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渔色大宋 渔色大宋 正文 第95章:徐子桢没良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墨绿双手叉腰,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徐子桢,咬牙道:“小气?你知道大小姐这些ri子怎么会瘦的么?你知道从我们离开苏州府后大小姐一直牵肠挂肚的在惦念谁么?徐子桢!你太没良心了!哼!”

    小丫头一番话说完,再不看他一眼,一甩脑袋气哼哼地跑进门去,那模样就象徐子桢是这天下第一负心人一样。

    “没良心?”徐子桢有些傻眼,转头吃吃地问道,“那丫头是……在说我?”

    李猛挠了挠头,眼睛看向了别处,水琉璃瞪了他一眼,眼睛看向了别处,寇巧衣只作未闻,眼睛也看向了别处。

    温承言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他这个当爹的何尝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只是眼下这当事人还没开窍,他也没法明说,只得打起了圆场,将徐子桢先安排住了下来。

    徐子桢的房间就在后院,是连着的四间房,正好给他还有水琉璃寇巧衣以及李猛一人一间。

    寇巧衣体贴地给徐子桢打来了热水,又细致地将他的衣服一件件整理着,只是眼角余光处却时不时地看一眼徐子桢。

    徐子桢半躺在床上,直直地看着房顶,他向来自诩对女孩子的心思极能琢磨,可对于温娴他却是实在吃不透,仔细想想,自己和温娴相识以来,她就很少给自己有好脸sè看过,当然这和自己总是调戏她也有关。

    这座冰山会喜欢自己?不大可能啊!可是墨绿又把话说得那么直白,不由自己不信这个事实。

    他正想着,忽然发现寇巧衣在偷看他,不禁失笑道:“我承认自己长得很帅,可你也不用老是偷看我吧?”

    寇巧衣忍不住扑哧一笑,问道:“公子,你莫非还在想温小姐之事么?”

    徐子桢点点头,也不瞒他:“墨绿那丫头说大小姐喜欢我,可我怎么都没看出来。”

    寇巧衣停下了手中的活,迟疑着说道:“其实……其实巧衣觉得温小姐对公子的情义乃是显而易见的。”

    徐子桢腾的从床上蹦了起来,瞪着眼睛道:“不是吧?连你都看出来了?”

    寇巧衣点点头,嗫嚅道:“或许因为巧衣是女子,所以能看出温小姐的心思,公子乃大英雄大人物,于这小节处自然就……”

    徐子桢哈哈大笑:“你就直说我是个傻老爷们就是了,我又不会生气。”

    寇巧衣抿嘴一笑,接着说道:“公子,恕巧衣多嘴,你……喜欢那位温小姐么?”

    一句话把徐子桢问得有些发愣,温娴似乎从没表现过一点喜欢自己的意思,但现在却好象谁都知道她喜欢自己,至于自己喜不喜欢她……徐子桢仔细地想了想,忽然惊讶地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好象在潜意识里对温娴也有了好感。

    寇巧衣一直在观察着他的神情,只见他眼神闪烁,象是在思索着什么,直到最后露出一丝惊讶之sè,她知道,徐子桢已经自己找到答案了,索xing又说道:“公子素来爱憎分明,怎的今ri却如此拖沓?既是喜欢那与温小姐直说便是,以免将来抱憾终生。”

    徐子桢翻身跳下床,哈哈一笑道:“说得对!老子这就找她当面告白去,看她承不承认!”说到这里他故意叹了口气,“你的口才可真厉害,三两句话就挤兑得我找人家表白去了,照这么下去还了得?我早晚被你害得惹一身桃花债。”

    寇巧衣捂嘴吃吃轻笑:“大丈夫三妻四妾乃寻常之事,何况公子乃人中龙凤,这桃花债多便多罢,公子只管收下便是。”

    徐子桢挤了挤眼,坏笑道:“你就不怕哪天我sè心一起把你也收了?”

    寇巧衣脸一红,低垂螓首轻声说道:“巧衣自跟随公子那ri便已是公子的人了,自然一切听凭公子。”

    徐子桢看着她那副娇俏害羞的模样,心中忍不住砰的一跳,倒是再不好意思调戏她,转身飞也似地逃了出去,直到再见不到那扇门,他才缓下脚步,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暗忖道:乖乖,老子最近这是怎么了?真有桃花债么?

    梨儿且先不说,还有失踪了的容惜和李珞雁,对了,还有胡卿那丫头对我也不清不楚的,现在又冒出来个大小姐,连巧衣也好象对我有点意思,老子什么时候成香饽饽了?回头再去问问琉璃,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

    他正胡思乱想间,却不经意与一人撞了个满怀,哎哟一声娇唤将他叫回过了神,他定睛一看,却正是墨绿那丫头,被他撞得坐到了地上,正气鼓鼓地瞪着他。

    徐子桢一伸手将她提了起来,说道:“撞得正好,来来来,带我去找大小姐,回头请你吃糖。”

    墨绿哼的一声,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撅嘴道:“谁要吃你的糖,要找你自己找去,我才不带你。”

    徐子桢伸手在她身上象征xing地拍了几下:“好了好了,干净了,赶紧带我去,乖啦。”

    墨绿啊的一声惊呼,象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跳到了旁边,双手捂着胸口,小脸红得象个熟透的苹果,狠狠地瞪着徐子桢,忽然转身就跑。

    徐子桢看着自己的手掌有些发愣:刚才那是……胸?完了完了,老子拍错地方了!

    眼看墨绿快要跑得不见,徐子桢才回过神来,快步追了上去,远远看见小丫头停在一座小楼前,却并没有象他想象中那样冲进去告状,而是站在那里朝楼上指了指,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跑了开去。

    徐子桢长出了一口气,还好那丫头没冲上去告状,要不然今天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轻手轻脚走上楼去,闪身在门边侧耳听了听,却发现屋内没有任何动静,他想了想,伸手轻轻一推,却见房门并未栓上,吱的一声轻响打了开来。

    屋内摆设简单却jing致,没有一件多余的物品,与温娴的xing子倒是颇为相合,徐子桢看了一圈没见有人,刚怀疑墨绿是不是在骗他,却听里屋传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徐子桢刚抬起的腿又跨了回去,蹑手蹑脚走到里间门口,探头往里一看,却愣在了那里,只见正对门口的那面墙上端端正正挂着一幅画,画上人轻簇娥眉风姿绰约,正是自己用木炭所作的那幅画。

    画前有一道曼妙的身影,正静静望着那幅画,却正是温娴。

    徐子桢看着温娴的侧影,忽然发现画里画外两个人儿的神情竟是如此神似,那微簇的眉头,眼中的相思,无不在说明着温娴的心思。

    原来大小姐真的……喜欢我?

    看着温娴略显憔悴的身影与神情,徐子桢不禁有些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