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4章:辜叶?姑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身材不高但很结实,皮肤微黑,脸上身上到处是一点一点烫伤的疤痕,这么冷的天他只穿了件短袖的褂子,袒露着两条青筋虬结的手臂。

    温承言笑呵呵地招呼道:“汤掌柜。”

    那汤掌柜象是认识温承言,但依然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拱了拱手道:“温大人,今ri来我铺子想选件什么兵刃?”

    温承言笑着将徐子桢拉了过来,介绍道:“汤掌柜乃是这兰州城内最好的铁匠,你想打些什么与他说便是。”

    徐子桢一直在好奇地打量着汤掌柜,走过来抱拳道:“汤掌柜,不知你这儿能做什么jing致些的家伙么?”

    汤掌柜看了他一眼:“但有你说得出的,我便能做得出。”

    他的话里透着一股浓浓的自信,徐子桢不禁一乐:“那成,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么?咱们细聊。”

    ……

    铁铺内,汤掌柜望着眼前一张简易图纸发着呆,眉头紧紧皱着,半晌后才说道:“你……这是要做暗器么?”

    这是徐子桢用焦炭画出来的一张简易图纸,说简易是因为他只有一个笼统的轮廓,连尺寸零件什么的都没有,只能看得出是一把细长的家伙,一头带个喇叭口,尾端有个小孔,汤掌柜自认打了这么多年的武器,却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徐子桢不置可否地笑笑:“汤掌柜,能做么?”

    汤掌柜瞥了他一眼:“给我两天时间。”

    徐子桢大喜:“好,一言为定!”

    离开汤记铺子后,徐子桢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一旦火铳能顺利研究出来,那么不说别的,这兰州府的守军力量就能提高大大的一截,他西夏就算有铁鹞子又怎样,铁皮再厚也架不住火枪打啊!

    温承言领着徐子桢直奔府衙而去,金城关的守关任务自有孟度,不需他这知府多cāo心,在他看来徐子桢是个人才,更不能轻易扔到战场上去厮杀。

    兰州府的衙门倒是很大,但是远不如苏州府的威武大气,才刚到门外,李猛与寇巧衣已等在了这里,温承言笑吟吟地道:“便如在苏州府一般,你还在我府里住下便是。”

    徐子桢自然没意见:“一切听凭大人做主。”

    刚说到这里,忽然旁边传来一个极为诧异的惊呼声:“小徐?”

    徐子桢转头一看,顿时乐了,正是好些ri子没见的钱同致,在他身边还跟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却是温娴的贴身俏丫鬟墨绿。

    “老钱,你可想死我啦!”徐子桢二话不说扑了过去,给钱同致来了个大大的熊抱,没等钱同致回抱过来,他一松手又朝着墨绿抱去,嘴里叫道,“哎呀小茉莉,想死哥哥了,来抱一个!”

    墨绿惊呼一声逃了开来,小脸通红瞪着他道:“徐子桢,你……”

    徐子桢眼珠一转,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前,嘘声道:“小声!”说着左右看了看,故意恶狠狠地说道,“我现在还是逃犯,你想我死么?叫那么大声?”

    墨绿一愣,却还是气咻咻地道:“你这登徒子,谁让你要轻薄于我的?”说着顿了顿,“那不叫你徐……却又叫什么?”

    钱同致也凑了过来,低声道:“那事儿还没完呢?”

    徐子桢笑道:“开玩笑,我可是把右相大人的外甥炸死了,他能这么轻易放过我?我现在改名了。”

    钱同致和墨绿齐声问道:“改什么了?”

    徐子桢压低声音道:“记好了,我现在跟着我姨nǎinǎi姓辜,单名一个树叶的叶字。”

    “辜叶,辜叶……”两人默默念着这名字,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古怪,又一下子说不出来。

    徐子桢捅了捅钱同致:“你俩这是去哪儿呢?”

    钱同致道:“听说西夏来犯,表妹要去大觉寺进香祁愿,我是先去买些吃的,墨绿丫头是出来备车的。”

    正说着,却见府门内走出一个倩影来,亭亭袅袅端庄大方,正是温承言的独女,江南才女温娴温大小姐。

    墨绿眼尖,第一个看见温娴,忙挥手叫道:“小姐小姐,你快看,徐……辜叶来了!”小丫头聪明伶俐,话才出口心中就咯噔一下:辜叶,姑爷?坏了,还是被徐子桢这坏蛋骗了!

    温娴正要跨出门口,一听这话差点一个趔趄绊倒在地,只是没等她发作,就见李猛和寇巧衣双双上前行了个礼。

    “侄儿李猛见过婶子。”

    “奴婢巧衣见过少夫人。”

    饶是温娴庄重淡雅,也不禁当场闹了个大红脸,她一抬头就看见徐子桢在两人身后捂着嘴偷笑,顿时又羞又恼,咬牙切齿地道:“徐子桢!”

    徐子桢这下再也按捺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而且笑得越来越无法收拾,眼泪横飞着,好不容易压住笑意,挥手道:“大小姐,多ri不见,你……哈哈,你还好吗?”

    李猛和寇巧衣也意识到又被徐子桢坑了,哭笑不得地两边看看,自觉地退到了一旁,温承言则象个宽厚和蔼的长者,只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这么闹,轻捋胡须不发一言。

    温娴脸上羞红直红到了脖根处,一排编贝似的牙齿咬着红唇,瞪着徐子桢,象是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来。

    徐子桢忽然笑意一敛,深深看着温娴的脸幽幽一叹:“大小姐,你瘦了。”

    温娴只觉心口砰的猛跳了一声,满心羞怒竟然在瞬间消散不见,她清楚地记得,当ri徐子桢毅然决然地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救出那些被掳女子,导致自己被王系走狗追捕,自己的父亲被迫急匆匆调离苏州,直到走的那一刻她也不知道徐子桢究竟脱险了没有。

    而今天,这个让她一直牵肠挂肚的人竟忽然出现在了眼前,而这一声幽幽轻叹更是在瞬间穿入了她柔软的心房,在这一刻,温娴的眼中竟然渐渐cháo湿了起来,只是坚强如她是绝不愿意让人见到她落泪的,在眼泪落下之前她忽然捂着嘴转身而去,消失在了府门中。

    徐子桢目瞪口呆地看着温娴的背影,吃吃地道:“我去!开个玩笑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

    ---------

    这两天老骨头有些不妥,我会尽快把欠的补上,各位看官请多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