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8章:你真的是武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刀法?”

    徐子桢略微迟疑了一下,他倒的确想学点正儿八经的功夫,但苦于没遇到过高手,容惜琉璃和她们的师父玄衣道长倒是高手,可她们那功夫似乎不怎么适合他一个大老爷们练。.. 访问下载txt小说

    李胜的大刀舞起来也挺有威势,可那只是江湖把势,光是好看而已,真要放到战场上不知管不管用。

    这中年汉子身材魁伟个头很高,但是一点都看不出高手的样子,万一教了半天他的刀法跟李胜那个一样,也是花拳绣腿一类的,那自己也算白忙白练了,还白白多个师父。

    汉子看他的神情大概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却并不多说,从身后拿出一把刀来,站起身淡淡地说道:“你可以看我使一遍再决定。”

    话音刚落,他身体微微伏低往前一蹿,来到山顶一处空地上,手腕一翻将钢刀反握在手,顿时整个人气势为之一变,尽管他只是穿着一身普通之极的灰布衣服,但在徐子桢眼里看来却变成了一个征战沙场血染袍甲的铮铮武将。

    那汉子猛喝一声,手中刀顿时舞了起来,他状若疯癫出刀极快,伴随着一声声大喝,初时还能隐约看得出他的出刀角度和招式,但仅仅几招过后便象是一团狂风在左右冲突,刀声霍霍刀光闪闪,连那汉子的身形都已无法辨别得出。

    徐子桢直看得目瞪口呆,心脏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张大了嘴死死盯着那团刀影,心里一个声音在大声呐喊:“好厉害的刀法!我要学!我要学!”

    那汉子忽然一声大喝,刀影顿收,他气不喘脸不红站在那里,渊停岳峙气定神闲,回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徐子桢:“如何?”

    徐子桢顿时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我学我学!”说着话一撩衣襟就要下跪。

    那汉子却一把搀住他,摇头道:“我只是觉得与你有缘,又见你一身忠勇胆,是个可造之才可交之友,这拜师就罢了,我从不收徒。”

    徐子桢本来也对磕头这事不感冒,他这么一说正中自己下怀,顺势站起身来,忽然间他愣了一下,因为他直到现在才发现这汉子的一条衣袖空荡荡的,竟然只有一条胳膊。

    那汉子见他注意到自己的断臂,也不在意,只是淡淡地说道:“战场厮杀谁也不能确保自己安然无恙,我这手臂便是当年对敌时被斩的。”

    徐子桢不由得一阵唏嘘,这汉子一手刀法出神入化,如果他双臂健全,必定是敌人的一个噩梦。

    那汉子不愿在这话题上闲扯,神情认真地道:“我这刀法名为乱披风,乃是我融众家之长自创,若是单对单倒未必显得出威力,却是极适合在战场所用。”顿了顿又说道,“人说步兵不如骑兵,我这刀法却是专克骑兵,你且认真看来。”

    他说着话又握刀慢慢挥舞起来,这一次他的挥刀动作清晰明了缓慢异常,显然是为了让徐子桢能看个清楚,徐子桢瞪大了眼睛看得极为认真,生怕错漏了哪处。

    渐渐的他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套刀法招招简单直接,并没有任何花俏动作,横削斜撩正手反手,但就是没有从上至下的直劈,等他再次舞完,他实在忍耐不住,将这问题问了出来。

    那汉子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所谓乱披风,乱乃指刀快,使敌挡无可挡避无可避,风乃指刀形飘忽,无迹可寻,而这披字……便是做到乱与风两字的关键。”

    他拿起刀从上至下猛劈一刀,待得劈到底时抬手一刀横削,略停一下说道:“你再看。”说完将刀斜斜往上一挑,紧接着顺势一翻手腕横劈过去,这两下衔接得如行云流水顺畅之极。

    徐子桢眼睛一亮,拍手道:“我明白了!这披字说的就是把出刀角度控制在最短的距离内,以达到最快的速度!”

    那汉子微微颔首,眼中带着笑意:“孺子可教。”

    徐子桢迫不及待的从他手里接过刀来,略一沉吟就按着记忆慢慢舞了起来,那汉子则站到一边静静看着。

    一开始他还舞得明显生疏,毕竟他从没学过任何武器,但那汉子不时在旁边出声指点,徐子桢又是个极聪明之人,很快就慢慢熟练了起来。

    这套刀法并不太难,关键在于各招之间的刀势变换,另外就是一个快字,徐子桢大伤未愈,咬着牙强忍着疼不停练着,他对于功夫有着特别的爱好,从小如此,只是在他那时代只有用作比赛用的功夫,象这样用于实战的几乎看不见。

    他感觉自己就象一个掉入米缸的耗子,乐得心花怒放,现在哪还顾得上休息,一遍接一遍地练着,直到将近两个时辰,这时他已基本学得有模有样的了,但是感觉自己的胳膊已快要抬不起了,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抱起酒坛猛灌了一气,这才抹着嘴笑道:“我的记xing还行吧?”

    那汉子拿起坛子也灌了一大口,说道:“你倒学得很快,是块材料,如此我便能放心离开了。”

    徐子桢一惊:“这么快?”他和这汉子不知怎么的感觉投契之极,眼下听他说要离开,心中顿时有些不舍和怅然。

    那汉子一笑,指着那座没有墓碑的坟茔道:“原本昨ri便该走的,我兄弟葬于此地,每年我便于他忌ri来陪他三天。”

    说着他拍了拍徐子桢的肩:“朝廷无能,边疆战事吃紧,我看你是条汉子,望你善用此刀法,即便ri后无缘再聚,那也无妨。”

    徐子桢黯然不语,良久才抬头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前辈?大哥?”

    那汉子想了想:“我排行第二,你称我一声二哥便是了。”

    “二哥!”徐子桢认真地叫了一声,忽然他脑中闪过一道灵光——断臂,二哥,凌厉无匹的刀法,还有这么好的酒量……

    他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汉子吃吃地道:“二哥,您……姓武?”

    二哥猛的一回头,微微眯起眼睛,沉声道:“你认识我?”

    这下徐子桢更能确定了,他激动地跳起身来,一把抓住二哥的手臂,语无伦次兴奋地说道:“二哥,你……你真的是武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