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0章:只打不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原本徐子桢打算一上岸就直接北上,穿京兆府过凤翔府,然后转而往西北,就是兰州府了,只是李猛一心想要学飞石和枪法,柳风随便建议在夔州歇上几ri,以便他教授功夫。

    关于柳风随去兰州的具体目的,徐子桢并没有去问,反正他是不信柳风随是真的给姑母拜寿的,张清是河北人,他死之后家人都回到了老家,哪还会有姐姐妹妹在兰州?不过他自己也有说不得的秘密,这种与他无关的事情就不去过问了。

    夔州周遍都是崇山峻岭,进了城刚投了客栈,柳风随带着李猛一头扎进山里找个僻静所在教他功夫去,徐子桢闲着无事,索xing就在这夔州城里逛了起来。

    城内商铺林立,街上人来人往,繁华之极,徐子桢忽然发现夔州城内的酒铺特别多,在最密集的地方甚至隔开十几步路就有一间酒铺,这下他的无聊之情顿时不翼而飞,反正兜里钱多的是,当下不管铺面好坏,一家一家的喝了起来。

    杜甫曾在夔州住过近两年时间,写下了四百多首诗,而这夔州诗中有很多都提到了酒,可见夔州的酒业之盛,徐子桢这时只感觉自己就该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平静惬意,闲时喝喝酒,与三两知己一起聊聊天。

    他一路走一路喝,这一条街上的酒铺差不多被他喝过了十几家,渐渐的也开始觉得有些无聊,酒虽不错,但喝来喝去都是一个味,总会有些审美疲劳,眼看天sè还早,徐子桢借着酒兴信步走向了城外。

    夔州是丘陵地区,连城内都到处是坡地,城外更是山脉连绵,现在即便时已深秋,山上依然到处一片葱郁,山风习习空气清新,徐子桢边走边观赏着秋sè中山景,只觉胸中舒畅之极,连ri来的船行之疲和苏州城内的郁结全都在这一刻消散而去。

    忽然,他隐约听到不远处有一阵吵闹声,其间夹杂着女子的啼哭,顿时一怔:这儿有山贼?

    他顺着声音来处快步走去,不过片刻工夫拐过一条山道,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处小小的平地,平地上有一座不大的茅屋,屋外用篱笆围着,屋子西边种着一丛修竹,一条清冽的山泉从屋前淙淙流过,徐子桢不禁暗赞一声:好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清净所在。

    只是眼下这清净地却一点也不清净,茅屋外的篱笆已经被推倒了一多半,屋门口几个家丁打扮的汉子正架着一个年轻女子往外走去,屋内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则死死地拽着女子不放手,满脸激奋地叫骂道:“快快住手,你们这些禽兽!光天化ri之下竟敢做此强掳之事,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那女子一脸惊恐之sè,早已吓得俏脸煞白,挣扎着哭喊道:“爹爹!救救女儿!”

    门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一身崭新的麻布秋袍,双手戴着数枚硕大的戒指,看着象个员外打扮,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不屑地道:“哼!天打雷劈?老棺材,老爷就在这儿,你倒是让天劈我啊!”说完对那些家丁一瞪眼,喝道,“你们这群废物,没吃饭么?还不把这老棺材与我赶开!”

    “是,老爷!”那几个家丁齐齐应了一声,手中加力将那女子架出门来,见老者依然拽着不松手,有个家丁不耐起来,抬脚正中那老者胸口,那老者原本就瘦弱无力,哪经得住这一脚,顿时一声闷哼往后倒摔而去,后脑重重磕在门框上,软倒在地再也爬不起身来。

    徐子桢远远看着只觉得胸中一团怒火熊熊燃起,他是最看不得这种以强凌弱的,哪还按捺得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暴喝一声:“都他妈给老子住手!”

    那些家丁被这霹雳般的大吼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却见是一个白净俊俏的年轻人,脚下虚浮一脸醉态,正瞪着眼睛满面怒火地看着他们,那员外也愣了一下,但在看清徐子桢长相之后却没放在心上,只不屑地瞥了他一眼道:“哪儿来的外乡人?怎么,想要抱不平?老子劝你先去打听打听,我……”

    啪!

    不等他说完,徐子桢已走到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肥头大耳的脸上,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打听?老子碰上这种事向来就只打不听。”

    那员外被他一掌拍得顿时半张脸都肿得象个猪头一般,脸颊上五个指印红得发紫,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淌了下来,他象是被打傻了似的,呆愣愣的看着徐子桢,好半晌才忽然回过神来,捂着脸又惊又怒地叫道:“你……你竟然敢打我?”说完对那些早已呆住的家丁吼道,“都给我上!把他打残了算我的!”

    那些家丁一个激灵回过了神,哪还顾得上那女子,纷纷卷起袖口大叫着朝徐子桢冲了过去,这小子居然敢打咱们的老爷?那还了得?

    徐子桢在城里喝酒已喝得微醺,正感觉浑身上下热得难受,眼看那几人来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他大笑一声:“来得好,看打!”

    话音刚落,他就发一声喊迎了上去,那几个家丁平ri里都跟着自家的员外老爷仗势欺人惯了的,手底下哪有什么真功夫,徐子桢冲进人群里左冲右突,就象一只凶猛的饿虎,几名家丁哪是他的对手,几乎全是一个照面就被他放倒在地。

    那员外本还yin沉地瞪着徐子桢,等着看他被群殴倒地苦苦讨饶的场面,可是事实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仅仅片刻工夫,几个家丁就全都哀号着倒在了地上,不是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就是鼻骨被打折弄得满脸鲜血。

    他顿时惊得呆在了那里,只觉得两脚发软,想跑也跑不动,肚子里装满了苦水,怎么都吐不出来,眼看徐子桢放倒了最后一个家丁,朝着他慢慢走来,顿时心中大骇,指着他惊叫道:“你……你要做甚?别别别……别过来!”

    徐子桢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笑道:“老子不管你是什么来路,现在马上带着你的狗腿子,给老子——滚!”

    他这最后一个字特意加重了发音,chun雷也似的一声吼把那员外的最后一丝勇气震得无影无踪,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这时他哪还顾得上别的,连滚带爬落荒而逃,那几个家丁也顾不上疼痛,急忙互相搀扶着跟着逃去,惶惶然如一群丧家之犬。

    直到他们跑得没了影,徐子桢这才转身走向那茅屋,远远看见那女子正扑在老者身上,娇声哭喊道:“爹!爹你醒醒!”

    徐子桢一惊:我靠!出人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