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2章:被崇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将是兵之胆,况且孛鲁哥更是夏人心目中的大勇士,他这一死令身后那两万军士顿时一阵慌乱,徐子桢单人匹马站于阵前,竟无一人敢冲上前来。

    孟度统兵多年,对战机的把握相当jing准,眼下大好时机他怎会错过,当即令旗一挥,大喝道:“冲!”

    夏军还是反应了过来,立刻就有几骑人马冲出来要抢回孛鲁哥的尸首,徐子桢端立阵前岿然不动,冷冷地看着那几骑。

    “杀!”

    五千宋军全员出击,如cháo水般涌了上来,在徐子桢身边时自动分了开来,每个人在经过他身边时都对他笑了笑,眼神里充满了敬佩和仰慕,孛鲁哥的人头将他们的士气提升到了最高点,西夏兵在他们眼中已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徐子桢气定神闲地坐于马上,看着守关将士冲上前去,他没有再进攻,因为他已经差不多快虚脱了,眼下也只是在硬撑而已,但即便他没有动,依然还是象一支旗帜般醒目地挺立在阵前。

    在峪口与那一百追兵的火并已经消耗了他的大半体力,若不是在最后关头琉璃舍命相助,怕是已经“青山处处埋忠骨”了,再加上往回赶的这些时间里纵马疾弛,还有最后与孛鲁哥的搏命一战,他现在还能端坐着没倒下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两方的士气形成了一个明显对比,西夏军先是被人莫名其妙烧了后营,再被徐子桢一下割去了先锋的首级,哪怕西夏人再怎么彪悍,也顶不住这么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对下山猛虎般的五千宋军,他们竟然生出了惧意。

    宋军就象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插进西夏大军之中,杀声震天气势如虹,西夏军已无心恋战,尽管还在勉励抵挡着,却终究还是节节败退。

    徐子桢看着两军渐渐北移,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忽然身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琉璃与李猛赶了上来,来到近前马蹄还没停稳,琉璃已飞身而起落在徐子桢面前,又气又急地责备道:“徐子桢,你非要做这孤胆英雄么?你可知这是两万大军?”

    李猛也满脸怨气地道:“叔,说好的先进关再说,你又把我撇下!”

    徐子桢在和琉璃李猛赶回关前时,正碰上孛鲁哥连败三员宋将,他原本是想直接进关的,只是一听见孛鲁哥那猖狂的话语时就再也按捺不住,丢下两人直冲阵前,琉璃便是想拉也没拉得住。

    眼看二人气冲冲的模样,徐子桢不禁讪笑着挠挠头:“那个……计划不如变化快,谁让这小子太嚣张呢?”不等琉璃再说,他脸sè一垮装可怜道,“琉璃姐姐,咱能进了关再说么?这会儿我可是他们的偶像,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我吧?”

    这一声可怜巴巴的叫唤顿时把琉璃逗得扑哧一笑,但随即又绷起脸来,瞪着眼道:“谁有空来教训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说完翻了个白眼掉转马头就走。

    李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凑过来低声问道:“叔,你把这个姐姐怎么了?”

    徐子桢心想恐怕还是在苏州那次,为了让她赶紧逃命自己可是骂得不怎么好听,一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也有点心虚,低声道:“小猛你要记住,以后千万千万别得罪女人,这玩意儿小心眼大脾气,记仇能记一辈子。”

    前边传来琉璃悠悠的声音:“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走走走……”徐子桢慌忙闭上嘴,和李猛挤了挤眼朝关内而去。

    才一进关门,留守的那三千守军顿时整齐划一地行了个军礼,倒将徐子桢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与一名全身甲胄的武将满脸笑意地迎了上来,正是温承言与孟度。

    徐子桢紧走几步来到温承言面前,单膝跪地一抱拳,大声道:“大人,徐子桢前来报到!”

    温承言忙伸双手将他扶起,满怀感慨地看着他道:“子桢,辛苦你了!”

    这简单的几个字有双重含义,一是为他被苏州府的那桩破事连累,二是今天以单人之力大大地打击了夏军的士气。

    徐子桢站起身来,咧嘴一笑:“大人,您知道我脾气,就不用说这么客气的了吧?”

    温承言失笑道:“这倒是本官的不是了,来来来,子桢,这位乃是金城关都总管孟度孟大人,孟大人,这便是我与你所说的徐子桢。”

    徐子桢转头看了看孟度,只见这也是个中年人,身形不算太魁梧,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倒是不怎么象个武官,反而更象个文官,他也笑着抱拳道:“孟大人,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

    孟度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本官托大也叫你一声子桢,你且看看我这关内兵士,如今你可已是他们心中的英雄,又岂需本官关照?”

    徐子桢看了一眼四周,果然在那些将士的眼中看到浓浓的崇敬之意,他笑着对四周抱了抱拳,刚要说几句场面话,却听温承言对琉璃笑着招呼道:“水姑娘,多ri不见。”

    琉璃盈盈一拜,轻启朱唇微微一笑:“琉璃见过温大人。”

    徐子桢在旁边一怔,奇道:“水姑娘?这是你的姓么?”

    琉璃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莫非徐大公子有意见么?”

    徐子桢打了个哈哈:“不敢不敢,老话不是说么,女人都是水做的,我看这姓挺配你,挺配你。”

    水琉璃翻了个白眼,还是不理他,只是嘴角微微抽动,显然在强忍着笑意。

    这时忽然从温承言身后传来一声大呼:“徐大哥,你可回来了!”随着话音落地,金羽希象一阵风似的奔了过来,身后紧紧跟着一脸紧张焦急的寇巧衣。

    徐子桢笑着捶了金羽希一拳,随即看向寇巧衣,柔声道:“放心吧,我没事。”

    寇巧衣脸sè有些苍白,显然病体还未痊愈,闻言嫣然一笑:“公子英勇过人,巧衣自然相信公子不会有事。”

    徐子桢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眼角余光发现水琉璃在偷偷打量着寇巧衣,他玩心顿起,走到水琉璃身边,一本正经地对寇巧衣说道:“巧衣啊,这位是水琉璃水姑娘。”说着话忽然一伸手揽住了水琉璃的香肩。

    水琉璃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揽了个正着,心头顿时猛的一跳,刚要闪身避开,却见寇巧衣上前深深一福:“奴婢巧衣见过少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