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渔色大宋 正文 第85章:胯下之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徐子桢吓了一跳,慌忙摇手道:“不行不行,你是个知书达礼的好姑娘,我徐子桢何德何能敢收你当丫鬟?这不是折我的寿么?”

    寇巧衣一脸倔强,认真地说道:“恩公义薄云天豪情盖世,巧衣如今漂泊无依,若恩公不愿收我,那巧衣便只有……”

    徐子桢顿时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赶紧拦住她话头:“别别别,咱有话好商量,你也别着急,好不好?”说完他求助般地看向柳风随,低声道,“二弟,赶紧给我想个辙,老子顶不住了。”

    柳风随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笑道:“大哥,巧衣姑娘一片真心,嘿嘿……长得这么漂亮,以小弟愚见大哥就收了她又何妨?”

    “你!”

    徐子桢差点气得噎住,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李猛一脸认真地道:“叔,我觉得巧衣姐姐挺可怜的,你就收留她吧。”说完不等徐子桢答话,又回头对寇巧衣道,“巧衣姐姐,你会做饭么?”

    寇巧衣点点头:“我自幼丧母,女红针线洗衣做饭等事虽不说jing通,却也俱都粗识。”

    李猛一拍手,笑道:“那太好了,以后巧衣姐姐管做饭,我负责洗衣服,你说好不好?”

    看着两人自说自话,徐子桢在一旁哭笑不得,从这里到兰州翻山越岭的,带着个大姑娘始终不方便,而且他现在还算是个逃犯,带着个丫鬟算怎么回事啊?他有心想要拒绝,可看着寇巧衣楚楚可怜的模样,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妈的!你敢跟我就敢收,老子豁出去了!

    他眼珠一转,坏笑道:“你可想清楚了,当我的丫鬟可还得管暖床的。”

    寇巧衣俏脸一红,垂低了脑袋,声若蚊鸣地道:“巧衣愿意。”

    这下徐子桢可真傻了眼,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吃吃地道:“不是吧?这……这你都肯?”

    柳风随扳过他肩膀,象看怪物似的看着他道:“大哥,丫鬟给主子暖床乃是天经地义,你为何会如此诧异?”

    徐子桢张口结舌:老子又忘了,这是宋朝……

    话已经说出去了,没法再收回来,于是从今天起,徐子桢这个逃犯的身边多了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理的俏丫鬟。

    夔州没法再呆了,哪怕是城外的山里也一样,保不齐夔州知府什么时候派人来搜山,那就麻烦了,四人收拾了一番,拜别了寇端的孤坟,就此朝西北进发。

    四人先是向北而行,过金州穿京兆府,一路上走走停停,尽是选着那城外的偏远地带走着,欣赏着中华大地西北一隅的风土人情,柳风随则是在闲时便拉着李猛找个安静所在教上一会功夫。

    就这么不疾不徐地走了二十多天,终于进入了大宋版图西北角的秦凤路。

    秦凤路,是北宋熙宁年间设置,共有一府十二州,一府是凤翔府,总领这一路的各州县,而兰州则正是这十二州之一,位于西北角,历来乃是兵家必争之地。

    北宋时期马匹紧缺,如果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根本买不到马,西夏产骏马,但严控着马匹交易,徐子桢等四人一路上或步行或搭乘牛车,直到进入了兰州之南的熙州境内,才花了大代价在当地一个黑市中买了三匹劣马。

    四人三马,倒不是徐子桢舍不得花钱,实在是马这东西在这地方你有钱都买不到,这黑市老板也是个有路子的,认识一个赚亡命钱的马贩,这才有那么几匹,用他的话说,徐子桢能淘到这三匹马已经是运气不错的了。

    徐子桢以前生活在都市中,哪有机会骑马?就算是偶尔去个什么景区有那披红挂绿的老马给拍照的,那也只能说是坐一下而已。

    眼下这三匹马几乎全是从西夏偷来的淘汰战马,xing子暴戾之极,才刚一牵辔头就要翻蹄亮掌的,徐子桢才刚翻身上马,屁股都没坐稳就被颠翻到了另一侧,把柳风随笑得捂着肚子直喊疼。

    四人之中,柳风随他爹张清就是马上战将,他也从小在母亲的教导下练得骑术jing湛,而李猛有一半西夏血统,再加上小时候就是在西夏长大,马是没少骑的,四人中倒属他的骑术最好。

    唯一让徐子桢感到安慰的是寇巧衣也不会骑马,好歹给他挽回了些面子,只是跟一个姑娘比丢人,他可真做不出来。

    他向来是个倔脾气,从来都不信有自己做不好的事,既然不会骑马,那行,先不走了,牵了马找了片空地,翻身上马练了起来。

    一开始他依然是摔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但有柳风随和李猛两个名师在,再加上他天生发达的运动细胞,才半天工夫居然就骑得象模象样了起来,但他刚洋洋得意了没多久,柳风随就语重心长地跟他说道:“大哥,以你如今这骑术,若是行商贩货倒也罢了,可要是打仗……”

    简单的一句话让他顿时惊醒,对啊,不光是西夏人,以后少不得会跟金人打仗,要是老子再活久一些的话还得和蒙古人打,难不成自己跟师父武松一样当个步军?

    于是他咬着牙忍着长时间骑马带来的胯下之痛,坚持练了起来,反正他知道,西夏和大宋时不时的都要打仗,自己也不急着赶去兰州。

    李猛倒是乐于这样的结果,天天缠着柳风随教他飞石和枪法,小家伙和徐子桢一样是个倔脾气,哪怕在柳风随手下天天被飞石和木棍打得浑身伤痕,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只是徐子桢正埋头苦练骑术,对他的进展却是一无所知。

    就这么过了十来天,那匹劣马已被徐子桢驯得服服帖帖,而他的骑术也有了一个飞跃xing的进展,他刚要找柳风随炫耀一番,可后者却已找上了他,认真地道:“大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小弟尚有要事在身,无法再相陪大哥了。”

    徐子桢早知他不是为给什么姑母拜寿而来西北的了,但是柳风随不说他也不去问,只是点了点头:“好,你什么时候走?”

    柳风随道:“现在。”

    徐子桢默然不语,这些ri子以来他和柳风随相处得越来越融洽,真如亲兄弟一般亲密无间,此刻他说走就走,心里实在有些难舍,他沉默了片刻后问道:“那以后我去哪儿能找到你?”

    柳风随顿了顿,笑道:“若是有缘,随处可遇见,大哥,保重!”

    在这一刻徐子桢忽然发现柳风随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心中莫名其妙的一凛:他这是要干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