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3章:替天行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正主终于出现了!徐子桢出手如电,从寇姑娘头上拔下一枚簪子,反手握在掌心,身子一闪躲到了门后,而寇姑娘也是极为机灵,又将那块布塞回到了嘴里,垂着双手安安静静坐在床边。

    黄员外大步踏进门来,见寇姑娘果然是从了他的模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顿时乐得嘴角咧到了耳根,一双小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寇姑娘看,那副急sè模样就差当场流下口水了。

    那两个喜婆紧跟在后,笑嘻嘻地道:“员外您看,我就说凭咱们这三寸不烂之舌必能说得她心动吧?”

    黄员外大笑:“做得好!哈哈哈……”

    这时三人已全都进了屋,两个喜婆分站黄员外身后左右侧,徐子桢猛的身子一蹿来到左侧那喜婆身后,左手一抄将她口鼻捂住,右手握拳反手狠狠砸出,正中右侧那喜婆的面门,可怜那婆子一把年纪,怎经得起徐子桢这含怒一拳,顿时满脸桃花开,哼都没哼一声就两眼一翻晕死当场。

    徐子桢一拳放倒一个,随即左手扳着另一个喜婆的脑袋用力一摁,同时右膝提起,结结实实撞在她太阳穴上,砰的一声闷响,这婆子也顿时躺倒在地人事不知。

    这两下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之极,黄员外听到声音刚转过头来,就见徐子桢已恶狠狠地扑了过来,左手一叉他脖颈,稍一用力便将他顶在了墙上。

    黄员外只觉脖子上象是套上了一道铁箍,勒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他大骇之下挣扎着道:“你……你想干什么?”

    徐子桢冷冷一笑:“干什么?你强抢民女杀人老父,还问老子要干什么?”

    黄员外有心想要大声呼救,但却怕徐子桢暴起直接杀了他,只得苦苦哀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只要好汉放过我,我定将厚报!一万两……啊不不,五万两银子,如何?”

    徐子桢象是犹豫了一下,右手轻轻抚摩着下巴,点头道:“嗯,五万两……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黄员外见他象是有意动的迹象,心中顿时一松,趁热打铁地道:“好汉爷,只要您放过我,有任何要求我都答应!”

    徐子桢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可以,你再给我一样东西就行,你给了我我立马就走。”

    黄员外大喜,急忙问道:“好汉爷要什么?只要我有,一定给!一定给!”

    徐子桢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杀气顿显,一字一顿地道:“你的狗命!”

    黄员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但是没等他来得及挣扎,徐子桢掌心中藏着已久的簪子已经亮了出来,噗的一声,锋利的簪头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咽喉,结果了他这条肮脏的xing命。

    徐子桢一击得手再不逗留,转身拉着寇姑娘就走,两个喜婆只是卖嘴皮子而已,罪不至死,就任由她们躺在地上了。

    屋外走廊上挂着一排灯笼,照得到处红灿灿的,徐子桢拉着寇姑娘贴墙而走,避免有人从楼下经过发现了自己。

    眼看快要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从楼下走上来两个丫鬟,徐子桢避无可避,情急之下顶开身边一扇房门,闪身躲了进去,片刻之后那两个丫鬟渐渐走远,徐子桢松了口气,刚要准备走,却无意中看见这房内的摆设似乎有些不同。

    刚才寇姑娘所在的那间房的面积不小,家什也是一应俱全,只是和这间房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不少,这房分内外两段,外侧一半是书房,又或者是黄员外盘帐用的帐房,内侧一半则是卧室,一张硕大的梨木床上雕龙刻凤,一看就知不是便宜货。

    在床头处有一个大大的樟木柜子,柜门上刷着黑沉沉的漆,两把大大的铜锁同时挂在门上,这就是让徐子桢注意的地方。

    看来这间才是黄员外的主卧,而这个大樟木柜子内应该藏着不少好货,要知道刚才他可是直接开口就是出价五万两银子来买自己的命的。

    门外没有任何声音,徐子桢这时也不急着走了,对寇姑娘使了个眼sè,示意她在这里听着门外动静,他自己则走进内室,钱对于他来说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寇姑娘一个女孩子家家,已经家破人亡了,得给她找点补偿才好。

    古时候的锁没什么高科技,徐子桢找来一个粗壮的烛台,照着锁头狠狠砸了几下,那锁便被打了开来,柜门一开,徐子桢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这……这也太他妈有钱了吧?

    柜子里整整齐齐码放着一排排元宝,全是五十两一个的大锭,最上层是满满当当的金元宝,还有厚厚一叠银票,粗略翻了一下都是一百两以上的面额。

    徐子桢毫不客气,将那些银票全都塞进了怀中,又顺手抓了几个金锭,刚要就此离开,视线却停留在了柜子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里,那里有一个红布裹着的小包,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藏得比金子还严实,难道是什么好货?

    徐子桢当即伸手将红包拿了出来,打开一看却是愣在了那里,红布中是一个长条型的匣子,而匣子内则是铺着一层又厚又干燥的绒布,在绒布中间有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人参,乍一看四肢齐全,活脱脱一个人形。

    哪怕没人教,徐子桢都知道这是个宝贝,很快他就回过了神,盖上匣子系在了腰间,回转身带着寇姑娘往外而去。

    寇姑娘跟着他这一路走来,心里早已怦怦乱跳,他们可是刚杀了黄员外,徐子桢不早点跑路,却还在这里悠哉游哉地砸锁拿银子,不过她现在也豁出去了,父亲已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这次两人并没有再碰上任何人,一路太平的来到了楼下,一楼那个客厅内的客人已经散去,连灯火也熄了,显然那几个也是识相的,一刻值千金,留在这里扰人好事可太缺德了。

    徐子桢顺着围墙根的暗处往门外走去,却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排厢房,房内灯火通明,传出一阵阵热闹的吆喝声,这时门内忽然走出一人来,脚步踉跄满脸通红,显然是喝多了,徐子桢顿时认出,这人正是被他打过的几名家丁之一。

    首恶既除,帮凶也不能放过,徐子桢轻轻捏了捏寇姑娘的小手,示意她留在这里,自己则轻手轻脚摸了过去。

    那个家丁喝多了酒正要去方便,完全没提防有人摸到了身后,徐子桢看得清楚,在他腰上还挂着把佩刀,随着他的脚步一晃一晃的,他伏低身子猛蹿过去,一把捂住那家丁的嘴,右手一抽将刀拔了出来,顺手在他脖子上一抹,那家丁哼都没哼一声,顿时了帐。

    徐子桢轻轻放下那具尸身,凑到门边看了看,只见屋内还有七八个家丁,正围坐在一起大吃大喝着,桌上摆满了酒菜,显然是黄员外犒劳他们的。

    看着他们那兴高采烈的样子,徐子桢不由得想起了寇端的惨死,还有寇姑娘那凄楚的模样,顿时心头火起,砰的一声踢开房门,象一尊杀神般的冲了进去。

    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