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69章:江宁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行者武松,水泊梁山排第十四把交椅,任梁山步军首领,武艺高强刚猛不屈,曾空手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是水浒传中笔墨颇多的一个人物。

    徐子桢从小就酷爱水浒,其中最崇拜的就是武松,甚至可以说他现在的脾气性格都多多少少来自这个小说中的人物影响,眼下见到心中的偶像就在眼前,而且又和他喝过两次酒交了朋友,哪会不激动?

    武松皱了皱眉,他能感觉得到徐子桢是真的激动,并没有对他存有一丝坏心,沉吟了片刻淡淡一笑:“你倒是好眼力。”

    徐子桢见他承认了,更是兴奋的有些不知怎么才好,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一会抬起一会放下,脸上满是傻笑。

    武松见他这副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拍了拍他肩膀道:“我这便走了,他日有缘再见吧。”

    徐子桢顿时回过神来:“二哥你真要走?我这刀法还没练熟呢……”

    武松笑笑:“你不是已全都记下了么?余下的只需在战场磨练便是,这刀,便送了你吧。”说完挥了挥手大步而去,再不回头。

    徐子桢大急,叫道:“二哥,眼看金国就要打过来了,您不再出山么?”

    武松的脚步停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宋廷,我只是一介莽夫而已,出不出山又影响得了什么?”

    徐子桢哑口无言,眼睁睁看着武松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了远方。

    武松最后那句话说得很直白,朝廷都这么烂了,我这草头百姓又有什么用?打仗是在和敌人玩命,但背后还得防那些贪官甚至是那个昏庸的皇帝的胡搞,就算神勇无敌的武松武二哥也心灰意冷没了斗志。

    一坛酒没喝完,徐子桢只觉得兴致索然,一个人坐在山顶看着白云变幻,手中紧握武松的那把刀,直到天黑才回到酒窖里。

    这段时间下来他的伤已经差不多快痊愈了,包括之前与胡四海搏斗时落下的刀伤和那次的箭伤,从这里到兰州府几乎是斜穿了大半个北宋疆域,路程极远,他考虑了一晚上后决定第二天就走。

    苏州城里是回不去了,徐子桢辞别了苦劝的成伯,留下了一封书信请他代为转交,信是给太湖水寨郝东来的,跟他说了一下自己的去向,另外打听一下何两两的情况,他很担心那天何两两助他逃跑后自己有没有事。

    至于其他人他暂时无法联系,段琛兄弟怕是已经回了大理,琉璃也不可能再回悠悠招,崇元寺里净德大师和李胜也不用联系,他们明面上都与这事无关,牵扯不到他们那里去,而至于莫梨儿,自己即便想找她也无处可找。

    成伯眼看留他不住,只得无奈任他而去,临行前牵过一头驴子来,权以代步,江南地界难买好马,徐子桢身上还有王满福和胡卿所赠的金银,只等过了黄河再找个马市换一匹便是。

    徐子桢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走,反正往西北方向总没错,他辞别了成伯,穿着套粗布衣服,戴上个大大的斗笠盖着光头,一个包袱搭在背后,武松送他的那把刀就藏在其中,骑着驴晃晃悠悠往西而行。

    如今他这身打扮十足象个赶集的乡民,再加上他刻意只走那乡间小道,两天下来他竟然安全地避开了孔启林的全面搜捕,到达了位于江南东路与淮南西路交接处的江宁府。

    江宁府就是后世的南京,江苏省的省会,在北宋时期也是江南地带一座极富庶的大城市,徐子桢还没进城门,远远就能看见城墙高耸,绵延无垠,城门口人潮拥挤,进进出出十分热闹。

    城门口的墙上贴着数张布告,其中就赫然有徐子桢的画像,但这里的城防兵丁似乎对这个并不在意,只是细细盘查着过往人群,有那能克扣盘剥的便诈一些,徐子桢很门清的在手里捏了一块散碎银子,轮到他的时候把银子往守兵手里一塞,轻而易举地混进了城。

    江宁府又名金陵,是中国历史上的数朝古都,比如三国时的吴国便是建都这里,城内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街上繁华热闹之极,徐子桢直看得一阵暗赞,但随即又联想到另一件事:等金国进逼将徽钦二宗掳去,北宋便成了南宋,到时候这江宁府也就成了北抵金国的一座临疆重城。

    徐子桢感慨了片刻,便去找了家客栈,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从江南到西北路途遥远,要是光走陆路的话时间太长,而且也太辛苦,只有走水路,从南京入长江,一路西行,到江陵府下船,然后换陆路穿京西南路,也就是后来的湖北省,直往西北走。

    这样虽然比较麻烦,但是能省去一大半陆路,而且江宁府常有大商船西行,这种平底木船大多建得象个水中城堡,又稳又快,而这些商号有时为了避免水匪为祸,也会招募一些身手不错之辈以作押船,徐子桢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借船而行,又能混口饭吃,有什么不好?押船?这世道哪来这么多水匪山贼?

    这家客栈不算很高档,位置也相对比较偏,徐子桢目前还在被东路军通缉,这样的小客栈倒正合他意,他要了个房,拿了块碎银子给了小二,打听一下关于商船西行的事,小二见到银子自然热情了起来,操着一口江宁官话唧唧呱呱地说了半天,徐子桢一句没听懂。

    江宁官话带着一半江南口音一半江北口音,最是难懂,最后那小二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起来,索性跟掌柜的说了一声,亲自带着徐子桢往码头而去。

    江宁码头上人头攒动,到处是来来往往的马车推车,客栈小二熟门熟路地带着徐子桢七转八绕来到一处岸边,那里早停着一艘颇为豪华的商船,船身上没有任何记号,在这码头的船堆里也不如何显眼。

    船主是个年近四旬的中年人,看样子和那小二很熟悉,听小二把来意简单一说,他转头看了看徐子桢,上下打量了一番,也不多问,直说道:“小号的商船通常不会有那不开眼的蟊贼来犯,壮士倒是不需劳神,只是这酬金便也是……不知壮士可愿意?”

    徐子桢笑了笑:“我只是图个方便搭个顺风船,您不收我钱我已经很感谢了,只不知您这船到哪儿?”

    船主说道:“夔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