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3章:李胜托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李猛手里抓着两只死了的野兔,看样子是外出打猎去的,倒是让他躲过了这一劫,他丢开兔子快步扑了过来,颤声叫道:“爹!爹你怎么了?是谁伤的你?”

    李胜强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小猛,你先坐下,让爹和你徐叔交代些事。”

    李猛眼中早有泪水在打着转,却始终强忍着没落下来,点了点头很是听话地扶着李胜,紧咬牙关不再说话。

    徐子桢忍着心中悲痛,沉声道:“李大哥,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说着话俯身就要背起他来。

    李胜拦住了他,笑道:“我是活不成的了,趁着现在还没断气,你先听我说会话。”

    徐子桢眼看他胸口鲜血汩汩而流,显然支撑不了多久了,只得咬牙道:“好,李大哥你说,我听着。”

    “徐兄弟,其实,珞儿她并非我女儿,只是她的身世……咳咳,恕我不能对你明言。”李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变成了一种回忆与无奈之sè,缓缓说了起来,“四年前珞儿家中忽遭突变,她母亲为人陷害,诬指她yu加害珞儿的父亲,此事在当时看来证据确凿,珞儿之母也在百口莫辩后悬梁自尽以示清白,只是那陷害之人却不愿就此罢休,想趁着乱将珞儿也……”

    说到这里他猛的咳了起来,徐子桢和李猛慌忙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好不容易捋顺了他的气息,他这才继续说道:“我本是珞儿家中的一个小小护卫,主母xing子平和亲善,曾对我有恩,我本事低微,最终只能保住珞儿逃了出来,只是主母却已遭jiān人所害。”

    徐子桢点点头,看来自己开始还是猜到的,果然是豪门恩怨,只是他有些不理解,李胜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李胜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笑了笑继续说道:“徐兄弟,我那位所谓的师兄其实乃是我家主公的亲弟弟,他文攻武略无一不jing,但却早早看破了红尘中的勾心斗角,宁愿远遁江南皈依佛门,我带着珞儿流离四方,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的去处,于是才去的苏州府。”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珞儿原本想找到她二叔,请他还俗为自己和死去的母亲讨回公道,但……但是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她二叔因一场大病而导致下身全然没了知觉,只能瘫坐在床。”

    徐子桢恍然,难怪那天他似乎听见李胜叫那位净德大师二爷,而且从头到尾他都没见过他出过房门,原来是这么回事。

    “珞儿心灰意冷之下独自跑了出去,结果被那班贼人掳了去,随后就遇到了你的解救。”说到这里,李胜抱歉地看了一眼徐子桢,“徐兄弟,你可千万莫要生气,那次珞儿回来后就跟我说,她想到了一个报仇的法子,那便是……便是让你当她的夫婿。”

    徐子桢明显一愣:“让我当夫婿能给她报仇?这是什么意思?”

    李胜笑了笑:“徐兄弟庙会斗诗,招夺魁,公堂雪冤,还有创那妙物睫毛膏,这种种事迹都表明徐兄弟胸怀大才且机智敏锐,珞儿就此有了这个想法,想请徐兄弟回她家中,以你之才必为她父亲重用,假以时ri自然能掌握大权,到时便能有复仇之机……”他顿了顿又说道,“只是后来珞儿见徐兄弟xing如烈火,好打不平疾恶如仇,而她那时已是对你真正的心生爱慕,不愿你陷入那尔虞我诈之地。”

    徐子桢顿时全都明白了过来,也真正理解了李珞雁所说的喜欢他却不能嫁他的意思,想到她这么天真纯良,又对自己用情如斯,不禁一阵慨然。

    李胜早已是强弩之末,能坚持到现在已是奇迹,他脸上忽然泛起一阵cháo红,连jing神也似乎好了许多,他一把抓住徐子桢的手掌,认真地说道:“兄弟,我说这么多是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徐子桢重重地点了点头:“大哥,你说便是。”

    李胜看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于歧身手高强,那伙人定然追赶不上珞儿,此次你去西北,若有缘再见珞儿,还望兄弟你念在她对你一片深情,对她照拂一二。”

    徐子桢奇道:“怎么?她也是兰州人?”

    李胜摇了摇头,笑道:“那倒不是。”

    徐子桢不再多问,点头道:“即便没有大哥这句吩咐,若是遇见她我也会帮她一把。”

    李胜的眼神开始渐渐涣散,声音越来越弱,手中却紧紧抓着徐子桢的手掌,挣扎着看向早已两眼通红的李猛,满怀眷恋与遗憾地说道:“另外,犬子也拜托兄弟了!”

    徐子桢紧紧咬着牙关,生怕一个放松眼泪就会流出,点头道:“大哥放心,我绝不辜负你所托!”

    李胜缓缓抬起手摸着李猛的头,勉强笑道:“小猛,乖乖的,记得听徐叔的话,莫要调皮,莫要……”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停了下来,头一垂就此逝去。

    ……

    李胜的死让徐子桢很是感慨,上午还在一起把酒言欢,可下午却已天人永隔。

    徐子桢敬重李胜,自然不愿让他死后流落异乡,和李猛一起将他的尸身火化了去,拣出骨灰装入一个匣子里,落叶归根,狐死首丘,寻个机会和李猛回一趟他的家乡,再将他好好安葬便是。

    处理完这些后,徐子桢带着李猛回了客栈,一路上他认真考虑着关于李猛的安置问题,自己这次去兰州少不得会帮温大人抵挡西夏人,沙场无情,到时候刀兵相见,怕是自己的xing命都得不到保障,又哪能照顾李猛这个半大孩子?

    他正在想着,李猛却忽然开口了:“徐叔,你去兰州可是与西夏打仗?”

    徐子桢一愣,点头道:“打不打仗是国家大事,我说不准,不过我猜早晚会跟他们打起来,怎么?”

    李猛咬着牙,一脸认真坚毅地说道:“我要跟你一起,打西夏!”

    徐子桢吓了一跳,连连摇头:“不行,你才多大?就想上战场?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跟你爹交代?”

    李猛自从李胜死后就象是变了个人,原来那个略有些羞涩胆怯的男孩忽然就沉默寡言了起来,这时连语气也是铿锵有力,带着不容否定的态度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为我爹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