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77章: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一和五十,是个悬殊很大的比例,所以徐子桢决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哪怕最终自己会被淹没在人海里,也要抢个先机占点便宜再说。

    武松说得对,这套刀法不适合单打独斗,但是人越多就越占优势,眼下对手有五十多个,给了他足够的发挥空间。

    徐子桢上次在那庙里和那些蒙面人打斗,凭着是一股怒火,完全是闭着眼睛乱砍,而今天他却是完全将乱披风的jing髓发挥了出来,连人带刀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招招朝着那些水匪的胳膊大腿的肌腱招呼,每一道刀光闪过总有人捂着伤口惨叫倒地。

    只不过眨眼间的工夫,就有近十人被他划伤,手中尖刀叮当乱响的掉落在甲板上,好在徐子桢并不是杀人狂,而且打了那么多年的架,手里头有分寸,水匪只是为了求点财,没必要把人往死路上逼。

    可是他这么想,那些水匪却不这么认为,他们一个个都是滚刀肉般的角sè,没一个是怂人,只是开始吃了个亏,很快便调整了过来,领头的中年汉子在回过神后勃然大怒,发一声喊率先冲了上来,那些喽罗也是呈一个包围圈将徐子桢紧紧裹在了里头。

    这一下徐子桢的压力顿时大了起来,那些水匪根本就无视他的刀,哪怕有人在他刀下伤了倒了,也立马有人把他拉开,然后迅速换一个人顶上去,至于那个领头的汉子更是明显练过,一把刀耍得虎虎生风,每一下都冲着徐子桢的要害而去。

    徐子桢越打越毛,暗怒道:老子手下留情你们不要,非得死几个才甘心么?

    但还没等他下决心出狠手,眼角余光处却瞥见外围十来个挤不进来的水匪忽然向舱门口的李猛围去,顿时心中一凛,糟了!

    李猛年纪虽小,胆量却出人意料的大,眼看那么多水匪面目狰狞地围上来,他丝毫不惧,一抖手中刀刷的一刀砍了出去,直接命中一人,再翻手一刀又砍倒一个,他不象徐子桢这么客气,手下也没分寸,瞬间就让两个喽罗销了帐,舱门前溅得到处是血。

    这下可就捅了个马蜂窝,那帮水匪没想到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居然会下这么狠的手,顿时又惊又怒地一拥而上,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他剁于刀下。

    这一下李猛就有些慌了,他毕竟还未成年,刚才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杀人,心中早已慌乱如麻,手脚都不自禁的发着抖,眼看这些人恶狠狠的冲他而来,顿时面露惊慌之sè往后躲去,可甲板上溅得到处是血,一不留神脚下滑了一跤,栽倒在地。

    水匪众的眼睛都早已一片赤红,现在哪还管他是个孩子,齐齐挥刀朝他砍去,打头的便是那上错船的汉子,李猛清楚地看到了他严重的狰狞之sè,刀尖已近在眼前,但自己却已无路可退,他心中一凉,闭上眼就打算等死了。

    徐子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心要过去救援,可那领头的水匪却象跗骨之蛆般紧紧贴着他,旁边还围着密密实实一圈的水匪,完全容不得他离开半步。

    眼看李猛就要死于非命,忽然一阵清脆响亮的铮铮声猛然响起,密如雨下,那群冲向李猛的水匪几乎在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个象遭到重击般猛的往后倒飞了出去,每个人的鼻梁正中全都端端正正地嵌上了一枚铜钱,鼻骨爆裂,鲜血汩汩而出,十几人均是满脸鲜血倒地哀号,恐怖之极。

    余下那些水匪大骇之下慌忙急退,那领头的中年汉子也顾不得徐子桢了,一刀逼开了他连退几步,满脸惊惧地看着舱门方向。

    徐子桢的压力一松,赶紧跑到李猛身边,拉起他上下检视了一番,见他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看了一眼舱门,但舱门依然是紧闭的,只有门板上有几条狭窄的缝隙。

    嘶……

    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小的缝里能shè出这么多铜钱,而且还这么准,这可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领头那汉子强打jing神沉声叫道:“在下乃是长江三蛟帮尤大,不知哪位好汉在此?如有得罪还请……”

    忽然一个飘渺无踪的声音飘出,打断了他的话:“他只是个孩子。”

    尤大兀自要面子,说道:“可这小子伤了我两个兄弟的xing命。”

    那声音淡淡地道:“那也是你们找死,三息内,不滚,便死。”

    尤大脸sè一变,他纵横江面这么多年,早已不是冲动无畏的毛头小子,他能看得出来,那十几枚铜钱镖的准头力道远非他能比,而且这声音根本无处捉摸,甚至连是男是女他都听不出来,他脑中飞快地盘算了一下,一咬牙抱拳道:“既然好汉发话,尤大不敢不从,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告辞!”

    话刚说完,他便命令喽罗们带着受伤的兄弟们灰溜溜地下了船,自然还有两个被李猛砍死的倒霉蛋,今天他这趟活可说是亏本亏大了,一个钱没挣着,还折了两个人,另外除了被铜钱镖伤了的那十几人外,另有十几个被徐子桢的快刀砍得完全失去了行动力,基本上这些人在三个月内是别想开工了。

    水匪们来得快走得也快,生怕那个不知在何处的高人追杀出来,他们果然是常年混迹于江面上的老手,几个呼吸间那些小艇就消失在了眼前,江面上依旧恢复了平静,芦苇丛也依旧随风轻摆着,就象那些水匪从未出现过一样。

    徐子桢长长的松了口气,站定身体朝舱门方向一抱拳,朗声道:“不知哪一位高人援手,徐子桢感激不尽,还望现身一见!”

    舱内一片安静,没人答话,徐子桢等了片刻又说了一遍,却见舱门嘎吱一声打了开来,却是刘掌柜满脸煞白冷汗涔涔的钻了出来,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四周,低声问道:“徐兄弟,水匪走了?”

    徐子桢点点头,笑道:“是跑了,刘掌柜放心吧,没事了。”

    刘掌柜终于放下心来,说道:“阿弥陀佛,那就好那就好,徐兄弟,今天幸亏有你在。”

    徐子桢摇了摇头,眼睛看向了舱内,笑了笑:“没我什么事,要谢您也得去谢那位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