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0章:再见琉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让你赶紧跑么?”徐子桢又气又急,眼下这形势相当不利,李猛就算回来也是两人一起送命。

    李猛倔强地一扬脑袋:“大不了就是死,反正你要撇下我就是不行!”

    事到如今已没了挽回的余地,徐子桢大笑道:“这话说得好,大不了就是一死!既然这样咱们就杀个够本,省得到了阎王爷那儿后悔!”说着话手起刀落划过一名追兵的咽喉。

    身陷死地,唯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徐子桢此时已顾不得其他,只是咬牙狠斗,既然盔甲砍不开,那就瞄准了砍脖子,而李猛则早已发现了这一点,手起枪落只扎咽喉与面门,偶尔飞石打人也只照着对方的鼻梁而去。

    这里已离战场颇远,周边偏僻幽静,只有这里杀声震天。

    徐子桢和李猛如两头笼中困兽,嘶吼连连招招博命,那队追兵虽然被他们杀了几人,但胜在人多,装备又是极好,因此并不着急,只是围住了他们慢慢消耗他们的体力,眼神中流露着不屑。

    嗤的一声,李猛一个不备被一名追兵在背上划了一刀,顿时鲜血汩汩涌出,瞬间染红了半幅衣衫,徐子桢心中大急,想要冲过去救助,却无奈被这边十几人团团围住,丝毫抽不出身来。

    妈的,老子真要死在这里了么?

    二人渐渐体力不支,眼看就要殒命当场,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一声清叱,从山上飞下一道迅疾的淡绿sè身影,几个起落间就已扑到了近处,手一扬,围着徐子桢的两名追兵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脸倒撞下马。

    那道身影一晃之间已闯了进来,手中一柄长剑青锋湛然,寒光一闪便有一名追兵咽喉中剑摔落马下,紧接着他手一扬,又是两名追兵捂着脸面倒撞下马。

    徐子桢还没来得及看清来者是谁,却听那人娇斥道:“徐子桢你这莽夫,为何总是行这凶险之事?”

    咦?认识我?徐子桢抽空看去,顿时一愣。

    那是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身穿一件淡绿sè长裙,手持三尺青锋盈盈飞舞于那队追兵之间,面容俏丽之极,唇若樱桃目如秋水,赫然竟是招的花魁——琉璃。

    从那次在苏州城内被围后,他就再没有见过琉璃,也再没有过她的任何消息,这些ri子以来可没少惦记她,只是徐子桢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千山万水外的西北边陲见到她,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徐子桢又惊又喜地叫道:“琉璃姑娘!怎么会是你?”

    琉璃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今ri若非我正巧赶到,怕是你已没了xing命!”

    两人说话间出手却未停顿,琉璃的剑法飘逸迅疾让人捉摸不定,身形更是曼妙轻灵,挥手间总有一名追兵倒地而亡,徐子桢直到现在才看出了她的真正实力,不禁暗自乍舌:这丫头深藏不露啊!

    有了琉璃的援手,徐子桢顿时觉得压力大减,挥刀格开身边几人迅速跑到李猛身边,急道:“小猛你怎么样?”

    李猛噗的一枪又挑落一人,咧嘴笑道:“叔,我没事!您不是说我能当将军么?我这身上要没点伤的话以后哪能服人?”

    徐子桢见他身后早已鲜血遍染,却还是硬撑着装作没事人一样,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臭小子,你要我说几遍才明白?你要连小命都丢了的话还当个狗屁将军!”

    但他说归这么说,还是心疼不已,大吼一声挥刀将李猛身边几人尽数截下,好让小家伙暂时休息片刻。

    那队追兵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可半路上忽然杀出个程咬金,顿时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只片刻工夫他们就已折了近一半人马,但西夏人生xing彪悍好勇斗狠,很少会轻易服输,因此尽管明知自己和敌人不在一个级别上,却还是发了疯似的围攻上来。

    ……

    金城关上,温承言静静地看着关外那片黑压压的西夏大军,面沉似水,看不出任何情绪。西夏人的突然进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要知道他来兰州上任才不到一个月时间,连和下属官员的磨合沟通都没做好,就要面对气势汹汹的十万大军。

    西夏人一队兵马已列阵在关前,一员武将提着柄大刀在阵前叫骂了许久,但温承言只作不闻,任由他骂着,脑中苦思着退敌良策。

    “温大人,不如先退回城内吧,金城关太过单薄,难以守住啊!”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军官,他是兰州守军的马步军都总管,姓孟名度字之节,平生安安分分谨小慎微,他在兰州地界当了这么多年守军,和西夏兵马打过很多次交道,自然知道厉害,眼下西夏两万前军已经压到了关前,他说这话倒也不是贪生怕死,而是纯粹从军事角度来看罢了。

    温承言摇了摇头,他何尝不知金城关守不住?甚至他也早就做好了准备要退守兰州的,只是这退的时间有早晚之别,西夏人刚来他就退,这是必定会影响到全军士气的,所以他要等,要尽量将这关口守一段时间,以等德顺军来援。

    孟度刚要再劝,忽然眼光一滞,看着远处失声道:“怎的西夏人后营起火了?”

    温承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西夏大军的后方冒起了滚滚黑烟,在这片荒凉宽阔的地面上一览无遗。

    “这……”温承言不禁一愣,西夏后营不可能无端起这么大的火,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可又是哪方人马呢?

    正在这时,只听有人来报:“大人,金校尉求见!”

    温承言又是一愣,金校尉就是金羽希,可他不是去送信求援的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了?

    “让他上来!”

    没过片刻,金羽希大步来到关上,一脸焦急道:“大人,徐子桢独自前往西夏后营纵火扰敌,此时怕已落入夏人包围了,还请大人速速派人相救!”

    温承言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失声道:“你……你说何人?徐子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