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1章:寇家父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那女子显然没有什么急救经验,而且已经彻底慌了神,只知道扑在老者身上哭个不停,徐子桢走过去伸指一搭老者脖颈,顿时放下心来,柔声安慰道:“放心吧,令尊只是暂时闭过气去了,并无xing命之忧。”

    说完他蹲下身子,将老者衣领解开些,屈起拇指在他人中上摁了几下,人工呼吸就免了,对方是个糟老头子,他实在下不去那个嘴。

    那女子听说父亲没事,也渐渐止了哭声,在一旁心神不定地看着,没多久,老者忽然悠悠吐出一口气来,缓缓醒转。

    徐子桢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好了,没事了。”

    那女子又惊又喜,却不急着上前相扶老者,而是对着徐子桢敛衽深深一福:“多谢恩公施以援手!”

    徐子桢这时才正面看清了她的长相,只见她生就一张秀气的瓜子脸,肌肤雪白黛眉红唇,身材苗条举止文静,倒是一副十足的美人相,他心中暗赞:这丫头家教真好,长得又漂亮,难怪会招人抢。

    他笑着摆摆手:“小事一桩,不用客气,你还是扶你爹进屋吧,秋天地凉,莫要着了寒气才好。”

    那女子这才扶起老者,喜极而泣道:“爹,你……你可吓死女儿了。”

    老者睁开眼,看了一眼四周,却发现那班恶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心中惊疑不定,问道:“黄员外呢?”

    那女子一指徐子桢:“被这位壮士赶跑了。”

    老者闻言一惊,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对着徐子桢深深一揖:“多谢恩公……”

    他还没说完,徐子桢就笑着打断道:“谢就别谢了,我刚打完架,口干得很,能赏碗水喝么?”

    一句话说得老者也笑了起来,摆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寒舍粗陋,恩公若不嫌弃还请屋内奉茶。”

    徐子桢跟着他进了屋,打量了一番屋内陈设,只见屋里简朴整洁,摆放着一张张小小的矮几,中堂处则是一张案几,上边摆着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屋子左右两侧各有一排书架,整齐地码放着一本本书籍,徐子桢有些讶然:“这怎么看着象个学堂呢?”

    老者请他在那案几旁的一张椅子上落座,说道:“老朽寇端,原是黔州人氏,当年乡中瘟疫横行,老朽便携女迁居于此,以这陋室教授附近十里八乡的蒙童,以换取些米帛权以度ri而已。”

    徐子桢恍然,还真是个教书先生,难怪老胳膊老腿的没点力气,被人一脚就踹晕了。

    没多大工夫,那女子端了碗热腾腾的茶上来,盈盈浅笑道:“恩公请用茶。”

    徐子桢笑道:“我叫徐子桢,你们还是别叫我恩公了,这称呼我听着别扭,对了,那伙人什么来路?光天化ri强抢民女,这夔州城里难道没王法么?”

    寇端轻叹一声,无奈之sè溢于言表:“那领头之人姓黄,人称黄员外,于这夔州城内开着家药铺,家中颇为富庶,老朽居于这山中,原本与他并无交集之处,只是前几ri小女进城替老朽抓药,无意间被他看见,便由此起了歹心,想要收小女做他的妾室,昨ri他命人抬着彩礼前来下聘,被老朽骂了出去,没曾想今ri居然……唉!”

    徐子桢怒道:“一个卖药的也敢这么猖狂?你们怎么不去官府告他?”

    寇端苦笑道:“告他?黄员外与夔州府尹有旧,即便告了也是毫无作用,到时惹得他火起,反倒还是我父女遭难。”

    徐子桢眼珠一转,问道:“他家开的药铺叫什么名字?”

    寇端道:“满chun堂。”

    徐子桢将这名字记了下来,端起茶碗一饮而尽,起身对寇端拱手道:“寇老先生,今ri天sè已晚,我就先告辞了,您早些休息吧。”

    寇端原本还想挽留,但徐子桢已经看出来了,老头家里除了书多,怕是连隔夜米都没多少,留下来吃饭?那还不是逼着老头去当裤子么?

    徐子桢最终还是谢绝了寇端的好意,下山回到了城中,等到了客栈时天sè已经擦黑,刚要进房门就碰巧看见柳风随与李猛也正好回来。

    李猛满头大汗小脸通红,但是兴奋之情怎么都掩藏不住,看来柳风随教他的东西让他受益菲浅。

    徐子桢二话不说拉着两人就往外走,今天他光顾着喝酒了,压根没吃过什么实质xing的东西,早饿得前胸贴上了后背,三人来到街上寻了个酒家,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坛酒,在坐等上菜的时候徐子桢将今天救了寇端父女的事说了一遍。

    柳风随听完勃然大怒道:“小小药商便如此嚣张?竟视王法于不顾!”

    徐子桢笑笑:“无所谓,跟这种人就不用讲王法讲道理,孔子解决不了的事,老子来解决!”

    柳风随心中一动:“大哥的意思是……”

    徐子桢道:“听说他那家店叫什么满chun堂,呆会儿咱们吃饱喝足了一起去他店里溜达溜达。”

    李猛一直在旁边听着,这时忽然插嘴问道:“叔,那如果他们见你走了又回去抢人怎么办?”

    徐子桢正伸手去拿茶壶,听到这话不禁一愣,手举在半空也忘了收回,片刻后猛的一拍额头,叫道:“糟糕!我怎么忘了这茬?”

    所谓旁观者清,从徐子桢的角度来看,他自然是觉得那黄员外被自己吓得不轻,短时间内肯定是不敢再露面的了,可是李猛无意间的一句话提醒了他。

    徐子桢越想越有可能,哪还有心思吃饭,丢下一块银子和柳风随李猛快步往城外而去,边走边暗暗祷告: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

    天sè已完全黑了下来,三人小心翼翼地在山路上走着,眼看快要到寇端家的时候,忽然一阵山风卷过,风中夹杂着一股焦味,徐子桢心中咯噔一下,暗叫道:糟糕!

    徐子桢哪还管什么山路难行,当下三步并作两步飞快跑了上去,才过那个拐弯处,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愣在了当地。

    清冷的月光下映照着一堆焦黑的废墟,正是寇端父女赖以生活以及教授孩童学业的那座小小茅屋,火焰已经熄灭,只有几根未曾烧尽的主梁还偶尔闪出几个火星,李猛眼尖,指着废墟一角惊呼道:“叔,你看!”

    徐子桢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在废墟外不远处躺着一人,赫然便是寇端,他当即扑了过去,伸手一摸,却发现这个斯文有礼的老学究此时已经断了气,双眼圆睁满脸愤怒与不甘。

    废墟内空空如也,除了被烧成灰的家什与那些书之外别无他物,徐子桢只觉一股怒火从脚底冲上了头顶,紧紧捏着双拳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吼道:“黄员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