颗晶莹的珠泪终于滚落而下,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徐子桢,象是要把他的样貌牢牢记在心里,顿一顿足,强忍悲声道:“公子,你……保重!”说罢猛的一跃而起,曼妙的身形如一道惊虹般消失在了远处。

    孔启林只知道琉璃是天下会的人,却不知道她竟然有这么高明的轻功,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追赶不及,连下令放箭都已太迟,顿时懊悔地连连跌足,不过很快他就将视线投向了徐子桢,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无论如何他已没了逃脱的可能。

    徐子桢也很清楚这一点,琉璃的离开让他终于松了口气,今天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出乎了他原本的打算,现在看来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他看了看四周虎视眈眈的官兵,暗自叹了口气。

    妈的,充什么英雄好汉,打什么抱不平,这回玩大了!

    远处忽然一阵喧闹,只见新任苏州知府胡由祖带着一队兵马也赶了过来,胡知府穿着件团花锦袍,显然是还没来得及上堂办公就急着赶过来救沈宗维了,在他身旁另有一人,师爷打扮,早已跑得气喘吁吁,却还是紧跟在旁。

    徐子桢顿时怒火高涨睚眦yu裂,正是这个师爷,在吉祥赌坊门口当众杀了花爷,而花爷至死不出卖自己的大义,无疑在他心头狠狠地撕开了一条口子,直到现在依然隐隐作痛。

    他夹着沈宗维的脖子一侧身靠墙而站,看着对面那数百官兵,脑子里闪电般的想着对策,自己怕是要死在这里了,但好歹拉两个垫背才值得,他眼光一转,忽然看见身旁不远处有一家包子铺,铺子里的人已被清空,只剩下一个硕大的炉子还摆在店门口,炉膛内火势正旺,一闪一闪吸引了徐子桢的注意。

    他心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主意,手臂紧了紧,故作凶狠却又有些sè厉内荏地说道:“沈公子,我和你无冤无仇,本不想杀你,但你们若是再逼我,那说不得,我便只能与你同归于尽了!”

    沈宗维人生一世哪曾被人这么胁迫过,心中早已恨不得立刻杀了徐子桢,但自己还在他手中,锋利的剪刀始终没离开过咽喉要害,他城府极深,即便心里再怎么恨,脸上却不露丝毫端倪,镇定地微笑道:“徐兄差矣!小弟从未有过逼你之意,你又何必行那绝路?徐兄既然知道小弟名讳,怕是也该知道小弟的家世吧?徐兄乃大智大勇之豪杰,若蒙不弃,小弟愿保徐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徐子桢心中暗暗冷笑,刚才他和琉璃的对话被沈宗维听了个清楚,到这地步他还跟自己称兄道弟,还说要保我怎么怎么的,除非这货缺根筋,嗯,这小子心机很重,要是今天搞不死他以后会对琉璃甚至容惜不利。

    想到这里他两眼放光,显得一副意动的样子,但随即又皱眉沉吟道:“承蒙沈兄抬爱,可是你看我yin差阳错地到了这地步,便是有心投诚,怕是已来不及了吧?”

    沈宗维顿时暗松了口气,徐子桢对他的称呼已改成了沈兄,看来他已经被自己说动了,他趁热打铁地说道:“徐兄多虑了,只要徐兄未曾伤我,那便不会有任何问题。”

    徐子桢有些为难地道:“可是……这么多人看着我,要我就此降了沈兄,传到江湖上却也太丢我脸了,嗯,沈兄你看这样如何,你装作扭伤了脚,我又急着逃跑,沈兄便随便找个人来替你,到时我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再来找你,这样也于我的名声无碍。”

    沈宗维听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要投降还搞那么多花样,行,暂且依着你,反正一会儿我脱离危险就宰了你!

    他故作佩服地说道:“徐兄果然机智,妙计!”说完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稍一沉吟便看向了胡知府,朝他使了个眼sè,示意他让那名师爷过来。

    胡知府大为不解,不知道沈宗维这是什么意思,但眼下这情形又容不得他多想,扭头对那师爷道:“去看看沈公子有什么吩咐。”

    那师爷吓了一跳,只是主子有命不敢不从,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徐子桢不动声sè带着沈宗维往一旁走了两步,正好来到那包子铺门口,低声道:“沈公子,我还没吃早饭,容我拿几个包子。”

    沈宗维强打笑容:“好说好说。”

    师爷走到近前停了下来,眼睛望着徐子桢手中的剪刀,战战兢兢地问道:“沈公子有……有何吩咐?”

    胡知府选了他过来倒是没出徐子桢的计算,现场都是一sè的官兵,让谁过来都不合适,胡知府和孔留守两个当官的则更不合适,算来算去也只有这师爷才胜任这个替补人质的角sè。

    沈宗维自然不知道徐子桢和那师爷有什么纠葛,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过来,换本公子回去。”

    “啊?”师爷顿时大惊失sè,可不等他转身逃跑,徐子桢已经猛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顺手一带拉入怀内,剪刀顶住了他的咽喉。

    沈宗维只觉颈上一松,终于摆脱了束缚,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跑,徐子桢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猛然拉着那师爷往后暴退。

    那师爷惊骇yu绝,想要挣扎却早已吓得浑身发软,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那位沈公子的后腰似乎挂着个葫芦,葫芦嘴上一朵火花正妖艳地闪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